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眼中的好女人


□ 郁嘉玲

读了韩主编的大作《男人眼中的女人》,犹如学生在听老师讲课,忍不住举起手来叫一声:老师,我有话要说!明知道韩主编名气很大,胆气忒壮,任你是北大的教授还是鲁研界的权威,他都敢“酷评”一番。我这么一个半老女人,在他眼中肯定是鸡蛋碰石头,但思忖再三,还是要提笔写这篇文章。
韩主编讲好女人的两个条件:一是知道害羞,会害羞;二是聪明,懂得风趣幽默,会风趣幽默。我相信是他真实的感觉。当着那么多太原市聪明而美丽的女人,而且又在公共媒体工作,韩先生的讲话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但我觉得这两个好女人的条件,与我隔得相当遥远,简直高不可攀,就是再用心努力,也可望而不可及!但我又不甘心认为自己不是好女人,凡是女人,总想做个好女人,我也心同此意。
先说第一条“知道害羞,会害羞”。韩主编的这个条件除了包含着大男人对小女子的宽容、爱护,负有一种责任感之外,更多的是男人对女人的一种审美。我第一次读到徐志摩的《沙扬娜拉》,就被浸淫在这首诗中的柔美而折服: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徐志摩的这首诗有画面,有声音。一个小巧温婉的女子,恰如一朵湖面上清新诱人的水莲花,凉风吹过湖面,吹皱了水波,也让莲花微微颤动,不胜娇羞。特别是她临别一声声的珍重之语,久久地温暖着男人的心,回味无穷。这样的女子,不要说男人,女人也说好。美是男人和女人共同的追求!
但是我做不到。
我们从小在自尊、自强、自立、自主的教育环境下长大,满耳听到的教诲是:时代不同了,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办得到。我们的奶奶一辈和母亲一辈温柔、娇羞的样子,在我们眼中根本不屑一顾,我们向往的是女拖拉机手、女司机和女飞行员那样的飒爽英姿,我们仰慕的是韩主编的同乡也是山西人的刘胡兰和苏联女英雄卓娅。我们从家庭中走到社会上,碰到许许多多优秀的男性,钦佩之余我们一点也不气馁,我相信只要不懈努力,我也可以和他们做的一样好。说得好听,这叫见贤思齐;说得难听,这是心比天高,争强好胜。带着这样的心态,面对男人,温柔、娇羞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想找都找不出来!这种土壤滋养下长成的女人,一个个都成了木本植物,有的长成一丛丛灌木,有的干脆成了小乔木,与以前那种缠绕在男人大树上,要靠男人养活的藤本植物相差甚远,更不用说变成水莲花那样的草本植物了!
环境改变了属性,人和植物都一样。
再说第二条“聪明,懂得风趣幽默,会风趣幽默”。韩主编的这个条件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两人交往,一般情况下总想和睦快乐,不想伤害对方,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反目成仇?不要说男人和女人,就是女人和女人来往,也盼望碰到个机敏而愉快的人。但聪明,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天份,一种先天性的素质,并不是谁想要就能得到的。风趣幽默,是更高的一种境界。连韩主编也承认并不是所有聪明的人都会风趣幽默的。要聪明,又会风趣幽默,这是多么高的要求。我遍数历史上的优秀女性,大概南宋词人李清照可以算一位。她在18岁时与太学生赵明诚结婚。夫妇两人有共同的兴趣,志同道合,情深意笃,一起研究金石词赋,“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