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杜甫草堂倾听余光中


□ 羊 子(羌族)

  9月8日,也许是个普通的日子,但是,对于羊子来说,2006年的这一天确实是个永生也不能忘怀的日子,是一个喜庆和幸福的日子——倾听余光中先生。
  昨日下午,山下的都江堰朋友王国平打来电话,说余光中要来杜甫草堂谈诗歌。我一听,甚是欣喜,明知故问是否就是台湾诗人。国平说,哦,就是,你来嘛,明天下午两点半开始,在草堂,你直接来就是了,那里有人接。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说,好的,谢谢,明天见!
  这下,我的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了一些美好的回忆。第一次,也是此前唯一一次亲见余光中先生音容笑貌的,是在1998年央视1台,那时中午12点35分有一个非常好看的栏目,是“读书时间”,其中一期是余光中先生的专访。我从若尔盖县中学给学生讲完课后,立马赶回到若尔盖县民族贸易公司二楼的家中,气喘吁吁看完了整个节目,心满意足地欣赏了这个充满文化乡愁的著名诗人的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的儒雅风范,也感受到了先生终于攀上东北长白山观看天池的喜悦和满足,仿佛理解了一个漂泊灵魂对于传统文化和大陆山河的皈依。
  买书也是难得的。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北京图书大厦发起和组织的“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即整个二十世纪的一百种图书,当中就有《余光中诗选》。在2001年到资阳市岳母家过春节期间,为获得这本好书,我前后不止三五趟去新华书店询问进书情况,终于在2月5日,久旱遇甘雨一般的如愿以偿了。
  想来十分愉悦,便从书架上取下这册《余光中诗选》,装进黑色挎包,想请先生在上面签名纪念,顺便也放进去五六本今年秋季的《羌族文学》和三本诗集《大山里的火塘》,好在盛会中与朋友们交流。
  早上,我却显得犹豫不决了,因为内人莫名的反对,解说不清而心中颇烦,便想放弃,于是将电话打给国平,尚未开口,国平在那头说,羊子,你来嘛。我一听这口气,仿佛国平早已料到我的不去,便迅速改换态度,显得爽快地说,好的,我马上出发。
  客车顺着岷江,盘旋而下,过程显得尤为漫长。只好眯上双眼,开始回忆大学期间,为了获得很好的诗歌,尤其是余光中先生的诗,从同学和图书馆那里借得《招魂的短笛》、《白玉苦瓜》、《在冷战的年代》等诗集,在笔记本上端端正正地抄录下来,那情境好似恰在刚才。因为先生诗歌之故,方与川大学者型作家张放先生取得通信联络,受益匪浅。
  等我赶到杜甫草堂,时间已经过3点钟了,四处寻人皆不见,心急如焚,只好再打电话问国平。他说,已经开始了,在大雅堂,你过来没有?我说,还没有,买门票吗?他说,不,你给门口工作人员说是开会的,就对了。我说,好的。于是,直奔正门,果然,顺利进门,免去60元的门票。急匆匆往里赶,领会不得满院的青翠与幽静迎面扑来,一转两转,居然闯到唐代遗址跟前,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茅屋旧址,旁边一棵高伟的楠树,临路一面用红绸系着一个鲜色木牌,以草堂碑为背景,自上而下书写着五个字:余光中[诗人树]。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慈悲的神灵将我引领到这里来的,继而惊喜发现,树右边默然立着一块褐色石碑,上面镌刻着妇孺皆知的诗歌《乡愁》,走近细看,乃是余光中先生亲笔所书的带有几分潇洒、飘逸的、与现代汉语略有差别的传统字体。此刻仅我一人,已顾不得去听了,迅速取出相机,啪啪连照几张,近景,远景,特写,好不爽心!然后,打听到大雅堂,园林工人说是不能进的,还没有开放。我说今天在开会,于是,直奔“兰苑”而去,才发现自己刚才已经路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杜甫 余光中
更多关于“杜甫草堂倾听余光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