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长


□ 德纯燕(鄂温克族)

  一、人人如此热曩读书

  同学发来邮件,让写读书。

  若说读书,总要和青春纠缠在一起。千丝万缕。

  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近这一年,出门前,我要把沿着发根生出的白发隐藏。走在大街上,心里却是明白,黑发也不代表不是烦恼丝。其实,我很想我的步子更大些。一步,就迈回到青春年少时光了。

  十三岁初冬的一天,我和舅舅一起糊窗户缝。我负责粉刷浆糊。浆糊是用面粉熬制出来的。听舅舅说,他们小时候,面粉其实是重要物资,每天能吃到是快乐的事情。当时的我还没有读到罗素的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这句话。可是我已经隐约感觉到,每个人的年少尽是如此的不同,里面的疯或傻单单是属于自己的。这天的后来,在太阳最好的时候,舅舅问我一句话,知道三毛吗?我抬头,正要回话,对面那闪耀的太阳光,却照得我无法睁眼。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三毛的名字。

  当时读书的小镇,相对是闭塞的。一条主街,一个红绿灯,一个新华书店,前行十分钟左右,出现一座图书馆。可是三毛的书还是来到了这里。我逐一找来阅读,一口气翻完。每每读完掩上书,常觉呼吸困难。氧气的暂时缺失让我的脑子开始出现各种念头,它们是从泉眼里喷薄而出,聚会到一起,变成了梦,或者梦想。偏夜半时候,窗子外总有小号吹响,我平生第一次感知到了孤单的滋味。若是有白月光,我的眼眶不可抑制地要湿润,却难以形成哭泣。我就在放学后去江边,看着彼岸的辽阔,终于可以判断,我原来是积蓄了许多的热情和执着,想要去投入一种人生。理想主义的情怀这一时生长出嫩芽。这是我人生里一件美好的事情。

  前几年,春节相聚,我小心着问舅舅是否还记得和我讲过三毛。舅舅看我,回想片刻说,不记得了。我不由微笑,暗地里掰着手指头计算现在的我和三毛相差的年龄距离。再过些年头,我就会比三毛老。我还要承受些风雨,以及见到风雨后的彩虹。其实,我已经极少去读三毛的文字,至于三毛对我们这些生在七十年代末的人的影响我也少有可说。可是,三毛终归是我的青春无法绕开的一片原野。我在里面,恣意存在过。有时回想少年曾有过的举动,我并不认可叛逆—词对它们的一言蔽之。三毛其实是个通道,借由她,我进入无边际的广阔天地。而我的种种都是在向这个天地奋力前行。这便是,艺术的美的世界。美术,音乐,电影,包括文字等等我们内心的纯粹的表达形式,都给了我生命最真实的体贴。这些美,让许多的煎熬变得轻,也让我意识到,从一开始,我其实就是幸福的。

  我真的拥有过许多的幸福时光。

  比方说,看画,读美术史。图画给我的最初震撼,是蒙克的版画《呐喊》。那一年,我应该是读初二,下课的间隙,在角落看到这个图画。我的周围是热闹喧嚣的人声,我突然很想让一切安静下来,想听到妇人的呼喊。转念又觉得这应是一场无声的呼喊,自然也就不见回声。我的心从这一时起便常惴惴的,怕这个图画是个谶语,或者某一种命运。后来年纪长大,又觉得这图画也有它的好,早早地向我告知生命呼喊的本质,省却许多弯路。如此,我又释然。觉得自己可以是快乐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