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水中央


□ 许长文(满族)

  天刚蒙蒙亮,姚老八就起来了。

  他轻手轻脚的,怕把睡着了的老妈惊醒。老妈七十多岁,病了,多种器官衰竭,饮食渐渐减少,大有下世的光景。请来的乡医说,没些天了,想吃点啥就给她弄点啥吧。老八是个孝子,成天围在老妈的跟前,问,妈,你想吃啥?老妈摇头,再问,还是摇头。老八动情地问,妈,你说吧,想啥,你就说吧,现在日子好过了,不差钱。妈妈张了张嘴,好长时间才吐出三个字,梭子蟹。

  梭子蟹是辽东湾特产。辽东湾也叫西渤海,有三条大河注入,水质好,适宜各种海洋生物生长,梭子蟹在这里繁殖很快。

  听得清清楚楚,老妈要梭子蟹。半年前,老妈刚见病,老八要给她买鱼做汤,她不让。老八到县里的水产批发市场,转了半天,看见刚进来的海飞蟹,活的,还在动,夹上绑着皮筋,老八买了五只,价格不菲,妈想吃,再贵也舍得花钱。放到锅里一煮,刚上气,老妈在屋里说话了,这么腥,不是当地的梭子蟹,是人工养殖的吧,海飞蟹。老妈是啥人,是跑了一辈子海的渔婆婆。年轻时,丈夫打筏子,她给织网装网,两人合作,年年好收获。她织的网,网眼儿放大两个线疙瘩,打上来的都是大个儿梭子蟹,成车拉,从春分开始一直打到霜降。经她手煮出的梭子蟹能拉一火车。现在,老八犯难了,这几年西渤海穷透了,打不上来螃蟹,有时碰巧捞上来,也是瘦瘦的不到一两重的小蟹。更何况,现在是船上坞,橹上房,人进屋,连筏子也都拽到沙滩上睡大觉,封海。可是,老妈就这点要求,打了一辈子海的人,不能让老妈带着遗憾走。

  老八决心闯海一试。他知道,这次闯海非同一般,是一次苦旅。白天,他顺着海滩察看,一排排筏子光着屁股在沙滩上懒洋洋地打瞌睡,大橹换成柴油机后,勤快人把橹架也拆去了。柴油机让主人搬回家,筏子后面光秃秃的,去了橹架的筏子,像切去屁股的人。只有个别人家换不起机器的,还在使橹。他家的大橹挂房檐上也有几年了,这橹是爹爹留下的,不能毁,留下个念想。橹架早就进了炉膛。也许他能碰上一只有橹架的筏子。还真是天不负有心人,王老五的那架筏子,就在潮水线上。

  老八猫一样,从柜橱里抓出一块大饼,揭开窗下的小缸,用指头夹出几片咸肉,揣起一团网线,扛起一丈多长的大橹,出了院。向东,东边是海。

  走出院子没多远,就看见海了。七月的渔村,还在睡梦中,现在是休鱼,不出海的渔民也难得多睡一会儿。往天这时,姚老八躺在炕上挨着媳妇做美梦。今天,他要干一件偷海的事。他背着媳妇,背着娘。他怕惊动屯里的狗,从屯子后边走,轻手轻脚,连屁都不敢响放。

  到了海边,天边还不见一丝的亮光。姚老八心里暗暗高兴,正是这时候看海的人困得想不睡都不成。封海是件大事,这些年,海上资源越来越少,省政府下令休渔,让放流海里的海蜇长大些再捞。这些年吃海蜇的人多了,价格看涨,渔民见着海蜇就捞,不管大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