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辑学视野下的刘向《列女传》


□ 赵莉萍

  摘 要:刘向《列女传》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女性专史和独立传记,也在中国编辑史上开了为女子编撰的先例。刘向《列女传》体现出明显的讽喻皇帝,有益风化的政治目的;编撰体例上以类划分为八卷,结构严谨;每卷都有其不同的编选标准;在编选思想上承认女性的价值,具有超前的女性意识。
  关键词:刘向《列女传》 编撰 特色
  
  刘向是西汉著名的经学家,也是中国古代编辑史上杰出的编辑家和理论家。河平三年(前26年),刘向奉成帝命校图书,开始了长达了20年的校书编目工作。刘向等在校书之余,利用所得资料编撰了我国最早的女性专史和独立传记《列女传》,“首次开创为各阶层诸名女子立传的编辑先例。”现从编辑学的角度试述《列女传》的编撰特色。
  《列女传》的编撰目的。刘向《列女传》体现出明显的讽喻皇帝,有益风化的政治目的。据钱穆《刘向歆父子年谱》考证,《列女传》成书于成帝永始元年(前16年)。《列女传》成书的直接契机如前所述,是刘向占有的丰富的历史资料,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刘向以史为鉴的政治讽谏目的。《汉书》卷36《楚元王传附刘向传》对此有明确记载:
  向睹俗弥奢淫,而赵、卫之属起微贱,逾礼制。向以为王教由内及外,自近者始,故采取《诗》、《书》所载贤纪贞妇,兴国显家可法则,及孽嬖乱亡者,序次为《列女传》,凡八篇,以戒天子。
  这段话说得很清楚,刘向编撰此书是有极强的针对性的,他目睹成帝的奢靡的生活,特别是宠幸出身卑贱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认为这逾越了古礼,危及了皇室和社会的安宁,于是把《诗》、《书》中的有关许多女子的故事编辑成书,从正反两方面来讽谏皇上,希望能起劝诫天子的目的。宋代王回也曾言:“向为汉成帝光禄大夫,当赵后姊娣嬖宠时,奏此书以讽宫中。”我们知道,赵飞燕是阳阿公主处的舞人,后被诏入宫,永始元年(前16年)六月,赵飞燕被立为皇后,其妹赵合德则被封为昭仪,姐妹转宠十余年,此间,成帝沉溺其中而荒于政务。而成帝时也是西汉王朝由盛转衰的时期,皇帝昏聩,外戚宦官专权,目睹这一切的刘向忧心忡忡,抱着对皇室的拳拳之心编成了此书,体现了他以著述当谏书的良苦用心。从列女传的具体内容来看,有许多话是直接针对皇帝宠赵氏姐妹有违礼制而言的。如《贞顺传》楚平王夫人伯嬴所言:
  妾闻:天子者,天下之表也。公侯者,一国之仪也。天子失制则天下乱,诸侯失节则其国危……今君王弃仪表之行,纵乱亡之欲,犯诛绝之事,何以行令训民!且妾闻,生而辱,不若死而荣。若使君王弃其仪表,则无以临国。
  这一大段言辞激烈的言论简直就是刘向在向皇帝指面指责了。《孽嬖传》所载夏桀之妃末喜、殷纣宠妃妲己、周幽宠后褎姒都导致了国家的祸败,这些例子都意在劝戒成帝不要耽于美色而祸乱于国家。
  《列女传》的编撰体例。《列女传》现存七卷,其体例如下。第一卷为母仪传,第二卷为贤明传,第三卷为仁智传,第四卷为贞顺传,第五卷为节义传,第六卷为辩通传,第七卷为孽嬖传。每卷为15篇(第一卷佚一篇,存14篇),载录从远古到西汉中期 105名知名女性。宋代王回说《列女传》“传如《太史公记》,颂如《诗》之四言,而图为屏风云。”可见,《列女传》在传记内文的写作上象《史记》,如对其传主的写法,是像史记一样,善于选取典型的事例刻画人物,还运用多种文学描写的手法如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神情的勾画、细节的展示以及环境的塑造等一系列文学手段来为人物塑造形象服务。《列女传》每卷末有类似于《诗经》的四言颂诗一首,阐发传文的旨意,如:《母仪传》“有虞二妃”篇称赞娥皇、女英的颂曰:“元始二妃,帝尧之女,嫔列有虞,承舜于下,以尊事卑,终能劳苦,瞽叟和宁,卒享福祜。”对娥皇和女英的行为进行了热烈的歌颂,从而达到了教化的目的。此外,书前有小序。刘向列女传在编辑体例和编辑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是我国第一部女性专史,它为我们考察汉以前的女性历史保留了珍贵的资料,它同时也开创了传记历史上的杂传体,它的出现标志着一种新传体形式的产生。在刘向之前的《诗》、《书》、《春秋》中也有关于女性的记载,但都只言片语,语焉不详;而《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中虽然有记述女性的内容,但未详记其生平,且未分类成传,“他是第一个运用此新体裁及叙事方式,脱出补续《史记》的范畴而别辟新领域者,所著《列女传》——第一部妇女通史——即是代表。”
  《列女传》的编选标准。综观全书,刘向用前六卷编选了他认为的有德行的女性,用一卷来记祸国的女子,从正反两个方面来达到其讽谏的目的。而用小序说明该书每卷的立传标准。刘向认为,只要传主有一事迹值得记载,就给予列传,因而他从不同的标准出发,分为如上七卷,每卷有其立传标准。如:《母仪》的标准,是要“贤圣有智,行为仪表,言则中义,胎养子孙,以渐教化,既成以德,致其功业。”《贤明》的标准,是要“廉正以方,动作有节,言成文章,咸晓事理,知世纪纲。”《仁智》的标准,是要“豫识难易,原度天道,祸福所移,归义从安,危险必避,专专小心,永惧匪懈。”《贞顺》、《节义》也都有其。不难看出,母仪、贤明、仁智、贞顺和节义都是刘向认同的优秀的女性品质。 《孽劈》的标准,是要“亦甚馒易,淫妒荧惑,背节弃义,指是为非,终被祸败。” 显而易见,刘向的编选标准突破了单一的节烈标准,《列女传》所选的节烈女性从数量上看,仅《贞顺》、《节义》两卷所载十余人,这在全书所占比例中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从具体内容来看,刘向对当时儒学所倡导的对女性所要求的伦理纲常并不是一味赞同,而是采取了一种宽容的态度。所以说,“刘向传列女,取行事可为鉴戒,不存一操”(《明史·列女传》序)对刘向的编选标准给予了充分肯定和客观中肯的评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