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药鸩武大郎?


□ 王道还

药鸩武大郎?
王道还

武大、武松兄弟与潘金莲、西门庆的恩怨情仇,是《水浒传》的精彩段子。虽说奸夫淫妇终遭报应的故事,俗文学里所在多有,可是这四位主角以性格突出取胜,连王婆、郓哥、何九等配角的一言一行都扣人心弦。作者说故事的本领,着实不凡。
高明的叙事功力,不仅引人入胜,还能操弄读者的认知。 武大之死就是一例。话说武大抓奸,反遭西门庆踢中心窝;王婆献计以砒霜“斩草除根”,于是潘金莲将砒霜掺入心疼药里,半哄半灌,
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那妇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来。武大唉了一声,说道:“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床后扯过两床被来,没头没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吩咐,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扎,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地按住被角,哪里肯放些宽松。那武大唉了两声,喘息了一回,肠胃迸断,呜呼哀哉,身体动不得了。那妇人揭起被来,见了武大咬牙切齿,七窍流血,怕将起来……
潘金莲行事之狠绝,跃然纸上。
可是,武大郎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作者笔下,砒霜是故事发展的线索。武大死于砒霜,仵作何九私藏骨殖当证物,才导致武松杀嫂祭兄的结局。
问题在:砒霜中毒不会那么快发作,武大死前的挣扎也不像砒霜中毒,死相更差得远。
砒霜的主要成分是砷,无色无臭,服下后至少要几个小时才发作;症状主要是胃痛、腹泻、呕吐,有时会误诊为霍乱。至于致死机理,就复杂了,因为体内许多蛋白质,都以硫氢基为重要组件,而砷与硫氢基有很强的亲和性,会破坏那些蛋白质的活性。此外,砷也会干扰磷酸盐参与的生化反应。中毒的人最后往往因为脱水、电解质不平衡、循环系统衰竭而死亡。
文学史上,砒霜中毒的小说主角,以《包法利夫人》中的爱玛最有名。小说的结尾,爱玛到情人家借钱遭拒,就闯入药房找毒老鼠用的砒霜,“她抓起一大把白色粉末,就往嘴里塞。……转身回家,心头陡然感到非常平静”。到家后,爱玛还写了一封信给丈夫,从容躺上床,“好奇地静等着,想看看自己究竟会不会很痛苦”,她天真地以为:
死,真算不得什么,等我睡过去,就一了百了啦。
死神造访的第一个征兆是口渴,接着是恶心,还没来得及抽出手帕,就猛地呕吐起来。这时她已服毒两个小时了。
接着她呻吟了起来,起先声音很轻。她双肩猛地一抖,脸色变得比她用手指抠住的床单还白。她的脉搏,微弱不匀,现在几乎摸不着了。她脸色青幽幽的,像是在金属的蒸汽中凝成似的,大颗大颗的汗珠涔涔而下。牙齿格格打颤,眼睛睁得老大,茫茫然地环视四周,任凭怎么问,她总是摇摇头;有那么两三次,她还笑了笑。渐渐的,她的呻吟加剧了。她发出了一声喑哑的号叫;她说自己会好的,一会儿就能站起来。可是这时痉挛发作了。她喊道:“啊,这太残酷了,主啊!”(译者周克希)
以下作者福楼拜又花了好几页篇幅才让爱玛断气。
福楼拜是写实主义大师,他费时六年写作《包法利夫人》,对情节的细节都做过考证,一丝不苟。以爱玛服毒这章来说,他参考过医学文献、请教过医师。一八五六年,这部小说连载完毕,巴黎有评家指出:作者之笔有如医师的手术刀。
反观《水浒传》对武大之死的铺陈,武大倒像死于压迫性窒息。作者没有砒霜中毒的知识,只能袭用“肠胃迸断”、“七窍流血”之类的套语。不过,他就算费心考证,大概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数据。《洗冤录》这本权威著作对于砒霜中毒的描述,不但简略,与其他物事的中毒症状没太大差别,而且大多无稽,如“眼睛耸出、两耳胀大”。比较接近现代知识的描述,出现在明代李时珍(一五一八——一五九三)的《本草纲目》中:“砒乃大热大毒之药,而砒霜之毒尤烈。鼠雀食少许即死,猫犬食鼠雀亦殆,人服至一钱许亦死。……若得酒及烧酒,则腐烂肠胃,顷刻杀人。”此外,砒霜药用时,若服食方法不当,则“吐泻兼作”。这时《水浒传》早已刻印流传了。

古人说人命关天,但是在《水浒传》里,人命只是索取更多人命的借口。生有何欢,死又何惧?管他下毒还是强迫窒息,罢了,但教快意恩仇!知识有个鸟用。

分享: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