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暴风雪中观北山羊


□ 何芬奇

  2011年3月下旬,新疆北部的广大地区刚刚经历了一场严酷的冰雪过程。而我,仰仗“中国边境野生生物卫士奖”评选活动,有幸受命走访了北疆的阿勒泰地区并顺访阿拉山口一我对阿勒泰神往已久,因为那里是我国唯一生有泰加林的地方。

  4月1日我从北京出发,傍晚转机飞赴阿勒泰。由于经度上的差异,阿勒泰的日落时间比北京要晚两三个小时。飞机升空后,透过舷窗向外望去,广袤的原野大部分仍为皑皑的冰雪所覆盖,四下里河道纵横。

  次日上午,阿勒泰海关缉私局的同志带我前往福海。车出阿勒泰市不久,即见到三五成群向北迁飞的黑耳鸢,一些个体距地高度不足30米,完全是扑翼飞行。行至距北屯不远处时,见到较大的一群黑耳鸢在400米左右的空中随气流盘旋、滑翔。清点下来,我们一路上见到的黑耳鸢总数超过150只。

  下午2时,在吉力湖北岸渔政监管船只的停泊处,1只海鸥伫于岸边,其背部和双翅为深沉的青灰色,头白,嘴近黄、近嘴尖处有一纵向带斑。随后,又见2只遗鸥(1对?)与7只白鹭共栖于距路边50米左右的一小水塘旁,那两只遗鸥头部已全黑,眼周白色的马蹄状斑明显,全然是成鸟样的繁殖羽衣。此地距遗鸥中亚种群的主要繁殖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东部离中国边境不远处的阿拉湖直线距离超过400千米。不过,它们还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去完成这段飞行,假设阿拉湖的那个遗鸥繁殖群目前依然存在。

  清明时节的那场暴风雪起于4月3日午夜,自西向东漫卷了整个北疆。当时,我刚刚登上乌鲁木齐开往阿拉山口的列车。站在车厢的连接处,看着扑向车窗的团团雪花,听着车外狂风肆虐,感受着车厢缝隙处透进的寒气和冰粒,不到半个小时,车窗上已挂满冰雪。

  4日近正午时分我们正在阿拉山口边防哨所,狂风怒号,瞬时风力达11级,吹得戈壁滩上砾石疾走。有新闻报道说,在哈密向西那段被称之为百里风区的路段上,那天先后有数十辆行驶的汽车被飓风掀翻,状况甚为惨烈。

  很难再在阿拉山口多做逗留,海关缉私局的同志告诉我说,距阿拉山口不足两小时车程有一处非常原生态的自然保护区——夏尔希里,问我愿不愿意去看看。那还用说,我们立即驱车前往。

  下午2点半左右,我们抵达夏尔希里保护区的管理站。那是在一片冲积平原的草坡上建起的一排简易砖房,道路绕过砖房顺着溪水蜿蜒伸向不远处的山谷。我们邀上保护区的管理人员、蒙古族汉子放登,循着被冰雪覆盖的公路向保护区纵深驶去。

  进得山口约1千米处,猛然间只见一只金雕兀立于山坡上一块出露地面不足1米的岩石上,我们停车刚举起相机它即振翅飞去。因为此行行程紧迫,我没有带长焦镜头,只好眼睁睁地目送它远去。

  我问敖登此地的海拔高度是多少,他的回答让我着实吃了一惊,竟然只有400米左右。细想一下却也释然,阿拉山口最低处的海拔仅200米,漏斗状的地形使那里成为了我国最著名的风口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