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中正俊与日本人的“战争体验”


□ 陈才俊

  历史学家田中正俊(一九二二——二○○二)一九四三年就读于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东洋史学科。是年,他作为“学徒出阵”(学生兵)应征编入福井县敦贺步兵连队,后转入航空兵地勤服役,曾前往菲律宾、台北等地值勤。一九四六年退伍,次年复学,并于一九五○年毕业。自一九五四年始,先后在横滨市立大学、东京大学、信州大学、神田外国语大学任教,并长期兼任东洋文库研究员。他既是亲历“二战”的老兵,又是颇具良知的学者,他一生著述颇多,尤以《战中战后(增订版)》和《东亚近代史的(研究)方法》最具影响。中译本《战中战后:战争体验与日本的中国研究》(以下简称《战中战后》),正是精选翻译此二书中之若干经典篇章而成。
  “战争体验”是《战中战后》的理论主体与作者表达的思想主旨。首先,在究竟怎样的“战争体验”才是实质性的、具典型意义的问题上,田中认为,有必要将自己的立场与对自己的“体验”所做的反省作为媒介,谦虚地向更多的、广义上的“战争体验”学习。其次,在如何辨别何者为实质性的、典型意义的“战争体验”命题上,田中又指出,不能仅限于表面的实际感受与“感动”,而应该从中获得并提高对“战争与和平”本质的、普遍性的理性认识。否则,就只能停滞在感性认识阶段,不仅不能获得正确公允的认知,而且有可能连悲惨的“战争体验”,或由此而得到的感性认识,也会与好战的、反动的“悲壮感”混为一谈。日本已经有不少这方面的经历与教训。而且,决定这种理性认识及理论实质的,就是“战争体验”之后直至战后的今天,与我们“争取和平实践”中各个方面紧密相关的东西。最后,田中还强调,作为上述普遍性的、理性认识上的“战争与和平”理论,绝不应该是简单的、抽象的甚至空洞的“理论”,而应是由各自的、不同人的体验和广泛的史实作为具体内容构成的理论,必须是作为“历史认识”的理论。只有以这种“历史认识”为媒介,反思者才有可能把“战争体验”作为真正的近代日本的“历史的经验”。基于以上透彻认识,田中将“战争体验”分为四个方面予以考察:一是后方军人在战争中的情状;二是前线军人特别是牺牲者在战争中的处境;三是未参战一般平民在战争中的境遇;四是被侵略国家人民在战争中的遭遇。
  田中的“战争体验”理论是一个宏大的叙事体系,亦关涉到诸多的文本阐释,本文仅就一个简单的事实,也可能是一个被大多数日本国民都忽略了的问题——近代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究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什么“实质性的、典型意义的”“战争体验”——予以讨论。
  毋庸置疑,任何战争都是非常惨烈的,这一点只有置身于战场前线者最刻骨铭心。田中本人“具有四年的战争经历”,亲历过许多的悲恸场面。他说,“这中间,我自身目睹的惨状,饱尝的痛苦和侮辱,至今连我的家属都不知晓”。入伍之初,田中在参加发放军装和举行出征仪式时,突然痛切地想起一首曾偶然接触到的无名氏创作的歌:“军装还散发着新的气味,这就出发了。可怜的生命啊,尚能有几时?”军官对新兵们训示道:“你们中间将会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被沉没,你们要做好这样的精神准备。”这句话可以说是当时新入伍者对战争未来及自己命运的唯一确切的判断,而且完全被后来残酷的现实证明了。据田中回忆,自一九四五年八月至亚洲太平洋战争失败止,仅与他同班的二百五十名“学徒出阵”者,就有将近三成战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