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研究的分野与批评的理想景象


□ 阎晶明

  改革开放三十年,各行各业都在回顾总结。新时期文学同样走过一段不平凡的道路,缤纷的人物、耀眼的作品,迭起的思潮,让人眼花缭乱。在此,我想就一个小问题谈一点感受。
  我认为文学研究应该分野。这一想法是基于对文学批评现状的思考。
  文学批评是“第九个缪斯”,这样的认识是从古希腊时代就有的。文学批评应当处在艺术与哲学的中间地带,批评家未必一定要有自己的创作甘苦才能评说别人的创作,但批评家一定要有良好的艺术感觉、敏锐的捕捉创作动向的能力,有清新灵动的笔触,才能在批评领域真正有所作为。而批评家又不是完全靠感性表达看法的读者,他要有文学史的常识,有文艺理论的准备,批评大家还常常有哲学、语言学的背景。批评在一定程度上是个悬置物,它处在感性与理性的中间地带。批评家不一定要在一篇文章里尽显自己的理论学说,因为批评的对象通常是当下文坛最鲜活的作家作品,批评家可以不客观地评说,可以把个人好恶适度地在批评活动中加以表现。但他的个人好恶又必与自己的学术准备相关联,是从他的长期训练中生发出的一次述说。批评的妙趣就在这样一种艺术感悟和理论阐发的融合中体现出来。好的批评文章总是能让人感觉到艺术长河、文学星空的存在,又能让人读到批评家对具体的一个作家、一部作品的精妙发现。如果一个批评家在其批评活动中让我们看到这样一种融智慧与才情,将当下的文学现场和个人认定的“创作规律”结合起来,批评的乐趣,批评独立存在的空间才能让我们体味到。
  新时期以来,文学批评走过了既有轰轰烈烈、又不无沉寂和尴尬的历程。20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文学批评界先是热衷于各种理论的引介和讨论,特别是“新三论”的热闹,那些理论多大程度是和文学有关的以及是否必需,似乎并没有引起论者们关心,它们在西方文艺理论界的来龙去脉也没有人细问,大家只是对用这样一种“学术”的、“工具”性的理论来谈文学,充满了好奇和新鲜。但这样的热潮并没有扎下根来,面对作家作品的文学批评,仍然是以“中国式”的方法进行着,比如对各种新起的文学思潮和创作流派的评论,80年代涌现出的很多中青年批评家,发表过许多让人耳目一新的批评文字,无论是讨论文学批评本身的功能、作用和特质,还是评论新起的作家作品,批评的力量和魅力是给人印象最深的。可以这样说,“当代文学”作为一门学科在那时的高校里还并不成熟,有资格以当代文学为专业的人也比现在要少得多,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百年历史”还没有打通或被“综合”,批评家们因此保持了一些与文艺理论研究专家、文学史研究学者不同的读解文学作品的方式和作文风格。
  这个看似并不深刻的话题如果能够成立的话,我对当前批评的状况判断和建设意见里就有一条:文学研究应当分野。“分野”这个词的引申含义,就是指事物的范围、边界。三十年来的文学批评发展到今天,人才队伍更加壮大,批评阵地也足够使用,批评家与作家的密切程度更高了,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文学批评并没有出现人们担心的寥落景象,它的“学科性”更强了,研讨会也罢,“整版评论”也罢,批评家和作家的关系更为紧密了。但批评却并没有因此树立起应有的威信,而且诚信问题正在成为制约其影响力和可信度的重要因素,这可能正是批评在其发展道路上遇到的真正难题。关于批评的诚信问题,创作界、读者以及批评界内部都有过很多诟病、剖析和讨论。批评的品格常常被提出来质问。这自然是必要的警醒。但我认为,真正要让批评成为一种独立自足的存在,还应当在学术的边界、批评的功能、批评的特质上多加修正,而不是简单地放归到“诚信”一语上加以表态和慷慨陈词。我也因此想到“分野”这个说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