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法线条的音乐性研究


□ 纪 祥 于源溟

  一、书法线条墨色的变化体现出节奏性
  
  古代书论中有“墨分五彩”之说,即书法的用墨可分为五色:浓、淡、润、渴、白。墨色的强弱体现出节奏。清•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说“徐铉小篆,画之中心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至于曲折处亦当中,无有偏侧处”,笔画中心用浓墨出,两边稍淡,这就使书法线条具有明显的节奏性,这种感受就如同音乐中强弱节奏的体验。墨色的波折变化体现着节奏。黄宾虹在《笔法要旨》中有:“观隶书之体,虽贵平直,论笔法者,要以一波三折为备”的论述。作为书法艺术最基本元素的线条留在纸上,呈现出一种静止的状态,然而却给人动的感觉,其原因就是线条的波折、墨色的变化带来的节奏感使人联想到客观世界中动的元素,动体现着节奏的变化,这和音乐中一个音的波动、颤动或者说轻重缓急、高低起伏寻求节奏变化一样。
  墨色的黑白体现着节奏。线条的波折变化必然在书写的过程中引起笔触的干枯,也就是墨色的黑白。《飞白书赋》这样记载“……始造古文,播于寰瀛。爰及东汉,纪年熹平。其臣蔡邕,誉闻帝庭。瞩鸿都之蒇役,扫垩帚而字成。寓物增华,穷幽洞灵,肇此一体,用飞白而为名。”这就是“飞白书”,其主要特征是笔画中间夹白,黑白的强烈对比使节奏发生了变化,给欣赏者带来了动态的美感。
  
  二、书法线条的呼应体现出旋律性
  
  陈振镰先生说“书法这一视觉艺术兼具了听觉艺术,如:音乐的特征。”书法线条呼应的构成体现出旋律性。书法中线条要成为一个整体,成就一幅完美的书法作品,就必然会涉及到点画之间的相互呼应、向背错落,必然会涉及到如何将原来独立的线条贯穿为有机的统一体,正如音乐的“起承转合”一样,书法的线条需要首尾呼应,书法线条的这种呼应关系,其痕迹无论是有形的牵丝还是无形的笔断意连,都构成了书法线条的旋律性。
  书法线条有形而且发声体现出旋律性。东晋女书法家卫铄在《笔阵图》中论述“一 [横]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丶[点]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丿[撇]陆断犀象。乙[折]百钧弩发。丨[竖]万岁枯藤。[捺]崩浪雷奔。刁[横折弯钩,以‘刁’代替]劲弩筋节。” 这些点画线条的呼应,使笔中发音,字字有声。线条的呼应又不是平铺而下的,而是极具变化,线条的不同呼应构成了不同的旋律,使我们听到了不同的乐曲,例如颜真卿书写的线条被人们誉为“屋漏痕”,那种或左而右,或右而左,直中见曲的线条弹奏出的是一种雄浑凝重的旋律美。怀素书写的线条,被称为“折钗股”,通体圆浑、富有质感、在转折处也无干瘪的线条弹奏的是一种充畅激越的旋律。
  在音乐中,旋律线的构成强调和弦要反向、斜向进行,这也是强调要有变化,避免平淡重复的旋律出现。只有和弦的反斜向进行,才能使组成的旋律跌宕起伏、富于变化,从而增强表现力,避免旋律的单调乏味。
  
  三、书法线条的组合体现出情感性
  
  书法艺术是表现情感的艺术,它依靠线条的有机组合,把书法创作者丰富的思想感情渗透其中。
  书法线条组合具有抒情性。唐•孙过庭《书谱》有论“羲之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既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 人愉快的时候面呈笑容,哀痛的时候发出悲声,书法创作者对线条的组合把握充分体现出了这些情感。元代陈绎也说“情之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则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轻重,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这无不表现着书家用线条表现着情感。
  书法艺术通过线条的丰富组合来表现情感,音乐也是如此,《乐记》指出“歌之为言也,长言之也。说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书法线条完美丰富的组合是有感而发,充满了书法创作者内心的丰富感情,创作者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物化形态中,从而使作品充满情感性。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叙》一文中有这样的描述:“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快,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