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栅:激动被谁叫醒(散文·外一入篇)


□ 格格

  去乌镇之前,我是没有一点准备的,甚至不知道西栅的名字。不单单是因为出行时间的紧迫,实在是我想找一找萍水相逢的感觉,让心中沉沉入睡的激动被一种陌生的呼唤叫醒着,飞扬在高远的天空。

  不巧,游览乌镇的那日却下起了小雨。这雨,不紧不慢,淅淅沥沥,和人的耐力一起赛跑。后来才知道,老天是何等的眷顾于我,竟让我在飘飞的雨丝中看到了乌镇素面朝天的真颜,听到了乌镇最纯粹的声音!

  和几位朋友清晨乘车从杭州出发,穿过道道青翠的桑林,只一个多时辰,乌镇的街市已在脚下。同行的一位朋友建议先去游览西栅,大家同意了。在我看来,东栅西栅应该是乌镇怀抱里的一双儿女,亲近哪一个都让我欣然往之。

  或许是因为雨天,或许是因为西栅的位置距镇中心远一些,来西栅的游人并不多,且几乎都是散客。没有了旅游团队呼呼啦啦的喧闹,倒使西栅出奇的安静,连飘落的雨点也羞涩无声。

  一只手摇的大木船,载着聚拢而来的人们踏上了铺满青石板的老街,于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群人便无声无息地淹没在陌生的雨巷中。依旧是江南的黛瓦白墙,依旧是古镇的朱门镂窗,依旧是水乡的石桥木船,依旧是亭中的水阁茶屋,这江南或远或近的独有,被一道道的雨帘装饰得朦胧而又悠长,浸润得苍老而又柔曼,犹如古旧宣纸上的一幅水墨丹青,韵味自在其间。而我们,只不过是一些随处移动的墨点,带着现代的气息,止步于古朴的沉思。

  我们几个人,沿着镇中的一条主河,循着河边一条弯弯曲曲的老巷,缓步而行。雨点轻轻地落到石板上,微微地溅起细碎的银亮,悄悄地触碰着我们的脚面。雨滴,成了我们缓步老街的温柔旅伴。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的,是巷子两旁大都空无一人的老屋。这些完全保存着古旧风貌的老房子,门窗微启,大都没有上锁。轻轻地推开,立刻能感觉到历史在时空的变换里的轻轻呼吸。这种感觉是奇特的,独有的,不管你走出多远,打开多少门窗,穿过多少宽堂窄厅,抑或是走出华丽走进斑驳,历史生生不息的韵脉清晰可辨!这样的感觉是撩人的,情不自禁的,看着同行的一位朋友手抚一扇朱门侧身而立,凝目而思,我的镜头里就藏不住晶莹的湿润。我看着他,更想看到他背后的一切。

  巷子幽深而长,大多以石桥隔水相连。和西塘、周庄所不同的是,这里很少能看到做生意的人家,居住在此的也不多见。偶尔的几家小吃店,也是以备游人之需而设。没有晃眼的招牌,没有揽客的叫卖,一切,只在安静里看着我们路过或停留。因为这样,我的双眸装不下的,除了古镇的朴素,就是刻在每一条街巷、每一座石桥上的或短或长的诗行。短章如果记载着乌镇的厚重与苍凉,那么长赋就该是乌镇曾经繁华与兴盛的秀骨风姿。读懂这样的诗赋无人最好,雨中最好。心静到无声,历史才会吟唱。

  不知不觉,早已经错过午饭的时间。我们在临河的一家小店窗边落座,透过敞开的窗口,看河面的乌篷船静静地划过,留下几痕舒心的波纹;看无语的石桥一座座安详地睡在河面之上,枕着时光的臂膀抚弄着柳绿花香,心如畅饮了几杯三白酒,微醉似潮。难怪同桌的朋友捧着一碗素面,满嘴却飘着烧肉的浓香。那一刻,在这样的清幽里,我简直要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窗里的画中人还是窗外的静立者。时间的连接,在此已经无痕无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