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位歌唱星空和银河的诗人


□ 徐 鲁


紫宫肃肃,太微阆阆;星团茫茫,银河荡荡。一位曾经以毕生的才华和深情歌唱过美丽的星空和银河的诗人,如今,他纯净的生命和灵魂,也化为一团茫茫的星宿,飞升到了穹隆之上的虚空的天街,在那里,在冥冥之中,继续他那形而上的思索。
诗人雷雯,湖北省黄冈县人,生于1927年,解放前就读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1947年夏初在当时的《华中日报》副刊发表了第一篇散文,同年秋天在《星报》发表了第一首诗,从此走上了艰辛曲折的文学道路。1950年,才华初露的青年诗人投笔从戎,离开学校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军区后勤部政治部做宣传工作。在这期间,诗人在上海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集《牛车》。1954年,雷雯转业到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任文艺编辑。然而不久,一场残酷的政治运动——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使诗人的命运从此进入了坎坷和苦难的旅程。这段噩梦般的旅程不是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而是漫长的三十年!
“……长白山的大雪/冻僵过我的翅膀/北大荒的寒风/改变了我的容颜……”1979年,当无辜的诗人得以平反昭雪,从一个被遗忘的角落重新回到人间,回到文坛的时候,他最好的青年和壮年时光已经被无情地摧折一空了!就像他在诗中所写的,“风/掠光了/树的叶子”;“几十年浑浊的沉浮/美好的青春像败叶飘散/而今,盖满一头霜雪/那颗甜心也变成了苦胆”。
这不仅仅是诗人一个人的悲剧。这是背负着历史无尽的苦难,忍受着灵魂的救赎与自救的煎熬,一步步跋涉过来的一代文苑英华的悲剧。当历史蒙尘、国家蒙羞、人民蒙难的时候,一个正直和善良的诗人,又怎能去祈望个人会有什么更好的命运。
所幸的是,诗人依凭着自己对于人生、对于人性、对于祖国和世界的强大的信念,从严寒的日子里,从非人的、屈辱的生活中,从漫长的孤独与苦难里,咬紧牙关挺了过来,活了下来。“冬天/想把一切都冻死/其实/一切都活着”。他是这样坚信,“风/掠光了/树的叶子/可风看不见/树/又增加一圈/坚实的年轮”。也因此,诗人在历经沧桑、劫波渡尽之后,能够如是写道:“我决不/计较个人恩怨/也决不/随着别人/把白说成蓝”。他说,“我是一条春蚕/有自己的经纬”。
如果说,20世纪50年代初期是诗人雷雯创作的第一个高峰,那么,从1979年他作为“归来的一代”中的一员重新开始歌唱,到整个80年代的“新时期”,直到90年代中期,这期间十多年的时间,该是雷雯诗歌创作的又一个高峰期。这个时期的作品,已经结集出版的有诗集《雁》(1986)、《萤》(1990)和《春天在等着我》(2003)以及带有回忆录性质的散文集《往事非烟》(2002)。此外就是散见于一些文学刊物上的,以《银河集》为总题的大量的无标题短诗。雷雯作为一位诗人,在中国当代诗坛上最引人注目、最具影响力、也最具个人风格的作品,应该就是这些以《银河集》为总题的无标题短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