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对坏世界的好设想


□ 李 果

  如果说赵汀阳以前的《论可能生活》为每个生活中的人(相对于佛家否弃生活而言)在“恶狠狠”的现实中指出了通往幸福的道路。那么其近著《每个人的政治》则为我们在这个坏世界中设想了通往好生活的条件和道路。虽然这条道路有些理想主义,并且现代人的心灵还受着西方启蒙思想和基督教遗产的绑架,但作者的分析是立足于现实的理想主义,所以有着未来的可行性。
  这本书的前提预设共享了作者在《坏世界研究》中的“坏世界”假定。但是《坏世界研究》主要在宏观的国际政治层面探讨天下体系对于现代民族国家体系的优势;而《每个人的政治》则在相对具体的层面探讨在这个坏世界中人们的合作困境以及好生活的可能。
  我们在什么意义上能够说这个世界是个坏世界?可以肯定的是,好与坏是一个价值判断而非事实判断。这从存在论上预设了我们的世界有多种可能。如果说科学所研究的物质世界是一个必然唯一世界(necessary world),那么生活世界就是可能世界(possible worlds)。一般说来,科学研究事物的本质知识。这种知识是可以经得起反复验证并且恒定不变的。并且这种知识把事物封闭在对人来说有效的“本质”之中。可是,人类的生活世界从根本上讲不具有封闭性,尽管人也是自然的产物。但是自由是人的存在论条件。也就是说,人一方面受制于自然,另一方面又在自然的基础上自由地做事。这就是人文社会科学既具有确定性又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的原因。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从根本上讲,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人心是无限的。尤其是经过启蒙之后,欲望已经被合理化。人们的各种欲求在原则上都有可能被论证成权利,而权利在现代社会又被认为是天赋和正当的。于是,在这个权利本位的现代社会,古典的德性丢失了。人们更多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利而非对他人的义务,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更倾向于斤斤计较而非忘我地投入到美好和高尚的事业中去。这样,关心权利就相当于关心一个莫须有的自我(想想休谟和康德对自我的怀疑),并且还想方设法实现它。这个自我更多只能是一团欲望,于是,资源的有限和人心的无限就构成了现代社会解不开的结。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说这个世界是个坏世界。传统的社会本身无所谓好坏,一切都是自然生长的,一如既往。
  既然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个坏世界,那么,好生活又是不是可以实现的呢?在《每个人的政治》的前言中,赵汀阳如是写道:
  人类一直就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生活,即使万一猜到了,也肯定不知道如何去实现最好的生活,即使碰巧猜到了什么是实现最好生活的条件,也一定做不成。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但确实如此,根本上说,这是因为,人类的好事需要普遍合作,而人性的缺陷总是使任何普遍合作成为泡影。
  为什么人们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生活呢?赵汀阳在此处的论证可以说就是古希腊苏格拉底在《美诺篇》中遭遇的美诺悖论的一个翻版。也就是说,我们是在不知道什么是好生活的前提下去追寻什么是好生活的。这就有点像摸黑,对于什么是好生活我们就只能凭运气去猜了。可是,就算是碰巧猜到了,我们又如何知道那被我们猜到的就恰好是我们要寻求的好生活呢?这可以说是古希腊哲学未能摆脱怀疑论的直接体现。古希腊哲学中有着强烈的名词思维模式(赵汀阳语),这种思维模式是寻求本质定义的思维模式。结合上文已经谈到的内容,我们可以断定,这种思维模式对科学来说是有效的,但是对于人类的生活领域最多只能是辅助性的思维模式。从这里我们可以展开的一点就是,这种名词思维模式其实对于生活世界来说是一种完美主义的体现。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不知道(认识)什么是善本身(the good,这是苏格拉底的经典追问),但是在逻辑上我们是可以设想有这么一个善它本身存在着(值得指出的是,根据吕祥的精细研究,古希腊的所谓存在论是以其知识论为前提的,而不同于后来的存在论)。这样,在知识论无法达到这个善本身的时候,信仰就成为唯一的解决方式。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在信念中相信有这样一个善。这就像亚里士多德在其伦理学中所说的,关于那些不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我们只能希望(wish)。而这恰好就为后来的犹太教接替古希腊哲学进而演变为基督教主导西方思想提供了一个知识论上的可能。在基督教的传统中,我们不能对上帝“是”什么发问,我们只能说上帝不是什么。并且上帝是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为世间存在提供实在论保证。但这也就终结了哲学的反思,并且上帝再完美也不干人类生活的事。从上帝的视角来为人类在坏世界中提供好生活的方案注定没有抓住生活的本质。因为人类的存在是创造性的存在,就像赵汀阳所言:存在就是做事。这需要另外一种存在论:
  哲学一直没有给人的生活世界准备一个与之相配的存在论。一般存在论是为科学世界以及逻辑世界准备的,它不适合解释人的存在问题。一般存在论研究存在以及何物存在,这些问题在生活世界中并不重要。比如,在生活中,人存在(is),这不是困惑,人要被做成什么样的存在(made to be),这才是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我们对坏世界的好设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