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缩小的湖泊


□ 沙 封

一片湖——读端砚

一方石砚一片天。砚是一个浣纱的女子,一杯泉水注入砚池,恍然池中白云飘过,泉声叮咚,绿树成荫,心灵入沐如洗。
水无色,才是描绘人生画图的最好原料,才能调配出最美的色彩。有谁跨越这片湖,到达了水的彼岸?那是一片圣洁的水,是书画家心里的生命之水。对岸有绿色的草丛,湖里的天空中,隐现着图腾,池的对岸永远是诱人的,你痴迷于此,在爱和得不到的痛苦中煎熬。
肇庆西江羚羊峡、烂柯山周围,开挖的坑有数十个,人们在这些石洞里采觅制造墨砚的石头。这里的石头其实不是石,是泥变质岩,也叫绿辉绿凝灰岩,含有硫磷成分。“端石皆可为砚,惟水岩最贵。”又有:“水岩石,其体重而轻,质刚而柔,摩之寂寂无纤响,按之若小儿肌肤温软,嫩而不滑,秀而多姿,握之稍久,掌中水滋。”那个叫水岩的老坑在哪里,被采出的水岩坑底,汪着的夜露中,刮的是哪里的风,飘的是哪里的云?
柳公权嗜砚成癖,有《论砚》一书,米芾更是砚痴,他编写过一部《砚史》。书画家的梦里,那个端家的女子才是自己选中的爱妾。在她的怀里研墨,发墨快,不损毫,磨出来的墨汁油润生辉,冷极而不冻结,用来写字画画,墨迹不会被虫们吃掉。你闭目静神,然后用食指抚摸砚面,滑中仍能留手。她有一双妩媚动人的眼,有睛有晕,青绿黄三色相重,自外到内有八九层,像画出来色泽鲜美的眼,四周被浸渍,模模模糊糊的,又是一双泪眼。她的眼睛里有一汪天空,有一弯明月,她看到了什么,又看透了什么。鱼脑冻是她的双乳,“白如晴云,吹之欲散;松如团絮,解之欲起”。蕉叶白是她的柔美的颈脖,就像蕉叶初展、白嫩清净。
我看到了女人与水的关系。砚在泉水中沐浴,她的肌肤细腻、坚实、幼嫩、滋润、优荚,赤裸横陈于你的目光下,你的手不要大用力,你在搓洗一个绝色女子的肌肤。磨好墨了,墨锭要放在砚外,用完砚后还要有一次清洗。她是一个任性的女子,洗浴也讲究,只用木盆,不用铜的瓦的。宣纸是她的浴巾,轻轻抹净,然后再清洗身子。
平时砚不用,还要清水养砚。她是水样的女子,透过她的身体,你看到砚池被一片柔曼轻纱般的水色笼罩,那是一种怎样的忧郁温暖,那不正是生命的永远?湖光水影尽在迷茫的雾霭中,湖岸线很长,你是她惟一的旅人。
你是一个殉道者,砚就是你的祭坛,你已舍弃一切,那砚上红紫的火捺,就是你的肉体上被激情烧焦的伤痕。还有一片胭脂晕飞到你脸上,那是你内心的燥热。你发现,生命的本身充满启示,那砚中的泉水就是你生命的形式。她已经无形进入了你的生命,她已经无时不在。你的笔就是你伸出的手指,在泉水中轻点之后,另一生命流程开始了。
一次创作就是一次沐浴,洗涤灵魂,是让心灵进行一次漂泊。我理解你投入砚池也就是投入一个倾心相恋的女子怀抱的痴情。你与砚之间这样一种契合的可能,那是一种精神气质的相通。你的情感和文字,已透彻如水,缕骨铭心。
彼岸还有多远?池水无边,也许永无尽头。梦海里翻滚着命定的船,在艰苦的搏击中,端家女子泪眼楚楚,闪出凄切的光芒,像一束哀婉的音符,那么透彻,那么动人,她不是在永远地期盼和等待吗?
你的心语一笔笔记下,笔庄重而有力度,语言越来越明快,可你永远有着无法驾驭的梦幻。你终于明白了,她是一块陨石,曾在你少年时的梦里凄切地划过。你一生的追逐,就是追逐自己燃烧自己。哪里才是你停泊的锚地?
哦,女人就是一片停泊的锚地。

砚对水的渴望——读洮砚

不知道那是一条什么样的河流。在翻阅洮砚的资料时,我一直很难相信,她是黄河的支流。因为她是那么冰清玉洁,是一个玉女。黄河的多少支流上,只有洮河的女儿可以在河边浣洗长发,她是黄河这棵大树上惟一的绿枝。
在我的想像里,那是一条满是游着翡翠鱼的河。将洮河石比作一条条活的鱼,是多么贴切啊。
北宋著名鉴赏家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古砚辨》中说:“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
出水后的洮河石,被人们称作辉绿岩。洮砚石质坚细莹润,发墨细快生光。墨贮于砚中,冠盖成珠,月余不涸,亦不变质。它保湿利笔,纹理如丝。绿色是洮砚石料的代表色。有墨绿、碧绿、辉绿、翠绿、淡绿、灰绿等色相,带黄标者更为名贵,有“洮砚贵如何,黄标带绿波”之说。最上品的,是“鸭头绿”和“鹦哥绿”。
一方洮砚就是一条活着的鱼,水赋予以灵性,所以她离不开水。从水中取出,再用她盛水,这里有一个意念的转折,人们说,玉是需要水养的,洮河的鱼不能没有水,这样的转折也许只有艺术才能完成吧,这是不是洮河石的宿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