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过我的泪眼的你的笔等(一组)




穿过我的泪眼的你的笔

如果有人来问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哪一位,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刘恒先生的书我最爱读。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公鸭嗓,“我亲亲的小母鸽子哎!”是的,最初是拿《伏羲伏羲》当色情看的,接着又把《狗日的粮食》和《力气》看了。说实话对乡下事儿不太感兴趣,作者的笔力却是着实领教了。不压险韵不掉书袋耍玄虚,也就是中学课本上的那些字,但经刘先生给那么一配,就变得有用多了,意思硬是不一样!独特,结结实实,用句废话讲真是一个字是一个字。“家伙!力气愣壮!”光语言就足够领着我往下走的了。大点儿,就算我懂了点儿人事之后吧,再读就唏嘘了,湿了眼和脸,才约略明白作者居心何在。
世事卷舒若浮云,人心有如海底针。感觉刘先生是用他手里的笔捞起了这根针。军人的干活!是侦察兵吧。就那么沉着地用敏锐的冷眼将这个世界上的这点子事儿看了个底儿掉。透彻,没有虚晃一枪的花架子,直击七寸,写进人心里最虚最软的角落,让你没处闪没处藏的。也许这就是我读刘恒时每每哭得像个女人的缘由?
国术里有一脉好像叫个“形意”,我以为刘先生使的就是这一路。娓娓地道着一段精彩的故事(有许多电影为证),说着说着那个“意”就出来了,也许这就是于无声处听见的惊雷?都说写作是个寂寞辛苦的差事,有时候不免想,像刘恒这样的人得算是“幸存者”了——心里装着那么多的酸与愁在人世间行走,该是怎样一种脚步呢?
最后,想说句没出息的话:真希望那些署名刘恒的文字都是我写的。让您见笑了。
何燕生

北京劲松 224-1-18

来信
编辑先生:你们还好吗?
我喜欢文学,书也读过几册(指纯文学类)。对于目前书刊市场的状况,有些迷惑,有点不懂,更无法找到答案。在那些花花绿绿的书刊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名人在唧唧喳喳地恬噪,太多的女人在妩媚地炫耀自己的胸脯和大腿,就浑身上下那点东西,就两性交往那点事,像上海的那个小女子那样脱光衣服,把自己的“宝贝”亮出来现眼(并非因为穷),供人翻阅供人意淫,就让我们莫名其妙让我们愤怒让我们难以忍受了。
我们的文化呢?我们的灵魂呢?我们困惑了!难道我们的作家们真的有“文”无“话”有“灵”无“魂”了吗?!
是的,我们的《白鹿原》荒芜了,《红高粱》枯萎了,《祥林嫂》消失了,我们《沉重的翅膀》被人折断了!只有灯红酒绿中的淫淫之声在呻吟着欢嚎。万幸的是,我们还有个《张大民》幸福地活着。
可泱泱中华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十三亿的人民,仅有个“张大民”是不够的。张大民矮胖的身体就是再棒,恐怕也“干”不过那么多白花花的丰乳肥臀和有名无名的“宝贝儿”们叉开的大腿。必得有许许多多个强悍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才能将流窜于文学原野上的“鸡、鸭、鸟”们打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