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大家逗个乐儿


□ 韩石山

  从天性上说,我是个快活的人儿,如果不是人世这样的严酷,一生这样的坎坷,我去当个相声演员,其造诣绝不在那些专凭高嗓门便赢得声誉的名家之下。他们最大的本事,不过是背会了别人写的本子,高喉咙大嗓子地说出来,顶多再加个滑稽的笑脸,一点也看不出多么的机智。我还是有点捷智的。只要跟前没有领导(不敢放肆),没有让我看了讨厌的家伙,且还有三两个让我喜欢的主儿,就能让举座皆欢,笑声一浪一浪的久久不能飘散。
  空口无凭,且举两个例子。
  不久前,去广州参加一个学会的会议,散会那天,中午吃饭,十人一桌坐好了,菜还没有上来,虽说大都相识,总还是有些拘谨。北方来的,穿得厚了点,饭厅里热,该脱去外套。我旁边坐的是某大学的一位年轻女教师,是我们学会的副秘书长,人样也还俊俏,只是平日腼腼腆腆的不苟言笑。我一边脱外套一边对她说:
  “脱吧!”
  “你脱还要给我说?”
  “我听说,文明人要做什么事情,跟前有女士要先跟女士打个招呼,要不就是不礼貌。我这人别看脑子不好使,到了文明的地方,还是想学上一手的,广州可是个文明的地方呀。”桌子上的气氛松动了。
  “那也得看做什么事呀!”女教师有了笑容。
  “你的意思是,有些事只要我愿意做就行?”
  “看你说到哪儿去了!”女教师笑了。斜对面一个女孩子看不过去了,对女教师说:“对韩老师这样的人,不可跟他较真,你越较真他越来劲,他说什么你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他就没辙了。”我接上说:
  “不对吧,顺着往下说,我说脱外套她该说——不好吧,广州再开放也不会这么开放吧。”
  桌子上的人全笑了,陕西来的李星先生笑得前仰后合,指着我说,老韩呀,你这张臭嘴!
  这种场合,要逗大家乐,一定要装作憨不叽叽懵里懵懂的,像个没见过大世面却自以为聪明的乡巴佬,话嘛,尽量往邪处引。别人笑了你不能笑,还要一脸茫然,无辜又无助地看着大家,若再嘟哝一句“怎么又说错了?”效果更佳。再就是一定要看准人,千万别跟那些实心眼的人开玩笑,弄不好是会出事的,不光不能满座欢笑,说不定还会不欢而散。
  再说一件。就在昨天,外地的一个年轻女作家来太原,一家编辑部的几个年轻人请她吃饭,不知是谁的主意,说叫上韩老师吧,那女孩子就给我打电话,我也怪喜欢她的,一听就去了。见女孩子嘛,去之前总要把这张又老又丑的脸修饰一下,还将妻子的抹脸油(不知是不是这么个名字)在脸上抹了些。平日不装扮,一装扮起来格外抢眼。到了饭店,编辑部的一个女孩子说,韩老师见小李(那位女作家姓李),还要着意打扮呀!我说:
  “你以为是见你呀!”
  “我算什么。”小编辑说,“先前我还以为自己挺漂亮的,认识韩老师以后,叫韩老师把我打击得没了脾气,才知道自己是个丑女孩。”
  “不能这样说,”我就坐在她旁边,扭过脸说,她以为我要夸她了,专注地听着,没料到我的话竟是:“还不算太丑嘛。”
  “啊!”小白惊叫起来,桌上的人都笑了。小编辑姓白。
  “小白,我们不认为你丑,大家都认为你很漂亮。”另一个编辑小陈说。
  “小陈,”我说,“什么时候你都当好人。小李明明是你发现的,现在人人都说是我培养的,我名声不好,也不能什么都往我头上栽呀!你得到了发现的乐趣,我背负的是培养的痛苦。”
  “就是韩老师培养的,”小李说,“所以一说吃饭,我就说叫上韩老师。”
  “小李,”我说,“你怎么那么听话,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小陈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韩老师,我是不是太傻了?”
  “女孩子可不敢给人说这个话,这个话透漏给对方的信息极可能是,我脑子不够用,你一勾搭就上手。这不是你的本意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