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蜂


□ 陈元武

  一棵高而细瘦的树和一个高而细瘦的男孩,在一个下午邂逅。这是乡村里寻常的场景,但这一次注定要发生不寻常的事情。这是一棵李子树,树梢结着几枚紫红色硕大诱人的果子,那个少年饥肠辘辘,额头上沁出微微的细汗。而树上坐着一只葫芦形的蜂巢,暗灰色,布满了复杂的鳞片纹,在其中一根枝桠上悬挂着,微微晃动。男孩子有过偷袭蜂巢的经历,不过那是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衣,头上戴着邋遢帽。取下红领巾往脸上一蒙,像蒙面大盗一样迎着蜂巢而上,他用另一根树枝打落了蜂巢,结果发现那里头除了几只因为冬天寒冷而瑟瑟发抖的老马蜂外,蜂王和它的忠诚卫兵都不见了踪影。他只收获了少枚细瘦干瘪的蜂蛹,几乎空手而返。现在,这只蜂巢显然远不及上次那只蜂巢大,他于是想尝试在不触动敏感的蜂群的情况下摘取那几枚熟透的李子。这是个轻率的决定,男孩由于兴奋而几乎攀不上那棵细瘦的李子树,他反复尝试着攀爬的方法,树因此摇晃了起来,越来越厉害。但他毫无察觉,他已经惹怒了那窝野蜂,当头一只胡蜂发现骚扰者时,迅速向蜂巢里传递着某种警告信息。胡蜂不断地涌出,发出愤怒地轰鸣。它们开始在空中集结成攻击队形,男孩有点懵了,他跳下树想逃已经来不及了,蜂群向他扑了过来,齐齐聚在他的身体上,以毒刺攻击着这个倒霉而莽撞的男孩。他在地上翻滚、惨叫……一切似乎都无济于事。旁边看到的人也只能远远地旁观,无人敢靠近他营救。胡蜂似乎发泄完怒气,迅速飞回了蜂巢,那男孩浑身红肿,脸部肿胀变形。人们将他送回了村里,他是张家的孩子,是我一个表亲。于是,那男孩的命神奇地捡了回来,一个老郎中用芋头汁涂于他的伤口处解毒,然后让村里一个刚刚生下孩子的少妇挤出乳汁来喂他,人乳解内毒。他活了过来,但成了一个痴呆儿,他的脑子永久性损伤。这就是我和他后来的一切事情的亲历的起始和亲历。

  我小学毕业之前,经常碰到他和他的表哥一一一我的邻居张伟,一个宽脸浓眉的家伙,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大者,这和那个受伤的表亲是一样的性格。我们在村子里成为强势的团伙。怀着对胡蜂甚至是家蜂的刻骨仇恨,我们制定了灭蜂行动计划。因为在此前我经常受蜂蜇,对蜂有一种恐惧和无奈,我亲眼目睹了那个胡蜂受害者的惨状,他的一只眼睛几乎瞎掉,口角歪斜,嘴角挂着一丝清亮的涎水。他几乎无法进行正常的语言表达。身体更为细瘦,像一根竹竿上披着一件大而失寸的衣裳。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胡蜂的攻击给他留下了许多黄豆大小的小圆疤,他的脸部表情功能丧失,看到树他就本能地后退,掉头就跑。我和张伟,对胡蜂犹豫,毕竟它的厉害是我们亲眼所见的,心存畏惧,但仇恨占了上风。有一个老人告诉我,胡蜂讨厌牛粪味,如果将牛粪涂抹到蜂巢上,就会将胡蜂驱赶走,然后再轻易就摘掉蜂巢。张伟想试试,他弄来了一些牛粪,味道不算太臭,但搞在手心很是恶心,张伟用什么方法将牛粪抹到蜂巢上,我没看见,他说他做到了,于是一个黄昏,我们去了那只被......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