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乡,还乡


□ 田东照

丁国义是市委书记,年前退了,因忍受不了官场的势利,决定逃离城市,和老伴一起回老家东峪村过年。在位时,丁国义没少为东峪村做好事,可是下台后,老家人民竟然把他做的好事一笔勾销了,这让丁国义十分难受。他发现了三个解不开的疑团:一是只比他大一两岁的马吉祥的死,二是镇长李军的辞职,三是村支书孙志荣的一堆反话。丁国义在东峪村再也呆不下去了,他又逃回了城市。读到这里,我们发现:故事才刚刚开始……



大年三十日的下午,丁国义和王慧走进东峪村。他们腊月二十八到达县城,县里的宾馆已放假关门,总经理忙叫回一个厨师,为他们夫妇二人做了两天饭,直到今天下午,县里才派车把他们送到东峪村。王慧曾对县里住两天提出异议,丁国义说,你不懂,农家年前最忙,去早了给人家添乱。因此把进村的时间严格控制在大年三十下午四点以后。
现在是下午四点十分,他们走在东峪的村街上。两人并排而行,共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提包,那情形同外地工作赶回来过年的本村人一样。日程是由王慧计划安排的:每户住两天,四户八天,正好是春节假期。正月初九打马回朝,官场那套庸俗势利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他们呢,虽然经济上需支出四千元,但精神上却是满载而归。
此刻,村里的年味已经很浓了。家家门窗上对联、窗花贴得红彤彤。红灯笼也在门楣上方挂好,单等夜间发挥作用。穿了新衣的孩子们东一群,西一伙,鞭炮装在口袋里,一个一个零放,空气里充满烧肉炸糕和火药混合的特殊气味。
他们首先走进李来福的院里。丁国义举手敲了敲门,没等主人应声就推门而入。他知道此地没有敲门习惯,互相串个门儿,都是伸手推门,长驱直入。他这敲了两下就进门,算是城市规矩和农村习惯兼而有之了。
他俩的突然出现,使李来福夫妇愣怔着不动了。
丁国义哈哈一笑:“老李,丁国义!”
李来福“噢”了一声,依然愣怔着。
丁国义叹了一声:“看来我的确老了,老得你们都不认识了。”
李来福的老伴胡三梅说:“不是不认识你,今天大年三十呀!你怎么……”
丁国义笑道:“那年,我是回家过年的头一天来看你们,大嫂你说,你要能和我们过个年多好!又说,我这是说傻话呢,你媳妇和孩子还等你回去过年呢。大嫂可记得说过这话?”
胡三梅说:“记得,记得,那时你在镇上当书记。”
丁国义说:“当时我说,以后一定想办法和你们过个年。话是说了,却一直没有兑现。现在退休了,自由了,来兑现诺言来了,欢迎吗?”
李来福仍在惊叹:“哎呀呀!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啊!”说着,老两口忙接包让座,倒水递烟地忙开了。
王慧把包里的东西取出一份,一一搁到桌上。
李来福慨叹道:“来就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王慧说:“花不了多少钱,老丁是回家过年来了,能不带点东西?酒和茶是老李大哥的,糖果是孩子们的,肉食是公共的,这件羊毛衫是大嫂的,大嫂来试试,我担心不合身呢。”
胡三梅脱了棉衣试羊毛衫,长短肥瘦正好,人也精干了许多。她摸着胸前,捏捏底边,感动地对王慧说:“你真会买东西,比等上身子买下的还合适呢。”
王慧笑道:“不是我会买,是老丁会说,说得准。买以前我向他调查过你们的情况,比如身高、胖瘦、肩宽、胸围的大致情况,全是他提供的。”
李来福说:“可见丁书记心里有我们,这么些年了,还记得我们是个啥模样呢。”
胡三梅不知说啥好,眼里快要流出泪来了,说道:“你们先歇歇,我去做饭。”
丁国义说:“午饭县城吃过了,晚饭不急,咱们一起吃。王慧没见过咱们这一带的黄河是个啥样儿,我领她到河边走走。老李替我跑跑腿。我这次来,还是冲着当年那四家联系户,你把这点东西送去,每家一份,并告他们,不用着急,我们计划在每家要住两天的,到时我们自己就去了。”
王慧说:“羊毛衫都让试试,要是不合适,我给售货员说好了,可以带回去掉换。”
李来福说:“行行,我就去。”又对老伴说:“你把西窑再收拾一下,把那两床没用过的新铺盖拿出来早点铺衬好,让丁书记他们放展身子歇歇。”
丁国义说:“退休了就没职务了,咱们互相称老,你叫我老丁,叫她老王也行,名字也行,她叫王慧。要记住噢,并告知其他三家,统一称呼,行不行?”
李来福说:“行行,叫老丁更顺口。”
丁国义:“那我们出去走走。”
出了李家院子,向右一拐,顺着一段大约三十来度的缓坡走下去,便是滔滔黄河。王慧高兴道:“一看到黄河,我就真切地感到我们已经远离城市,来到我们想来的地方了。
丁国义点点头。
王慧又说:“此时此刻,我更觉得咱们回乡过年的决策是正确的。你说呢?”
丁国义说:“应该说,是你的决策是正确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