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留学生,你们还好吗


  初中毕业后,爸妈送我到加拿大读书,今年已是第二年。

  其实我家不是特别有钱,出国对爸妈和我压力都很大。为了送我出来,他们卖了大房子,爱美的妈妈不再三天两头地添置新衣服。尽管他们从来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但是我都知道。说实话我不想出国,可是当父母做了这么多时,我怎么能对他们说拒绝呢?我住在寄宿家庭,尽管已经来加两年,还是不习惯。饭菜我吃不惯,我想念妈妈做的肉包子;这里超市的东西好贵,我舍不得买。有些大点的留学生能自己打工赚钱,还能自己做饭,而我不能打工,也不会做饭,花的钱比人家多了很多,我特别愧疚。最大的障碍还是学业。我成绩不好,原来在国内成绩就中等,来了加拿大,语言是一关,语言关过得不好,后续怎么可能会好?我也想努力,也很努力,可是那好像是我能力范围之外的。学习氛围是轻松开放的,可我心里总是很沉重。我也不喜欢和很多外国人做同学,总是有人嘲笑我说话的语调。我想回家,我想爸妈。

  网友惠子

  2008年,经过再三思考,舅舅最终下定决心送我表妹到美国旧金山留学。经过在国外一年多的历练,去年表妹回国探亲时,听说她不但能讲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英语,而且也更加懂事了。后来和舅舅聊天时得知,当初之所以历尽周折,菲要送表妹出国留学,是因为舅舅深知我国这种“一考定终身”式的教育模式不适合开朗活泼的表妹,反而国外的教育方式能让表妹的优势更加突出。所以,抛开表妹还小,没有亲人在身边和未来变数大等因素,最终送她出了国。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所以说,出国留学低龄化,折射出的不仅仅是一种表层现象,更有深层的社会与体制因素。但愿我们正在推行的教育体制改革能够更加给力,更加有效,让各种性格特征的孩子都不会因为教育模式而抱憾终身。

  重庆理工大学梁修明

  我是—名普通的高三女生,没有出国留学过,现在正在高考的题海里苦苦挣扎。而我—个同学出国了。她爸爸是做生意的,家里很有钱。我和她初中就是同学:前年,我们才上高一的时候,她爸爸神通广大,不知道怎么弄到—张高中毕业证,竟然送她去韩国读语言学校,顺利的话,—年就能进入韩国的大学读书,她说要读服装设计。高~就能高中毕业已经让人很震惊了,没想到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她本来就很爱打扮,不爱学习,到了韩国后,每天都在QQ空间里晒新买的漂亮衣服、名牌化妆品。后来就开始整容。我妈是医生,说十八岁的孩子最好QQ告诉她,可谁知聊天才得知她竟然整—样的自拍照,的确非常美。她家有钱,人又漂亮,自然很惹男生们的关注。到现在,她已经换了5个男朋友了,完全没有心思学习,空间日志写的都是什么情呀爱的。跟我们班一个高二去日本交流的女生相比,差别极大。那个女生是通过学校间合作交换出去的,我也有她的QQ,她也在里面写东西,看她的文章可以用心旷神怡来形容,日本的学生、日本的学校、日本的生活……让我看得羡慕极了。 这样两个例子放在一起一比,相信大家心中都有数。中小学就出去留学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是个严谨自律的好学生,否则,学生不好好学,家长白搭钱——这是何苦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半月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半月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