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选择


□ 黎 晶

走马上任,刚到赤卫县当副书记的蔡民,目睹了赤卫县一次所谓的民主选举,他的心沉甸甸的。他知道,赤卫县并不欢迎他,但他仍是辛勤劳碌地做着为老百姓谋幸福的工作。为此,他得罪了不少人,有人告他的黑状。书记和县各级领导下乡也不通知他,甚至,他还被打得住进了医院。又一次选举开始了,这是赤卫县每五年一次的换届选举,蔡民的命运到底如何?



太行山赤裸裸的岩石下,有一条往西流淌的小河。千百年来她从不改道,一直守卫着秃山荒岭依河而立的古老县城。黎民百姓敬佩她不嫌母丑,哺育两岸赤褐色贫瘠的土地,给她起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赤卫河。县志上记载,这就是赤卫县名的由来。
历史为百姓留言,几十位县令到如今是江山依旧。他们开始怨恨自己的母亲,赤卫县从古传承了“赤卫河水向西流,清官不到头”的谚语。
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三月的赤卫河开始解冻了。尺把厚银灰色的冰层上镀满了铁锈,它就像熟透的豆荚,鼓胀着,爆裂着。一股清新透亮的河水从冰凌下钻了出来,溢出河面,冲刷着漫长冬夜沉积的污垢。
蔡民还未从新年喜庆的蒸笼中彻底解脱的时候,地委一纸公文,他从地委研究室理论科长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赤卫县委的副书记。
柏油路不见了,吉普车在沙石铺就的三级公路上足足颠簸了三个小时,驶到冰排碰撞发出嘎嘎作响的赤卫河边,太阳眼看已经落在赤卫河西流的尽头。
汽车不能穿越河面到达对岸的县城,他们索性沿着河的南岸逆水而上。在临近东关河道狭窄的地方有一座由原木搭建的浮桥。赤卫县委书记姜水河在桥边等候多时。蔡民和他不认识。显然,这绝不是来接他这位新来的副七品。车里有姜水河的恩师地委组织部长。
接风宴席上姜水河向地委保证,蔡民作为县委委员的候选人已经向党代表们公布了,明天选举一定全票当选,请组织部长放心。
结果呢,蔡民十分敬重姜水河他这位班长的政治驾驭力,县委委员全票,常委全票,副书记全票,三个全票当然也包括了自己为自己投的那庄严的一票。他就像做了一场梦,堂堂皇皇地当上了赤卫县委的副书记。紧接下来的就是赤卫县七届一次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新的人民政府组成人员。
蔡民被分配在农口永宁乡代表团,二十几位代表气氛热烈,情绪激昂。嘈杂的喧闹声把原本不大的小会议室挤得就像猪尿泡,一捅就炸。他真不习惯这种只有小酒馆里才会出现的局面。蔡民挣脱代表们粗鲁的客套,坚持坐在会议室的门边,不时拉开门换一换酒烟混杂的空气。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公共场所禁烟的条令,在这山高皇帝远的赤卫县,早就变成了一团废纸擦了屁股。蔡民还不知道县委副书记的厉害,他没有胆量行使一下自己的权力,让会议尽快进入主题。他太知识分子化了,对农民根本不懂,几次示意刚刚结识的代表团长,永宁乡党委书记张来福。
蔡民往上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近视镜,他终于看到张来福站了起来,高高大大的身躯,黑里透红的脸膛。中午一碗红烧猪肉进肚外加四两沙城老白干,他的脸显得十分有光彩,只见他大手轻轻一举,会议室顷刻就变得鸦雀无声。代表们都在极力控制着涌上脸的酒力,眼睁睁地望着他们的父母官。......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