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歧路上的孩子


□ 江 子

  一
  
  我的妹妹决定去广东。她说要去找她的丈夫。今年春节,她的丈夫因为工作忙没有回家,至今为止,她有近一年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我的妹妹不是什么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她不过是个农妇,一个识字不多的乡下女人。我的妹夫也不是拿国家薪水的公务员或者大公司的老板和白领,他只是一个进城的青年农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打工仔。
  自从妹妹和妹夫结婚开始,妹夫就常年在广东某地做工,一年顶多回一次家。我的妹夫是一个相当老实本分的人,也没有多少文化,每次见到我,都不太敢和我说话,身体绷得特紧。他的村庄资源非常贫瘠,人均七分地,且十年九涝,出门打工,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妹妹要去广东我想多少隐藏了她对丈夫的想念。可是她没有说。作为一个乡村妇女,她当然羞于表达这一点。她的理由是要带孩子去看爹。她担心孩子长期见不到爹不好,到底哪里不好,她说不上来。
  我的妹妹有两个孩子。大的七岁,他小时候经常说一些“唐僧是树变的”、“关云长的大刀自己会流血”之类莫名其妙的话,曾经是死缠烂打的那一类,记得有一回我被缠得没法子只好关门躲避,他在门外把门踢得嘭嘭直响,最后索性大哭了起来。要知道,我老家的孩子,大部分见到我就像是老鼠见到猫。而现在他变得有些害羞,特别奇怪的是,他不吃荤食,只是偶尔在大人的逼迫下喝点肉汤,我笑他前世准是一名和尚,他把头低下去,嘿嘿嘿直笑,嘴里嘟囔着说,我是和尚你是方丈呢……小的只有三岁,他的妈妈和奶奶还经常抱他,他经常在大人的背上偷偷脱下鞋子,待发现后他笑得咯咯咯的响,深为自己的恶作剧感到骄傲。……总之,这是两个非常可爱的孩子。
  妹妹带着孩子们在老家留守,妹夫在广东打工,这样一来,他的老娘——个七十多岁的乡村老妪长年看不到儿子,我妹妹常年见不着丈夫,我的两个外甥在长期缺乏父爱的环境中长大。对我的两个外甥来说,爸爸是一个虚无的存在,他不过是手机里没话找话说的一个声音,墙壁上的几张模糊的照片。每次我回老家去看他们,问起他们是否想爸爸,七岁和三岁的两个孩子就好像都商量好了似的集体勾着头不说话,让我看着多少有些不忍。
  我的妹妹一家上路了。她背着两个蛇皮袋,蛇皮袋里放着她们一家老小的洗换衣服、洗漱用具,孩子的书包和玩具,还有路上吃的食物。她的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可以由她家婆牵着,三岁的肯定是她抱在怀里。她的家婆年纪大了,脊背弯曲,瘦骨嶙峋,肯定没有力气抱。我的妹妹就这样摇摇晃晃、顾头不顾腚地上了火车。妹妹出远门不多,缺乏旅途生活的经验,她带着老人孩子登上火车肯定会有一定程度的紧张。这样一支背着蛇皮袋、由老人孩子组成的寻亲团队,更像是一支逃亡的队伍。而两个孩子,因为从来没有坐过火车,肯定会有一些兴奋,我想更多的会是陷身陌生人群的恐惧。他们或紧紧攥着大人的手,或者用双臂紧紧缠着大人的颈,唯恐一松手就会把自己给弄丢了。当他们在座位上小心坐下,我似乎看到,车厢的玻璃窗后面,那几张被旅途挤压得变形的、惶然无助的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天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天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