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诗人雷雯


□ 管用和

我出版了一册诗与散文诗的选集,托雷雯的弟弟文熹转送给他。没想到诗人已与世长辞了。我除了震惊、惋惜和悲痛,一时无言。惭愧,这位我的老师辈的诗人,生前曾多次将他的诗集赠给我,而我却从来没有过回赠。不是我高傲自大——我没有这方面的本钱——是觉得自己出版的一些诗集里的作品平庸,怯于给他。总想等到出了选集时再送给他。因为选集里的诗是经过自己精选的。谁知选集来时已晚,他永远也看不到。
我是一个自卑的人,中国的诗坛上诗人灿若繁星,自己只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基于自知之明,我与一些名诗人名编辑交往甚少,虽然我曾经多次和好多的名诗人和名编辑一起开会、旅行,有机会与他们交往,但自卑感总使我缺乏勇气。我写作还算勤奋,当时的文艺刊物很多,稿子多了,就广泛地投稿。自知作品浅薄,好坏从听编辑安排,羞于去与一些名人拉关系,套近乎。因此,尽管我在全国的好多刊物上发表过一些作品,但向我约稿的编辑不多,外地的则更少。没有料到的是,有一天,自北方来了一位长者,说是他们出版创办了一个大型文学刊物《北疆》,要我给他诗稿。记得当时我的抽屉里确有好多诗稿,却不敢随意给他——这是一个外地刊物的编辑第一次登门向我约稿,我一时受宠若惊——得慎重一些啊。就答应过些时寄稿子给他。这位长者,慈眉善目,温文尔雅,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连清茶也没顾上喝一杯。
来的陌生的约稿人就是雷雯。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湖北老乡,是一位受过苦难的资深德高的老编辑、老诗人,他自己也没有说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后来,我收到他寄来他的诗集《雁》。读罢,肃然起敬。他的诗的确写得不一般。我也去过他去过的一些地方,像泰山、崂山。却没有像他一样写出那么多的诗来;虽然我也写过几首,相比之下,自愧弗如。再后来,又收到他的一封信。他在信中问我是否有新的诗集要出版,并介绍某出版社出版计划,叫我与正在编辑此诗歌丛书的某诗人联系,联系方式和通讯地址,写得十分详细。那种对我的关切之情,实在令人感动。好像我与他并非初识,而是老熟人老朋友。此后,我与他的弟弟文熹认识,了解到雷雯令人慨叹的一些经历,我更加敬重这位老诗人了。雷雯1927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解放前,就读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1947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后投笔从戎,在东北后勤部政治部做宣传工作。1954年转业到黑龙江出版社当编辑。不久,便被卷入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受冤23年,历尽磨难。说实话,我过去也受过一些折磨,吃过不少苦头。被降过工资,挨过批判,饿过肚皮,到“文教农场”(也叫右派农场)、“干校学习班”干过力所不及的重体力活,心身都受到莫大的损害。但与雷雯长时间在生死线上挣扎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他后来又约我写过一篇散文,并来信说我这篇散文写得好,鼓励我多写一些。但我从来也没有主动向他投过稿,不是不想投稿,我知道,像他这样热心帮助别人的好人,手中的来稿一定很多很多,我向这样的人投稿得十分慎重,深怕增加他的压力和麻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