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汧女人


□ 吴安钦

  这地方有点怪,连名字都很特别。汧,什么意思?没有多少人弄得清楚。甚至怎么读法也不懂。就是在这个县,知道“汧”字的人也没有几个,知道这地方的人就更少了。
  自乡政府步行到大汧必须翻十六座山,上下岭三十二条,走得快的人一昼夜可以走到;从船行,危险性很大,大汧和小汧之间的三个鼻峰,有三个风向压过来,形成一个漩涡圈,据说,更主要是圈的底下还有三个大礁岩,成三角形地沉着。胆大的船舵手闭上眼睛,一下穿过去,往往成功,胆怯的畏畏缩缩,常常倾舟翻底。最险的要数汧鼻,它那个三角区真正叫漩峰,平静的夜里,它都会发出呼呼啸的响声,如果是当一种三角浪一齐袭来的时候,再大的船也要被漩进去。前一个星期一,汧鼻就又翻了一只运贻贝的船。死尸捡起来时才知道是一男一女,都是外地人。
  大汧的人不会死在海里,老的少的都会水。刚两三岁,不管男女,他们的父母亲都把孩子推向村前的淘沙湾去泡,泡就是去学水。大的孩子去游海叫浸死尸。这地方的语言就有点奇,尽挑些凶的不吉利话说,比如,把吃饭说成是胀板,唱歌叫哭啼,谁家的老人老了(死了却叫“老”)男人们会动员自己的内人去哭,就说:“去唱一段吧。”女人们就扑在漆了黑的棺材上唱了一段,心情伤悲的可以多唱一段。
  这地方的景致确实和别处不同。几座高高的山上缓缓卸下一条溪流。在村后一百米处成了一条平坦的小溪,溪的两岸堆放着好像是来自海边的椭圆形的卵毛石,大的像鹅蛋,小的跟蚕豆一样,小溪一直流向淘沙湾。淘沙湾呈U型张着两个汧鼻峰,涨潮的时候,海水漫到村前。退潮时,淘沙湾现出半滩沙,沙滩上泊着许多木帆船,或者木帆机动船。太阳偏西,大汧就见不到阳光。太阳是不是下山了,大汧百把户人家要站到门口看看淘沙湾里船上的桅杆。太阳下山了,他们就吃饭,吃了饭就睡觉。这是几百年来沿下来的习惯。
  大汧百把户人家却什么姓氏都有,丁、关、牛、柳、江、王、汪、阮,还有高、夏、占等三十几个姓。姓丁和姓丁不相嫁娶这是和别的村一样。姓氏这么多,够得换亲,姓牛的娶姓汪的,姓王的可以嫁给柳,不要规定,都会自然的凑得刚好,不要到他村娶女,也不把自己村的姑娘嫁到他村去。大汧人就叫自家牛吃自家麦。
  这话确实不假,自家养的牛吃了自己园地里的麦,这又有什么,甘愿嘛。
  问题是甘愿了也会闹出事来。
  大汧的男女终日都忙着活。据说,他们走船是历史上就有的,村后的几座高山人家拼死拼活种几亩地,养不活妻小,近海养殖,又经不住海虫骚扰,于是,他们的祖宗就选择了走船。走船做什么,搞运输,主要是运灰壳,浙江沿海一带制灰业很盛,他们就把搜集买来的灰壳运到瑞安去,瑞安的价钱最好。一次运上去,一艘船可以赚一两千元,一个月跑两趟就够了。一只木帆船五六个人,一人每个月可分大几百元,本钱又小。大汧就成了专业跑海的运输村。一艘船比着一艘船,他们常年在外面跑海,搜集灰壳往瑞安赶。一个月回大汧住一两个晚上算多了,有时是几个月不能回来一趟,这就麻烦了家里的女人。他们舍不得丈夫没月没日地跑海,可又不能不让他们出去跑。不跑了呆在家里吃什么,问题是该死的祖宗却有一条规矩,女人不能上船,说是女人带污,上了船会污了船要闯祸,他们就迷信上了,不然,她们都会跟自己的男人去的。
  大汧有三条机帆船、九条木帆船。三条机帆船中又同时是装有大帆。为了节省成本,顺风时就用大帆,风停了或者来了逆风就动了机器,这样,机帆船的效率就比木帆船高出了几倍。木帆船一个月顶多跑两趟,机帆船能跑四趟。那效益就大不一样了。谁上机帆船,谁上木帆船,由谁定?船是公家的,那当然是村委会,村委会实际上只是村长一个人说了算,谁该上什么船,村长心中自有数。一年一动,到了秋天,安排劳动力的时候,村长放一场公演电影,利用电影喇叭,宣布一下就定下来。谁都违抗不得,谁敢跟村长作对,这个人只能永远呆在木帆船上,要闹甚至是连走运输都轮不到他。因为船只有限,完全有理由安排他上山去看林、种果,看林种果闲是闲了点,经济效益就差远了。当年曾有人告到公社去,说村长做事不公,公社来人做了调查,也确有问题,正直的社长想干脆把他给撤了,可是没有人敢做村长,物色几个比较可以的人选,可他们个个摇摇头,说他们压不了台,不公虽然不公,人家却服了他。社长没法了,只好对村长说:“群众有意见了,做事情得公道点。”村长听了,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就出了,根本不把社长的话放在心上,谁和谁对他有意见他知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