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儿子的手术


□ 郭 明

  如果一家医院的医师给患者开双倍的处方药,收天价的手术费,患者有地方举报吗?举报了医生能得到惩治吗?
  
  鬼日的鬼,两腿好好的突然长出一个鸡蛋大的肉包!我捏着儿子腿上的“鸡蛋”问儿子:疼不疼?儿子说不疼。痒不痒?不痒。我心里掂量着轻重,还好,应该问题不大。问题不大,但“鸡蛋”已是个“突出”的问题,影响儿子的体态美。不及时解决,继续长大病变成什么恶性瘤子……得了!我带着儿子去村医家问诊,村医说是一个小小的囊肿,上医院切掉没事。切掉当然没事,有事不就麻烦大了。久病成医,没病不知病的深浅,不懂医就只能医生说了算。
  轻轻松松去了县城,进医院挂号,上楼,见坐诊医师。医师的话吓了我一跳,医师问:多久了?回答:一个多月了。你怎么才来?你看看多危险!医师拇指和食指夹住囊肿一用力,肉皮包着的囊肿上现出了几条细细的血管:庆幸你今天来了,这手术难度有点大,弄不好切割到神经,你儿子这条腿就废了。我想:不会有医师说的那么严重吧?医师这是不是下马威呢,让你紧张,着急,征服了你的思想,你就得马上行动,赶快交钱住院。这样医院的业务飙升,收入多,医师的红包大!医师为了团体的利益把医德忘了,给患者的病情酿造严重的氛围,患者家属在担心中忧虑,在忧虑中磨损心灵,最后突出重围,豁出去求医师,不管花多少钱,用最好的药尽早治愈,其实医师心底自有分寸。我操!操有用吗?我呸!
  医师和村医的诊断蜿蜒十里之外,谁诊断的对呢?村医没拿工资,学历浅,医师有院长管,诊断错了脱不了干系。还是相信医师的话。自己心里没底,能怎样呢?少壮不努力,知识和常识多重要啊。医师说癌就是癌,说囊就是囊。我问医师得花多少钱?医师说预交1000块,2000块可以出院。
  一家之言可能有误,县城三家大医院,我带着儿子又去了另两家医院,还挂了专家门诊,想碰碰运气,能否遇上好医生。三家医院手术费用在几百元内浮动,大致相同。唉,没办法,谁让儿子腿上长了个囊呢。三家医院,中医院收费相对低点,我交了住院费,护士安排了床位。主治医师说先消炎三天,第四天下午动手术。一不疼二不痒,还要消几天炎?我没敢问,惹怒了医师怕对儿子手术不利。
  消炎不用卧床,可以院内院外溜达。我和儿子逛街,教儿子记住交通规则,行人靠右,走人行道,别在街上乱跑,这是做良民的基本素质。在十字街遇上了一个熟人,人家当年是县矫形医院显赫的主刀医师。寒暄过后,得知聂医生现在龙阳医院当院长。我请聂医生看看儿子的囊肿,聂医生说小手术。我问得多少手术费?聂医生说手术费不多,80来块,加上输血,手术后康复得花三四百块钱。聂医生的话撞击我的心灵,400?2000?我种了七亩二分田,一亩稻谷一季才几百斤产量,一斤稻谷能卖几分钱,三亩稻谷还凑不齐2000块。爷啊,同是医师,不同的话语,使我减掉了五分之四的负担。慢,喜色别外露于形,聂医生的话靠不靠得住?我问聂医生你能不能给我儿子做手术?聂医生说行,下午你去医院找我。我释然了,大医院什么东西!血盆大嘴,吃人。为构建和谐社会,医院就是这样出力的吗?这样能和谐吗?医风医德让人怨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