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雅鲁藏布上游,黄沙围困的江河故乡


撰文/钟言 摄影/卢海林 等

  阿里和日喀则地区交界,喜马拉雅和冈底斯山迢迢相望处

  有一片特殊的大地,“收藏”着雅鲁藏布江的“青春”。在人们的想象中,这里应该和许多江河的故乡一样,雪山玉立,冰川倾泻,河湖与湿地错落。可实际上,对于那些曾深入探访此地的人来说,刻骨铭心的,却是另外一些特别的记忆。

  对我而言,雅鲁藏布江像是一条梦中的河流。富饶的拉萨平原、惊心动魄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久远深厚的历史,都是它迷人的侧脸和剪影。作为青藏高原上的第一大河,其流域面积虽仅占西藏的20%左右,其养育的人口却几乎是西藏总人口的半数,拥有的耕地和粮食产量则占到了全藏的近八成。

  对于屡次进藏的我来说,它是一本不得不读的书——从江源到边境线,它2000余公里的奔涌,就是一部文化的史诗和自然的巨著。跌宕起伏的三部曲是这样定义的:从源头到仲巴县的里孜为上游:里孜到雅鲁藏布大峡谷入口处的米林县派镇为中游:再往下到国境线上的墨脱巴昔卡为下游。从这里开始,它进入印度,更名换姓,向浩瀚的孟加拉湾流去。

  对于这部巨著,我常常阅读它的“中”和“下”——中游浩荡悠长,水流丰沛,像一位温厚的母亲,千万年来营造了诸多广阔而富饶的平原地带。这里人烟稠密,是西藏最重要和富庶的地区。到了下游,它变身为刚烈的勇士,在喜马拉雅山东端作了一个马蹄形的大拐弯后,手持巨斧在雄伟的雪峰中劈开了一道狭缝。这里滩礁棋布,流急浪高,逆着印度洋季风的吹拂,一路奔腾咆哮而下。

  可是,这条河流最初的故事,却始终是个谜。我看过太多关于雅鲁藏布江的照片和记述,却总是在中卷和下卷浓墨重彩。因为这个未完成的梦,我万里迢迢,奔向雅江的青春之地——日喀则地区最西端的,仲巴县。

  仲巴县城的“风沙三迁”

  从地理学上来说,雅江上游的流域范围西起喜马拉雅山脉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南北分别至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分水岭,东近县界,绝大部分位于日喀则地区最西端的仲巴县境内。一条被叫做马泉河的河流是它少年时代。作为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大河,它的上游更是如天上之水,平均海拔极高,达到了5200米,真是不折不扣的“从上处高峰上流下来的水”(雅鲁藏布江的藏语含义)。

  看不到头的新藏公路蜿蜒通向仲巴,路况差,气候恶劣,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冰山公路之一。在不断的颠簸中,疲惫的我沉沉睡去,在间或醒来之时,我被告知已经进入了伸巴县,随即,我惊诧地看到了一个被废弃的小镇。这可不是那些丝绸之路上的沧桑古城,而是一个地道的当代市镇。残留的参差废墟内外满是黄沙,连公路上也满是沙子,通行十分困难。本以为江源区应是一片青葱草场,没想到却是这般场景。

  终于辗转到达了仲巴县城,纵横两条小街,站在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半天也看不见几个人影。天刚黑不久,宾馆就停了水电,听服务员说,这也是这里的惯例了,在这里,我终于打听到了路上那座“废城”的底细。原来,那儿曾是旧县城的所在地扎东,由于风沙特别大,不得不整体搬迁。在仲巴,“县城三迁”的故事十分有名-1960年建县时县城驻岗久,1964年搬至扎东,1986年又挪到刮那古塘,没扛过10年又搬至现在的托吉。三迁原因都是因为沙进入退,环境恶化,无以为继。即使是现在的新县城,在1995年刚建好的时候,全城的供水系统就曾一度瘫痪。

  不过,最后的这次选址还算合适,由于特意避开了风口,虽然有种种艰难,这个新县城终于还是坚强地挺过了十几年的岁月,避开了沙埋全城的厄运。不过,当我来到城外的山坡上,还是观察到了这个新县城的“十面埋伏”——作为全城生命之水。的来源,城边的柴河闪耀着纤弱的银光,附近的山坡上已有大片的沙化痕迹,渐渐逼近这宝贵的生命线。

  马泉河,流沙河上的金色迷宫

  经历种种波折,我终于站在了马泉河畔。这“年轻”的雅鲁藏布江和我脑海中的熟悉记忆太不一样了,中游的富庶平原、下游的激流峡谷在这里被完全异样的景象代替了——高亢的荒原之上,远处海拔七八千米的雪山就像是从地底下长出来的白色笋尖,又像顽童随手排列的一堆小积木。眼前的马泉河,河谷十分宽阔,水却十分浅,有的地方刚能没过脚踝,水流柔和,它们静静流淌着,想寻觅一点小浪花都很困难。

  而最让人吃惊的,则是和这柔弱流水纠缠的大小沙丘。我曾在雅鲁藏布江中下游的河谷中看到一些沙丘景观,但它们大多是孤立的,且一般只在特殊的风口地带出现。可在这里,沙丘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王国,它们或如串珠,或如连绵的黄白绸缎,牢牢盘踞在河谷中,由近及远,绵延不断。很多极高大而陡峭的沙丘甚至阻滞了河水,迫使其绕弯,如君王般威严而充满压迫感。

  马泉湖是马泉河上的最辽阔的一段水面,它真实的身份是一个堰塞湖。烟波浩渺的湖面堪称雅江上游最美好的景致之一。可就在这里,沙山沙海的规模也更加磅礴了,那干枯的黄白色甚至抢去了蓝色湖水的风头,让人觉得莫名地焦虑。只有在美丽的晨光和夕阳中,这两者之间的冲突感才得缓解,变成了奇妙的美景——迷离的光影中,水和沙对峙的戾气解甲归田,金色的沙丘成为湖水的金色镜框,一些水鸟在金边上“梳洗”和舞蹈,临水自照,分外逍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雅鲁藏布上游,黄沙围困的江河故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