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魇命运及其他


□ 容铮

  梦魇

  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某个傍晚,我和我的小姐姐,还有一个叔伯弟兄一起去观看一次葬礼,看热闹的人很多,我们很快就在人群中被挤散了。我呆呆地站在田野里,手中还攥着小姐姐替我从花圈上摘下的“八仙过海”中的“汉钟离”,我还记得“铁拐李”落到了我那个叔伯兄弟手里。但我终于发觉远处升起薄雾的茫茫田野里只剩下了我自己,人群已经消失了,我在坟头边坐下来,心里凄凉万状,感到这世上的人大概已经死光了。我又坐了一些时候,直到周围的空气完全沉静下来,我才从坟头底下听到了细细的喘息声,渐渐变得粗重,并且开始分叉、重叠、支离破碎……我沉默良久,最后终于猜到原来他们一定是把自己也埋在里面了。

  隐匿的通道

  数千年来,匪徒和走私者们利用乡间小道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所有的官方检查站,他们的足迹遍布每一条街道、小巷、田垄、堤岸……交织而成的道路网,大摇大摆地从排满警卫的车站大厅外走过,甚至有许多相当美丽的女子也通过各种关系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她们从蓝色的小轿车里探出身来,小心翼翼地踏上因干燥而浮起半寸灰土的小路,旁边是一间高高堆起袋装水泥的破旧小屋。当然,这只是再普通不过因而产生了最成功效果的伪装,她们侧着身子紧挨墙壁小心翼翼走过去,然后在房屋深处穿过另一间只有两面墙壁的小屋拐上另一间类似的小客厅……大体说来,他们通过这样毫不起眼的方式建立起另一个道路网,支撑着他们那个不为外人所知的世界。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由普通人们深沉的睡眠所结成的平安生活的床下,同时进行着由灯光辉煌的宴会,交互碰撞的酒杯、永无休止的密谈、赌徒、舞女们所组成的一个热闹的世界。当然我们还可以走得更远,我们人类大部分的活动、真正的交往总是隐藏于平静的生活和表面的语言背后,所以你若对它感到难以理解、身处局外也就算不上什么奇怪至极的事情了,

  兵马俑的魅力

  第一批兵马俑烧制成功的日子里,始皇帝大大地发怒了。凭良心讲,这些陶俑相当精致,但是表情僵化,显而易见的是,对工匠们来说,始皇帝的想法是一个令人感到厌烦的任务,他们不得不细心地完成,惊恐的心当然无暇顾及到它的神韵,致使皇帝大人要把他们统统杀掉、尽快杀掉。丞相李斯有不同意见,他在一篇相当精彩的致皇帝书中委婉地主张把他们全都关起来,并长篇大论、逻辑严谨地述说了这样做的好处,首要的一点就是:如果把他们杀了,兵马俑的梦想也就化为泡影,皇帝被说服了。被分别关起来的工匠们在监狱里无所事事、寂寞难耐,有些有慧根的就渐渐陷入冥想状态,后来状态被看守们粗暴地打破了,他们终于感觉到有大块大块的湿泥不断地落到自己头上,并且把刚睁开的眼睛“咵”一声糊上,他们立刻跳开了——原地的泥已经堆到一人多高。看守们走了。在之后那漫长的岁月里,以手为媒介,绝望而沉默的工匠们缓缓地将自己的生命注入其中,从湿泥到陶坯,最后成为一个人。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在地下埋葬了两千多年并且栩栩如生的兵马俑。当兵马俑烧成的日子里,幻想不朽的始皇帝的尸体正车行在骄阳酷暑的大道上渐渐腐烂,兵俑们被拉出来布放于蛆虫们面前,旁边是被车裂的丞相的尸体,被遗忘的工匠们饿死狱中,只有他们最后那几年的生命和陶俑一起被埋在地下保存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