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果浅薄也是一种可以容忍的自由


□ 林 举

2005年的《文学自由谈》真是热闹,特别是鲁院青年理论、评论家班结业后的几个月里,每一期的“直言”及“反弹”都如期爆出叮当悦耳的打铁声和芬芳动人的火药味。想那些初出茅庐的“兵伢子”捉着对儿相互掐一掐,练练功也是正常情况。没想到连李国文老先生的特稿也隐约透出阵阵的风声和粗重的喘息。感情,大家都在战斗,并且老爷子玩的是“关公战秦琼”。在2005年第4期头题上发表的《端阳佳节的文人旧话》,更如一出旨在搞笑的滑稽剧,好看,好玩,也招招生玄,银样镴枪头鸡首频点,霍霍生风,直击古今中外自己亲自结束了生命的先贤、大师,但读后沉思,怎么往好处想,都觉得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浅薄和恶俗之感。
真的有一点儿不太相信,这样的一篇文章怎么能大模大样地占据着一向负有盛名的《文学自由谈》头条位置呢?莫非是我看错了日期,发刊的那一天本是4月1日愚人节,是《文学自由谈》为搞噱头特意为有射击瘾的读者树的靶子?要么就是署错了姓名。但理智告诉我,所有这些假想是不成立的,事情就这么不可回避地发生了。是啊,除了那些年气势汹汹几乎见奖就拿的李老爷子,谁还有资格接受《文学自由谈》的特约,坐在一排一号口若悬河地戏说荣辱和生死呢?
我承认,我基本上是站在“文摊”(鲁迅语)规则之外的一个生手,既不懂文坛,也不懂《文学自由谈》,更不懂李老先生赖以行走“江湖”的天方夜谭,但我最起码还是懂一些有关生命和死亡的基本道理的。
我知道人活着不容易,一个人几乎每时每刻都要为生命的延续付出辛劳,为生之尊严坚定着信念。生命是宝贵的。生命是不可损毁和侵犯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懂得对生命的珍爱。然而,珍爱并不意味着让它毫无分寸、毫无成色地无限期延续。一朵美丽的花儿已经开始凋谢,我们应该及时将它从枝头摘除,免得数日之后我们看到一堆如烂泥一般的污秽之物很扎眼地悬挂在苍枝翠叶之间。珍惜的真正含义就是要让那些美好的保持着美好,就是要在美丽演变成丑陋之前、新鲜演变成腐朽之前、尊贵演变成屈辱之前、有意义演变成无意义之前,及时地做一个了断。
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真正懂得珍爱自己生命的人,一定会在必要的时刻动用死亡的方式。死亡,原本就是生命的一个部分,只是要让它在最适当的时候来临,它才变得辉煌起来,并富有积极意义。然而对于一个只有庸常智慧、庸常思维的庸常之人来说,死亡是跟在他身后的一只老虎,就算是一生被追赶得屁滚尿流,也没有勇气正视它一眼,更不用说面对和主动使用它了。所以,对一个庸常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理解死亡也会成为一个人最后的尊严,在他们的心里,就是一个信条:好死不如赖活着。
令人遗憾的是,这一低俗的信条竟然也深深地扎根于文坛宿老李国文的心里。在《端阳佳节的文人旧话》里,他不仅一再表明自己的想法:“活着,便是一切”、“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并且要记住,这才是人生最高诉求”等等,而且还列举了种种的所谓例证,竭力求证一个人不论如何只有“苟存下来”才是“划算”的。尽管他对大师们如屈原、王国维、海明威、川端康成、茨威格、普希金、莱蒙托夫、法捷耶夫等自杀行为的无端指责显得漏洞百出,力不从心,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还是声嘶力竭地大喊了十一个页码的长度,可见其决心之巨大,信条之执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