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伤记忆的思想与艺术升华


□ 卫 岭

  摘要:尤金·奥尼尔的悲剧创作与他的创伤经历密不可分。在奥尼尔的创作历程中创伤记忆成为他的心理动力和创作资源。《拉撒路笑了》是奥尼尔创伤记忆一次成功的思想与艺术的升华。他带着对于人生的切实体验,抒写了他的感受与思考,实现了自我的超越,为读者了解他的思想变化与心理状态提供了重要的契机。
  关键词:奥尼尔;《拉撒路笑了》;创伤记忆;升华
  中图分类号:110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I-,4403(2009)04-0081-05
  
  尤金·奥尼尔是美国戏剧的一座丰碑,曾获得1936年诺贝尔文学奖和四次普利策奖,一生写下了50余部剧作。他对戏剧进行了实验与大胆革新,表现手法层出不穷,尤其是在创作中期,如在《大神布朗》中使用面具,在《拉撒路笑了》中采用面具、合唱,在《奇异的插曲》中采用心理独白和旁白等。这些风格、主题内容迥异的剧作实质上提供了读者对剧作家个人生活和经历的更为深刻的理解,它们与奥尼尔的家庭生活和他个人的精神创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也是奥尼尔借助戏剧作品实现思想与艺术升华的一次成功实践。
  
  一、奥尼尔的创伤记忆
   《拉撒路笑了》是奥尼尔1924年为幻想剧院所写的一出强调死而复生永生观念的剧本,评论界强调了它的宗教性与完美性,似乎此剧有点脱离现实人生似的。弗吉尼亚·弗洛伊德评论说,它“是一部夸张的宗教性露天历史剧”,剧评家弗雷德里克·卡品特认为它是奥尼尔最为理想化的剧作。但是,“它的美始终陌生而遥远”_2 J69。“它将神一般完美之人的梦变成了人类的语言”。“拉撒路本人代表了完美”,剧本的“缺点在于这一完美的英雄无法打动我们”。作为一出戏剧,它看似有些抽象,“哲理和说教占有压倒的优势”。然而,它不失为一个优秀的阅读文本,而且它曾经是剧作家“奥尼尔本人的最爱”。
  奥尼尔曾对它呵护有加,虽然后来对它的评价有所改变,仍然说明了此剧在其创作生涯中的重要性。1945年奥尼尔在给卡品特的信中写道:“我特别感谢你对《拉撒路笑了》所有的高度评价。只是现在我不再认为它是我最好的作品。《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好的一部。”它不仅曾经是作家的最爱,而且创作本身对于奥尼尔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它决非幻想之作,其中倾注了奥尼尔浓浓的心血,融入了作家在生活中所留下的深刻、真切的创伤体验,它是奥尼尔心理活动的记录和创伤记忆的思想与艺术的升华,不仅为我们了解奥尼尔的艺术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文本,也为理解奥尼尔的不断变化的思想与心理状态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契机。
  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是奥尼尔心理疾病和生理病痛频繁爆发的时期。寻根溯源,那是因为奥尼尔早年的创伤记忆积淀弥深,难以消除,20年代失去亲人的打击又接踵而来。在前后不到39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失去了父亲、母亲和兄长。丧亲之痛使他猝不及防,深陷于错综复杂的情感中无法自拔,这是奥尼尔创伤记忆中最为刻骨铭心的一段。 创伤对于个人的影响至深至远。创伤是心灵在无法期待和恐惧中对一个事件的抵抗。弗洛伊德认为:“一种经验如果在一个很短暂的时期内使心灵受一种最高度的刺激;以致不能用正常的方法谋求适应,从而使心灵的有效能力的分配受到永久的扰乱,我们便称这种经验为创伤的。”精神上、心灵上所遭受的严重的伤害带给主体心理一种强烈的、持久的、难以摆脱的痛苦。而“体验”根据加达默尔的阐释是“如果某个东西不仅被经历过,而且它的经历存在还获得一种使自身具有继续现在意义的特征,那么这东西就属于体验,以这种方式成为体验的东西,在艺术表现里就完全获得一种新的存在状态(Seinstand)”。所以,我认为,《拉撒路笑了》与《.榆树下的欲望》、《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大神布朗》、《奇异的插曲》等其他20年代的作品一样,都是奥尼尔创伤体验的产物和悲悼的工具,是其人生经历的真实反映与艺术加工。理解他的这段人生及其创伤记忆,才能更好地理解他的这部作品;而理解他的这部作品,才能更好地理解作家本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