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人节的礼物


□ 蔡晓龄(纳西族)

◎蔡晓龄(纳西族)

  “对不起,是……猫,你的猫打翻了咖啡……我,很抱歉。”

  他说话时直直看着你,像孩子把手伸给你要东西的样子。这个傻瓜,谁不知道猫是最灵巧的呢?它在两寸宽的窗台上独步,跨过蜡烛而不绊倒,走起路来没有一丝声息。也许,他居住的荷兰大城市根本就没有猫这种东西?

  我看着倒在桌子边上的杯子和床单上的咖啡污渍,宽怀一笑。“没关系,我马上换。”说着把被子抱开,将床单麻利地揭起,卷成一团,走出他的房间。

  “谢谢!”他的声音追着我的脚后跟,他的尴尬写在我的后背,我有点痒痒。我的服务员小和已经把当天要换洗的床单被套全部伺候完毕,晒在后院的苹果树之间,就到远亲家吃喜酒去了。我当然要亲手来解决这个意外。

  我拿了两块毛巾,一块是干的,另一块吸了清洗液,走回他的房间。他还站在那里,窘迫得不知说什么。

  我用浸了清洗液的毛巾在那片咖啡色的污痕上揉擦,再用干毛巾吸干污水。这样折腾一番,那块地方已经看不出脏了。我一抬头,看见他发呆的样子,就给他一个台阶。

  “请给我一杯水好吗?”

  他困惑不已。

  “水?你是说——”

  “对,卫生间里的水就可以。”我边说边手持毛巾比划了个擦洗的动作。

  他反应过来,快步走进卫生间,取来一杯清水。

  我把清水小心地倒在脏处,马上用干毛巾吸。反复几次,床垫已经彻底干净了。

  我终于满意地直起身,笑着说:“好了。”

  他满脸歉意,摊开两手,古怪地摇了摇头,好像在责怪某个看不见的怪物。

  这是表姐的院子。她二十年前去了美国,但我外婆把院子的产权给了她。这个叫做“等你三天”的客栈是我开的,分前后院,其实是两个对扣的三合院。前院八个标间,给客人住。我和小和住后院,厨房餐厅储藏室公共卫生间全安排在后院。前院满眼盆景花木,花木间有一张五花石桌,几只藤椅,客人在那里会客或者喝茶。藤类植物紧密攀缓,织成天然的遮阳棚。后院种着三棵苹果树,一棵樱桃树。挨着墙我种了几棵玫瑰,花开时客人最喜欢。我接受按天数计价的游客,也接收长期租房的房客。除了旅游旺季,短客一般会有几个,长客的数目固定在两个,因为他们出的是淡季的价格,而到了旺季,庭院式标间价格要翻几倍,占的房间多了就不划算。表姐前几年回来过,看了院子,很满意。我每年交给她一笔租金。她说,“就交给你经营,院子没人住不吉利。你看,它还是我们小时候的样子,这样我就高兴。”我比那些出天价把院子一包二十年的外地人幸运多了,他们的租金是一次支付,我只需要一年一付,而且表姐要的租金很低,她图的是有人给她守着祖业。

  斯蒂文签了三个月的租房合同,在前院楼上住了一个单间。

  我们这座古城是世界文化遗产,一色的老式木楼,显眼的路段全改成了客栈,沿街的铺面被租下来开咖啡屋、工艺品店、土特产店、特色餐馆。斯蒂文才住进来两天,他是旅游文化学院的留学生,每天天亮就去学校,三餐都在外面吃。欧洲人的五官很立体,他的高鼻梁和满头卷发老是让我想起用—根粗枝条挑在空中的玫.瑰花篮。我不熟悉荷兰,只知道那里到处是花,还有风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更多关于“情人节的礼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