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她唱,别让她疯掉


□ 苏 菲

抛开围绕《无穷动》的所有八卦,我还是觉得刘索拉可惜了。当片尾响起她的音乐和孩子般(真的是孩子般!)的歌声,我脑子哗地“白”了一下。事后就不断有遗憾袭来:宁瀛为什么不让刘索拉多唱一些,而要让她突兀地疯掉?
2001年,刘索拉多年的海外音乐经历暂告一段落回国,出版了《行走的刘索拉》。在与音乐学院田青老师的对话中,谈了她的游学经历和心得:走进黑人音乐家圈子,从蓝调到爵士乐;从传统爵士到自由爵士,通过自由爵士,再去懂传统爵士和爵士的人生观,再回到自己。
我是那本书的读者,我看到了她在大大咧咧的话语中试图犀利地要表达的那点东西。她说:
音乐是一种特别不能掩盖的东西。爵士乐是不能骗人的。一上台,该怎么着就得怎么着,你是什么人就是什么声音。这个空间里,使人感到特别悲哀的是,经常你会非常赤裸裸的……这个时候是谁就是谁了,今儿就是今儿,没辙。
“你能不能摸琴,别弹琴。”摸琴是用脑子在摸,不是老师叫你怎么弹。这个“摸”就是人文的,“摸”就是一种哲学观,你必须知道怎么去摸。(笑)
你们要学会怎么摸这个乐器,包括唱也是,其实不是唱,我老说唱的声音是从脚底下发出来的,而不是嗓子,不是腹腔,也不是其他什么地方,而是脚底下那个根。其实唱这个东西,也是生理的感受,你要唱的时候,你感觉的不是嗓子,而是你的手指头尖。
黑人的音乐,由于他们的背景,性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特别高的象征,所以他们的音乐特别性感;但如果是文人雅士的音乐,他就是另外一种生理性,他有那种衣服下面的那种皮肤和那种心理状态的生理性奏出来的那么一种东西,哪怕它是阳痿,它是真的,也是好的。比假硬汉子强。
说得好吧。看这些文字,知道她已经走得多么远,且能体会到她不张扬的肯定和愉快。看到她的老师田青一次次把她说的“生理性”总结为“音乐的真诚”,看到刘索拉终于忍不住说:“诚实的人最好不和冒牌者重复使用同一种词汇,哪怕那词汇不是什么坏词儿。”忍不住的微笑冒出来,在嘴角停留了好一阵儿。从那时起,就一直希望有机会听刘索拉的现场,她的音乐、演奏、唱。因为,就像另一位强调音乐的现场性和即兴特征的歌手崔健说的那样:“音乐能带来特别重要的刺激……音乐一旦震撼你的时候……你真的开始热爱生命。”
《无穷动》再有多大的争议也是一部才华卓著的电影,用刘索拉的哲学说,是“摸”出来的(哈!)。那些奇异的光芒是八卦的泡沫淹不死的。与几个活到份儿上的女人一比,职业演员李勤勤就像走错了房间,她说:“我爸也是高干,最低一层的”,多像是心虚的吹牛。可是,宁瀛为什么不让刘索拉多唱,而让她疯掉呢?
真的刘索拉不是活得好好的,并没有疯掉吗?
那么电影中又有什么逻辑能让她失去自我?我看不到。
妞妞想通过一场聚会试探出和丈夫有私情的女人,我们看到几个生活在危险的感情中并维持着危险的平衡的聪明女人的游戏,她们坦然地、有点痴头怪脑地表达对感情和人生的看法,又明显地掩饰着另一层深层的期望;这个游戏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它处心积虑却没有机心,到处都是谎言又到处都是才华与真诚;爱情、感情、性与欲望,她们是分得清楚的。洪晃饰演的妞妞虽然最后也有点像个泼妇似的发作,不过最见她性情的还是她直愣愣地问拉拉:你最近睡过我老公吗?女人与女人之间那种成熟深刻的友谊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遗憾的是宁瀛最终放弃了对妞妞智慧的信任,放弃了对生活中困局的继续探讨,而是让那位风流的男人自己出来以死亡来揭开真相。电影到这里已经颇杀风景,更大的败笔接踵而来:拉拉在狂笑以后疯了。宁瀛突然抽回了她寄托在这几个女人身上的信任与梦想,突然站出来简陋地宣布了她对人物、女性和生活的答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