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养牛经


□ 宫 林
养牛经
宫 林


  一
  
  先郑重声明,别误会,海叔不是养牛专业户,他每年只养一头母牛。
  养这头母牛,为的是赚个牛犊子,到第二年春上牵到集市上换回沉甸甸一匝票子来。这当然发不了家,致不了富。加上老婆搅劲,三年前得个偏瘫,干不了活,还得用药养泡着,因此海叔常叹,这辈子都难以奔上小康了。别人劝他,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蹦着活走着活躺着活,到头来都一样,少不了身上扣个土馒头。你瞅瞅你老婆,拄着拐杖子,一步三摇,不管面前有人无人,人多人少,大人小人,她总是点头哈腰地晃动着,脸上还漾着笑眯眯。村头的老哥们因此取笑海叔,这二年你能轻而易举养出牛犊来,跟你女人的好态度有关,好态度决定好命运嘛。她有时还顾不了身子疼,趴下来给土地爷磕头呢。海叔偷着乐。心想那是磕头吗?还不是捣空了拐棍,失了平衡。他禁不住朝笑得厉害的老扁嘴扔了一句,爬你嫂子床那头睡去吧。老扁嘴反击说,你瞎个熊眼,咋看见是我说的了?海叔说,我眼瞎耳不聋,听见的。你也不比我好过多少。
  村口这帮老哥们开始了唏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住在村口的矮房里,瞅瞅村里的高房阔厦,无限滋味溢上心头。两手握锄,两脚蹬土,眼瞪得老大,时刻盼着土里刨出个金娃来,头顶烈日,汗珠子叭叭作响,锄禾,奋斗一辈子了,老了,都没想到盖起的瓦房留在村里儿孙住,自个“退休”在村口的“趴趴房”里。相互瞅瞅,“趴趴屋”如同多胞胎的兄弟,一模一样,绕着村口排列着。房顶的耗子可以毫不费力地从一家窜到另一家。大伙分分烟,吸上,继续打扑克的打扑克,下土棋的下土棋,老鸹卧在猪身上,谁也不说谁黑了。
  仔细一想,海叔以为老扁嘴的话不无道理。他曾经有过连续死掉三头牛的纪录。不说别人,把他自己气得将牛槽掀翻在院子里,抡油锤打个粉碎,中午的饭也不吃。他只觉得这红石牛槽太晦气,打碎垫井台,才更合适。家里人以为他养牛沾了牛脾气,犯了疯牛病,连平时说话横声刺气的二儿子金蛋也躲了出去吃饭,没人劝他。
  合该倒霉。他一锤下去,当地一声震耳,一块碎石应声而起,在空中划了道弧线,不偏不倚,直奔二儿媳妇的面门而去。她正端着碗在灶屋门口喝面汤,几丈的距离,那碎石竟然过去了。儿媳惊叫一声,下意识举碗遮挡,碗给击碎,热汤溢在手上,烫得她哇哇大叫,一蹦三尺高,骂一句海叔:
  “熊老头子,一干活,哼哼唧唧的,以为你折了骨头断了筋,砸石槽,哪憋出的劲?”
  海叔明白了问题严重,马上笑着说:
  “我不是瞎吗?没看见。地球人都知道。”
  二儿回来,见女人在井台洗手脸,地上的碎碗底还在滚动,马上明白了。他干咳了几下,算是提醒海叔注意,他有话要说。连海叔自己都说,金蛋比他哥老包强,说话有气魄,拿得住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