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无言(组诗)


□ 马新朝

声声鹧鸪
声声鹧鸪,把潮湿的土地松软
在我回到村子之前,我被庄稼们
嫩绿的手
松软

庄稼们围着村庄,攀登一个老人的影子
又被它的咳嗽声驱散,它们站在
河边——
一群笑声

擦亮锄头,把蓝天白云引导给下面的
我,我听它们细微的响动
向我的内心搬运着——土地的恩泽

它们无语而立,含义丰富
是一切哲学和历史的总和
于微风中仪态万千
新修的水塔
粗壮,高大,突兀
一股坚硬的力量
从柔软的村庄边缘,升起

那些绿树,飞鸟,低矮的农舍
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接近它
与它搭话

孩子们在塔下玩耍,唱着粗俗的
民谣,一个老人坐在那里晒太阳
一圈圈的烟雾在塔身上飘散

它俯下身子,像一股暗流
溶入村庄的黄昏
初秋的细雨
细雨清洗着夏日留在
油绿肥大的南瓜叶子上的
痕迹

悄无声息。一个巨大的身影在消失
无数双手在掩埋

这巨大的工程,是在一只
候鸟的体内运行,它潮湿的羽毛
在屋檐下微微颤动

穿黑风衣的人已经来临,去年它曾经
来过这里。在我的房前屋后
转悠,察看

它被雨水引导着,为村庄的事物
分发令牌
与那些高高的梧桐,雀鸟,牛栏石
交谈。它们的交谈不会留下痕迹

土路已经酥软,风吹着雨
在野外暗色的玉米地里追逐,围剿着
残余势力
细细的灯火
我看到灯火扭动它手中的钥匙
打开村庄的门

灯火坐在村子的中央
细细的光照遍了村北与村南

它把我大哥的名字,脸
放在潮湿的箩筐以及农具中间

我死去多年的父亲,被它唤醒
从门外缓缓走进来

它站在高处,向那些黑暗中伸过来的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