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塔镇的塔


□ 王方晨

  “我今天不能不打你了,”陶玉兰说,“我不打你我将会很难受的。但你别怕,我会打得很轻。”
  陶玉兰的动作无疑引起了人群的一阵惊呼,但是他们不解怎么会没听到耳光响亮的声音。远远地看去,陶玉兰就像是在随意翻看了一下孙小芹美丽的面庞。他们屏息住了呼吸,并期望着陶玉兰的手掌再次举起。
  
  1
  
  塔镇的塔是有些来历的。相传乾隆皇帝巡幸江南路过此地,金乡知县可就龟孙了。乾隆皇帝何许人也?哪会像现在的某些小科长,官还未入品就自以为当上了皇帝,人前人后地耀武扬威起来!乾隆皇帝人家是当着皇帝,却摆出当小科长,甚至是普通群众的样子,到了塔镇即下马落轿,既不打“回避”牌,也不喝令走卒开道,既不进设在塔镇的金乡县衙,也不进什么机关招待所,而是就地接受起万民的朝拜。金乡知县龟孙似的夹在群众中,陪同乾隆皇帝的大官不叫他,自然没能出列。乾隆皇帝欣然而去,民众陆续走散,知县带属下回到县衙。众幕僚皆有如卸重负的感觉,但议论还是少不了的。知县听着,冷汗就渐渐下来了。众幕僚见状,忙问端的。那知县迟疑再三,才说:“皇帝真的来了吗?”——那还有假?乾隆皇帝双脚着地时,人人得见半空里佛光四射。“我怎么也什么没看到?”知县哆嗦着发青的嘴唇。众幕僚闻言,皆哑然失语。想这知县也是识凶吉进退的人,不久便主动弃官,终老乡里。为乾隆皇帝头上闪现佛光之故,万民捐资,在其所立之处造了一座玲珑宝塔。后金乡县屡出赃官,非贬即刑,俱以县衙为凶宅,遂另迁今址,塔镇亦随后得名。塔镇的塔常于薄明时分现出重影,若有细细的下弦月照着,那重影则更觉清晰剔透,有好事者遂将其列为金乡十景之一,美名“灵塔呈瑞”。此塔之灵亦非妄说。某年某月某日,此塔尖上就颤颤巍巍走出个红衣老嬷嬷,抬手南北一指,言罢“我就保这一溜儿”,即倏然消失。果然,日久月深,红衣老嬷嬷所指的“这一溜儿”无一年不风调雨顺、冰雹退避,冰雹来时,常能在紧靠左右两侧的地方见到一些碎冰,细看则如刀削斧劈一般,分别对合起来,竟俨然一体。这讲的是塔镇的塔的灵异,当地百姓也早就信之凿凿。
  
  2
  
  一日凌晨四点钟前后,塔镇跨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总裁暨江草庙村村长江福兴遇上了这么一件蹊跷事,心头便马上克制不住地感到一阵惶乱。
  残月如钩,正是观赏“灵塔呈瑞”奇景的最佳时辰,江福兴走到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虽没那雅兴,但还是下意识地把头朝宝塔转了过去。
  可他看到了什么?塔尖不见了!
  江福兴这一惊非同小可,可怎么看那塔也是座秃塔。江福兴口里吸着凉气,也并未耽搁,抬脚就往江草庙方向走。至于江福兴一大早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这里就不要说了吧。
  江草庙原本距塔镇只有一里半路,但随着塔镇城建规模的扩大,现在的江草庙村民即使自称为镇上人也绝不会受到旁人的哂笑了。十五分钟过后,江福兴徒步来到江草庙的家里时,那只下弦月在空中已经很淡了。女人陶玉兰还睡在床上,他话也没说就掀起被窝躺了进去。陶玉兰醒了,说他:“你从哪里来的?身上凉冰冰的,怎么没让韩四化送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