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的幸福是主要的


□ 育 邦

人的幸福是主要的
育 邦

圣科克托

我把让•科克托称之为圣科克托,这会让我们想起萨特把让•热内称之为圣热内。也许换一个字更精确,可以把“圣”字换成“诗”。必然要把科克托作为诗之科克托看待,其他的说法都不准确,虽然这些说法有的很动听,有的很恶毒,比如说魔法师、魔术师、变色龙、算命先生、法兰西学院院士、老年人和年青人的知音、穿着礼服的巫师、穿着花边袖口衬衫的导演、恣意而为的画家、千面作家等等。科克托一再说,你们不要把我看成这样和那样的人,我只是诗人,诗人是生命的最高存在。他称其全部创作为诗:诗歌之诗,小说之诗,戏剧之诗,绘画之诗,评论之诗……诗是没有边界的,科克托的生命就是一首诗。至今,还没有第二人这样说过,这样做过,也许再也不会有第二人……
对于批评科克托的人而言,认为科克托浪费了自己的才华,过于轻盈无谓,在智力和艺术有限的时代里,他太奢侈地运用了他的天才,似乎应该像乔伊斯和普鲁斯特那样给人们留下一部泱泱巨著才对。那些从道德上贬低科克托的人,说他过的是波德莱尔式贵族公子的生活,他吸食鸦片,他是双性恋,他引领巴黎风尚……而对于科克托而言,所有的道德必然是诗的道德,诗也必然成为生命中唯一的道德,其他的算不了什么。
是科克托让我明白自己的步履沉重。在很多时候,我与这个世界达成数量众多的妥协协议,我也觉得冤枉,但坦然接受。约伯最终也不明白:从一开始,他与上帝所定之约就是不平等的。随着事情的发展,他必然是溃败的一方,对手不会给他安慰,想象着救世主大发慈悲是幼稚的。
我喜欢科克托的表达。感性,不失理智;智慧,不失严谨。他是艺术家的典范,即便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是铺天盖地的。在他身上,呈现出的是一种可爱,直面世界的坦诚。在世俗读者和观众的眼中,他不过是个长不大又喜欢奇思妙想的孩子,他甚至是唐•吉诃德的孩童版。他所有的作品都是他自身的隐喻,都是这个世界的寓言。他的写作和他的电影可以辜负所有的读者和观众,但没有辜负他自己。在一个人们都不在诗歌的年代里,科克托的所思所为仍然不离诗歌半步。因而也可以说,他是一个诗歌的人(绝非我们常说道的诗人)。
他的诗歌、他的随笔、他的绘画、他的电影、他的戏剧、他的访谈都是谎言,他的一生就是一个巨大而绚丽的谎言。这些谎言指向他的自身,指向人类薄弱的灵魂深处。他所有的谎言也不外乎要讲述一个支离破碎的真相,一种惨痛的而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是一个童话。美女与野兽之间的盟约,诗人与公主的梦游……这一切不是童话又是什么呢?但这些童话都不但超出未成年人而且是成年人的理解力,于是这些磅礴的童话成为可怕的寓言,成为塞壬的歌声。他的一个个童话闪烁跳跃,在这个物质充盈、机器轰鸣、市场发达的时代里,在空中不断变化,成为一道道绚烂的彩虹,一个又一个斯芬克斯之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