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大海毗连的土地


□ 李登建

  ●李登建

  ……在古老的太阳下面,望不到尽头的滩涂、海滩地、河滩高地、浅平洼地、微斜平地、缓岗一直铺向远古——在那儿.黄河和大海就开始了这场生死之恋.河水裹挟黄土高原厚重的泥沙,日夜奔走,急切地扑过来,海水敞开温热的胸怀,滚着成涩的泪花迎上去,情缠意绵,难舍难分。它们的爱千秋不衰,万栽不灭,这一次次的相拥,一层层的交叠,进行着,继续着,成为无垠.成为永恒……

  来过的人说它酷似塞外,在这里最出那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也有人说到这里就感觉进入了湿地、原始森林,一下子被足足的洪荒味儿征服。这都不错,但它还有着独特的魅力。远远看去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城堡群落,一座座城堡古朴、凝重,你可以想象到它们曾是多么气派;不过这群古堡已经倾覆,哪里是那金碧辉煌的宫室?珠宝怎么就褪去了光泽?一切皆昨是今非.到处都是王朝败落后的景象——纵纵横横的被岁月和海潮噬咬的拦潮坝,废掉的盐田土堰,就是它的断壁颓垣;牡蛎、文蛤、河蚌、毛蚶遗弃的尸骨是残瓦碎砾。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风声的埙乐如泣如诉,时高时低,又平添几分神秘。你若一定要了解它的原貌,那得等遇到海市蜃楼的时候,那个时刻昔日的盛况显现了,十分宏伟壮观。

  可惜能识得这种大美的人太少了.这里始终由萧索、凄清主宰着。春天本是纤草如织、绿透大地的季节.它却依然满眼的灰黄.看不见一粒亮晶晶的嫩芽。没有树,惟有光秃秃的水泥电线杆默默直立(一段顺口溜说这里“电线杆子比树多”,实际上是一棵树都没有)。水洼边缘挂了一圈白色的碱沫.地上的盐碱屑更是像厚厚的霜雪。“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套用此诗似也妥贴,那边,大海烟波浩渺,无际无涯;这里,天空云块低垂,荒滩茫茫苍苍。一个人来这里是很“刺激”的.你感到难以承受的孤单、恐慌,空旷和枯燥简直要把你“挤压”成齑粉。当然如果坚持下来,也会体验到一种探险的快乐。但是谁来体验这种快乐呢?十年前这里还不通路(柏油路).不通电,不通邮;二十年前,一溜儿断断断续续摇响铜铃的拉盐巴的小驴车,是它一抹最生动的风景;三十年前,解放军空军某训练大队曾将靶场设在这里,飞机在天上摸爬滚打,那头一回上场的新兵蛋子们朝靶标扫射,如同调皮的孩童突突地打水枪……

  再往里走,就看到了稀疏的村庄。这些村庄有十几户人家的,有刚刚几户的;村名要么叫张家滩、王家坡,要么叫杨家屋子、刘家屋子。不少村庄才几十年的历史,几十年前,某位逃荒的老人推一辆吱吱扭扭的独轮车.俩儿子在前头拉着:或者一名为摆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青年,“拐”着他心爱的姑娘,拎了只小包袱;或者躲避杀身之祸的汉子,单身只影,两手空空……从内地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大荒洼,靠着堤围选一处风水“宝地”,垒一座土屋住下,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然后开荒造田,把仅有的一把种子撒到地里.连种子也没有的就打鱼度日,煮海为生。海啸无数次淹没了屋子、田地,他们无数次再垒屋、再开荒;渔网撕碎了,再织再补。一年一年,一代一代,慢慢形成了一个个村子.一个个村子慢慢大起来。早先这里有汉族、满族、白族、回族、蒙族、鄂伦春族多种语言,不同村子有不同的口音,小集市上谁也听不懂对方说啥,只能靠打手势交易,但共享一方水土,如今人们一张口全是沾化腔儿……

  黄河跟这片大海捉迷藏,躲到一旁,觑着这边偷偷地笑:这片大海被捂上眼睛了吗?它变盲目了吗?还是它永远是博大、雄劲、无私而真诚的?它一如既往地坦露着自己的心,它大声欢呼着往上涌,沟渠海汊灌满了水,浩浩荡荡;当它失望地退下去,这里又还原为烂泥滩。退下去的大海似乎耗光力气,躺倒了:但它心不甘,它在养精蓄锐;看它运足劲,陡地站起,溯徒骇河、秦口河、潮河、沾利河、朱龙河、小米河而上,在徒骇河、秦口河,它一气跑出了一百六十多里路(要不是水闸挡住,它还向前跑),它一边寻找,一边大口喘息,呼出的气腥咸腥成,在富国、下洼一带飘散。大海每天都这样两次跑来,从不间断,痴心不改。听,它一路呼喊着亲人的名字,声音有些嘶哑了。

  大海到底给大荒原带来了什么.难道像某些人哀叹的.是撒开的芝麻粒儿似的贝壳碎片,是千里斥卤,是贫瘠和苦难吗?不,大海给予这块土地一种特殊的养分。不信你问一问黄蓿菜、红荆条,它们就是吸收着这种营养长大的。它们只有在盐碱地里才生长,才长得旺盛;如果没有盐碱地,也许就不会有它们的存在(这表面和谐的背后,却是它们在同盐碱作着殊死搏斗.它们的根正是在这种搏斗中才一寸一寸扎深的)。在同类中间,它们不但不乏粗壮的茎杆,浓绿的叶子,而且“喝”着地下的苦水,却交出来有用的东西。黄蓿菜的叶子可食用,种子可榨油,灾荒年它救过穷苦人的性命!红荆条能在冬夜里为人驱寒,当地人院子一角,没有不垛一垛红荆条棵子的。它们对大地的回报则表现为另一种形式,深秋,下过两场霜,别处的草木凋零了.它们反而涂上火红火红的颜色,仿佛铺了一床绣着绒花儿的红地毯,让你很想上去打个滚儿。野兔们是最喜欢在这里做游戏的,不过这一族的小生灵不是举行跳高比赛就是跨栏——原来是担心被这簇簇“火焰”烧掉尾巴。黄蓿菜、红荆条就是这样用生命的燃烧把荒原装点起来,因为有了它们,荒原不再寂寞,不再黯淡;荒原因为它们而美丽。

分享:
 
更多关于“与大海毗连的土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