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 走


□ 了一容

我们从度过了我们童年的村子出发,一路上翻山越岭,第三天到达县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四方的灯一个接一个照亮。第一次看见县城的夜晚是那么耀眼、迷人和辉煌。感觉确实是辉煌,有如那梦中的宫殿。走在街上,卖小吃的人们陆续搭起了自己的帐篷。串在一根根细铁丝上的羊肉串,被师傅们搁置在铁槽似的火炉上翻来覆去麻利地烧烤,发出吱溜溜令人馋涎欲滴的声音。卖麻辣烫的塑料帐篷一个紧挨着一个,三三两两的人从帐篷里出进。帐篷里的客人,围坐在一个长条形的小木桌跟前吃麻辣烫,吃得真是动人心弦。
“老那家的五香羊羔头!”老板大声叫喊着。那羊头在铁锅里不安地上下翻腾,发出阵阵诱人的清香。我们还看见在每个饭馆和小吃摊点的门口旁边摆着一只白色的大塑料水壶,旁边的木板凳上搁着一只白色的粗瓷碗:卖凉水。每碗凉水要卖上两到三毛钱!真是好笑,山谷的村子里,虽然家家都吃着几十里路程驴驮、马运而来比油还贵的水,但凡是路人要水喝时,想喝几碗就喝几碗,从不吝啬。
白天热得叫人喘不过气来,可此时却渐渐凉气逼人,连肠子都阵阵痉挛。
出门时,我们两个身上只装着五元钱。
尽管饥肠辘辘,但想着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花掉这钱的。
我的旅伴比我稍大两岁,今年十四岁有余,名字叫窝蛋。他个头比我略高,生性善良,从来没动过别的孩子一手指头,他连蚂蚁都不敢碰。但是他准备逃离这个村子的想法却由来已久。他想着:到城市去闯荡吧,不定能闯出点名堂来呢。我也觉得村子实在没呆头了。于是两个人结伴而行,离家出走。老实讲,跟窝蛋出门,我还是比较放心和踏实的。
眼下,我们得赶紧讨要一口吃的来填饱肚皮,然后好继续赶路。我们觉得县城离村子还是比较近的,家人追来怎么办?我们总觉得不宜久留,得继续前进。不知为什么,我们总觉得走得离村子越远越好。还觉得夜间行路比白天行得快。
我们真的打算不分昼夜地向前走。我们的目的是到能吃饱肚子的地方去。这样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尽管我们一时还不知道,但我们坚信只要走下去,总会有那样的一个地方吧。
我们两个都是从未出过门的人,到县城也还是第一次。我们那村庄有人一辈子没出过门,并且那样的人还不少呢。
说实在的,我们没有流浪的经验,一走进饭馆,不知道怎样向人家张口乞讨,就只是那么可怜地站在一边,瞅着人家吃东西。有时候饭馆里的人便要主动问了:“你们要吃饭吗?”
窝蛋似乎极其羞涩,憨气地说:“身上只有五块钱。我们还有很远的路呢!”他拍拍衣袋。
“看看哪里有不要钱的(饭馆),你们赶快去吧!”
这样对我们说话还算是客气的,碰上脾气不好的人或那天人家恰巧不高兴,就会大难临头,被人家像狗一样呵斥:“滚出去!赶紧给我滚出去,土包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