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天红云(中篇小说)


□ 曹多勇

蓝天红云(中篇小说)
曹多勇

  幸运的赵大志摸奖摸到了一辆脚踏车,没多久老婆带着儿子却出了车祸,冥冥之中,到底是谁、又是什么原因主宰着他们一家的命运?赵大志的未来到底是福还是祸?
  
  淮河两岸的人家把夭折的孩子称为讨债鬼。赵大志、黄银月两人的儿子赵旺,是六岁这年没了的,说是讨债鬼,也只是一个小讨债鬼。
  赵大志、黄银月夫妻俩我认识。这篇小说就是根据他俩的讲述整理而成的。在具体写作时,按照时间顺序,我把两人的讲述合并在一起,叙事角度由第一人称改作第三人称。叙事语言由口头语言转换成书面语言。我认为作这些技术处理是成就出一篇小说所必需的。
  下面开始正题———
  
  1
  
  赵大志家的灾祸是由一辆红云牌的大红色脚踏车引来的。
  这些年,赵大志一直在外面打工,黄银月领着赵旺守着家,守着家里的两亩地。腊月年根底,赵大志回家来,说好的年初六回头,年初六没回头。这里面的因由还不好说出口。真要说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黄银月身上没干净,不能“那个”。一离开家,两人就是几个月不见面。黄银月让赵大志等候着,说这两天就干净。赵大志往肚里咽下两口唾沫说,候两天就候两天,你身上的这一块肉还怪馋人呢。
  赵大志腊月二十八回的家,两人只那个一下子,还是在大白天。
  那天,赵大志一回家,看见儿子亲热得不得了,又是抱又是亲,看见老婆却碍着儿子的脸面不能抱也不能亲。半年不见,赵大志身上很快燃烧起一团火,黄银月的身上也相跟着燃起一团火。燃烧的结果,两人像是来到一处缺氧的高原,粗粗地喘息着,连呼吸都十分困难了。相比较,黄银月显得比赵大志沉静,也比赵大志有办法。黄银月拿出一听旺仔牛奶塞给赵旺,说你出去喝,让左右门邻的小朋友看一看,我们家的赵旺喝的是什么?旺仔牛奶是赵大志带回来的。赵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凡是旺旺系列的吃物都喜欢。赵旺一出门,赵大志与黄银月三下五除二把事情办掉了,像是打了一场游击战,有点急赶急的,有点慌慌张张的,还有点偷偷摸摸的。一句话,不过瘾,不尽兴。赵大志是晌午后到家的,下午睡一觉,起来吃饱喝足,准备晚上与黄银月像上甘岭那样好好地打一场正面战、肉搏战,分不出输赢,也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不巧的是,当天夜里,黄银月觉得身上酸酸的,小肚子坠坠的,心想是忙年忙的,不想下身就见红了,不能那个了。赵大志在外地的一家建筑工地做瓦工,小半年没见老婆,小半年没沾女人,身强力壮,有使不完的力气。依照往常的习惯,赵大志需要那个三四次,才能把积攒的饥渴缓解掉。夜里,赵大志躺床上睡不着,不甘地不断地骚扰黄银月。黄银月指点着赵大志鼻子说,你还大志呢,我看你也就是这么大的一点点出息。赵大志说,就像一个饥饿的人,端起饭碗,吃几口,饭没了,现在我是比原先饿着还难受。黄银月说,我身上干净得快,还不就是个五六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