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未来十年改革的关键问题


□ 张文魁

  一个现代政府,应当公权经由民授、越权能受纠处、运作透明廉洁、问责清晰明确

  未来十年,中国这艘载着13亿多人口的巨轮将驶入下一个航段,尽管方向基本明确,但面对这片未知水域,我们需要以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为厘清航线尽绵薄之力。

  十年成就源于改革红利、开放红利和重化工业化红利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总量从10万亿人民币跃升到近50万亿人民币,人均GDP从1000美元上升到5400美元,步人上中收入国家的行列,同时,贫困人口大为减少、社保体系长足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这样的成就,对十多年前弥漫的世纪末悲观气氛似乎是一个莫大的反讽。

  十年前,决策层其实心中有数,认识到中国在重重矛盾和困难中仍然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后来作出了战略机遇期和矛盾凸显期的判断。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针对国家的发展情况,决策层特别提出了科学发展观,注重建设和谐社会、鼓励自主创新和推动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这些成绩的取得,主要基于年均10%以上的强劲增长。在笔者看来,过去十年的强劲增长,’主要来源于三个红利,即改革红利、开放红利、重化工业化红利。在上世纪末有一轮大刀阔斧的政府机构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行业主管部门被果断地撤销,国有部门显著收缩,从而经济自由度空前提高,私营部门的活力得到释放,为强劲增长提供了制度基础。2001年,中国毅然加入WTO,其带来的开放红利之大,恐怕是我们自己当初都意料不到的,也让我们感到了中国的企业部门在一个开放的竞争环境中具有怎样的韧性。中国不但成为第一出口大国,与全球产业链的交互程度也显著加深。本世纪初人均CDP达到1000美元之后的消费升级加速以及城市化进程加快,推动了中国重化工业化浪潮不断高涨,将许多年份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带到15%-20%的高水平,使重化工业在全部工业当中的比重从50%多攀升到70%,成了经济强劲增长的最大来源。

  回顾过去十年,可以发现,中国的巨大发展一半是机遇,一半是准备,机遇给了通过改革而做好了准备的国家。

  未来十年的挑战和机遇未来十年,中国的机遇在哪里?我们准备好了吗?

  从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来看,中国的发展空间仍然十分巨大。但是,发展空间和增长速度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高速增长必然伴随生产率可以快速上升的支柱部门的出现,而能够持续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则需要更多的条件,譬如需求端的国际贸易或者收入分配等方面的条件。中国的重化工业化和全部工业化都没有完成,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但是,过去的支柱部门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要么已经逐渐消退(如钢铁产业),要么已经显得不甚稳定(如汽车产业);而新的支柱部门无论是从全球产业变迁规律还是从全球技术革命趋势来看,还没有明确地显现出来。

  更重要的是,过去高速增长所积累的失衡已经变得非常巨大,将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令人头痛的反制力量。贸易环境的恶化自不必说,国内不均衡发展过程中的“滴落效应”似乎受到某种持续的阻碍,使得国民收入分配存在一些严重问题,这不但影响经济增长,而且对社会和谐是一个潜在威胁。人口红利的消失和资本形成率的高企,使我们在要素投入方面的空间也缩小了。如此看来,单从经济增长的维度来观察,中国的机遇即使还在,也已经不如过去十年那么大,增速的下滑可能是我们需要意识到的一个事项,尽管下滑程度不一定非常严重。但是,增速放缓对各方面的影响将意味着一个敏感期的到来。好消息是,我们现在正在预演经济下滑并在被动地承受压力测试,而这可以提高政府、企业和社会的适应性。

  更严峻的挑战在于,过去逐年积累的失衡和矛盾如何才能得到控制、缓解,并最终得到消除,使之不会危害社会的稳定和增长的持续,并能够朝着更加平衡的方向前进。增长的下滑和发展的放缓即使在可管理的范围之内,经济体系内部也会发生痛苦的自我调整和重组,公司部门、金融部门、劳动力市场可能会出现许多的摩擦性歇业、违约、解雇,等等,这些因素会加剧社会的脆弱程度。财富分布、收入分配、个人机会、社会分割、社会流动性等方面的失衡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再加上土地等财产权利和一些人身权利受到无端侵害,这些因素对民众思绪带来的影响无法像经济增长那样可以用指标加以清晰度量,或者无法测度到真实的数据,我们面对的似乎是一个无法预知的社会黑箱,使整个社会进入一个脆弱期,这可能是最为严峻的挑战,而经济增长的下滑可能会起到刺激性的作用。

  中国仍然有机会。,对经济领域失衡的逐步纠正就可以创造足以维持7%以上的增长空间,并有利于缓和社会矛盾。一个恩格尔系数还接近40%且在连年高速GDP增长背景下没有明显下降、拥有13亿以上人口的经济体,其内部市场潜力没有释放出来是因为受到了某种阻滞。在生产方面,上世纪末那一轮政府部门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所带来的经济自由度的提高和私营经济活力的释放,在过去几年也明显受到了阻碍。消除阻碍,无疑就会带来机会。在重化工业化那样自然到来的机遇逐步消失之后,我们对于这样“睫在眼前长不见”的发展机会,不能视而不见。不过,这需要以新一轮改革来做出充分的准备,以抓住机会、迎接挑战,顺利度过敏感期和脆弱期,在未来十年把中国逐步带上一个经济更繁荣、民众更富足、国家更现代的新台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未来十年改革的关键问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