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民时代”的作家


□ 董炳月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作家和日本作家都是在国家意识觉醒和民族主义精神高涨的背景上展开自己的话语行为。在民众被高度“国民化”的时代作家不可避免地会被“国民化”,“国民”的内在规定性及其话语行为主体与这种内在规定性之间保持怎样的关系,决定着话语的基本内容与形态。
  平江不肖生开中国留学生文学先河的《留东外史》于民国初年在东京开始创作——这一事实在多重意义上均具有“原型”性质。尤其是作品表现出的鲜明的反日、侮日态度,不仅是甲午战争之后日中两国侵略与被侵略的关系在国民感情层面上的折射,而且显示出中国现代国家意识、民族精神与日本扩张之间的因果关系。这种情感也为留日的周作人、郁达夫、郭沫若、孙工拥有,并通过留日作家的口被理性化地表现出来。一九三六年初,郁达夫在《雪夜——自传之一章》(发表于《宇宙风》)中说:
  只在小安逸里醉生梦死,对圈子里夺利争权的皇帝之子孙,若要叫他领悟一下国家的观念的,最好是叫他到中国领土以外的无论那〔哪〕一国去住上两三年。印度民族的晓得反英,高丽民族的晓得抗日,就因为他们的祖国,都变成了外国的缘故。有智识的中上流日本国民,对中国留学生,原也在十分的笼络;但笑里藏刀,深感着“不及错觉”的我们这些神经过敏的青年,胸怀那里能够坦白到像现在当局的那些政治家一样;至于无智识的中下流——这一流当然是国民中的最大多数——大和民种,则老实不客气,在态度上言语上举动上处处都直叫出来在说∶“你们这些劣等民族,亡国贱种,到我们这管理你们的大日本帝国来做什么!”简直是最有成绩的对于中国人使了解国家观念的高等教师了。
  同年年底,周作人在《谈东方文化》(发表于《立报》)一文中表达了类似的认识,指出:“一盘散沙似的中国民族近来略略养成了一点民族思想国家观念,这都是受日本之赐。”日本的侵略是现代中国“国家想像”的主要材料,现代中国的民族主义精神主要是以日本为指向的。这种精神投射在作家的创作、思想活动以及生活形态之中,除了前述《留东外史》的创作,另有孙工《续一个青年的梦》与包起权《肉弹》的创作,有周作人“儒家文化中心论”的提倡,甚至有平江不肖生的投身抗日、送子参军(空军)、父子两代在空中、地面与日本入侵者进行“立体作战”。诞生在抗战烽火中的《义勇军进行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这个事实象征着近代日本的侵略行为与中国人国家意识觉醒、民族主义精神形成之间的直接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该曲的词作者田汉和曲作者聂耳均曾留学日本,而且,聂耳溺死在东京附近的海里。
  日本现代作家在思想状态、情感状态方面与中国新文学作家之间存在着很大差异。这种差异起因于国民身份的差异。他们是作为在东亚的现代化过程中率先获得成功,并因此展开对外扩张的日本国的国民生活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樱井忠温创作《肉弹》,佐藤春夫创作《亚细亚之子》并作为“笔部队”成员往中国前线(以及东南亚)采访,武者小路实笃放弃和平主义理想、创作支持战争的《三笑》,片冈铁兵维护“皇国文化观”,所有这些话语行为本身都承担着国家意识形态的功能,成为近代以来日本对外扩张的工具,因此具有帝国主义文化的性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