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隆万之际粤东巨盗林凤事迹详考 以刘 尧诲《督抚疏议》中林凤史料为中心


□ 汤开建

  摘 要:林凤为隆庆末万历初活跃于闽广海上的粤东巨盗之一,亦是揭开中国与西班牙交往序幕的重要人物。刘尧诲《督抚疏议》中载林凤事共九件奏疏,为目前所见录林风事迹最为详瞻之中文文献。利用《督抚疏议》,结合其他中西文献,可以得知:万历元年初窃据澎湖者为林凤而非林道乾;万历二年三至四月,林凤被明军击败后,西遁雷琼及东返闽海;万历二年五至十一月,林凤再次活跃于台澎地区;万历二年十一月至三年六月,林凤拥众逃亡吕宋及西班牙使臣首次使华之史实。特别是考证出明军官王望高调集吕宋番兵歼灭林凤主力一事,订正了西方文献长期流传的讹误。

  关键词:林凤 刘尧诲 《督抚疏议》 吕宋 中西关系

  林凤为隆庆末万历初活跃于闽广海上的粤东巨盗之一,亦是揭开中国与西班牙交往序幕的重要人物,其事最早见于隆庆二年(1568),最晚见于万历四年(1576)。关于林凤之事迹,《明史》并无专载;《明实录》之穆宗、神宗部分有零星记载;而《广东通志》、《福建通志》、《琼州府志》、《潮州府志》、《潮阳县志》、《澄海县志》及《惠来县志》保留了林凤的部分纪录;《万历武功录》则有一个较为完整的《林凤传》;①俞大猷《正气堂集》及《张居正集》亦有一批涉及林凤的奏疏与信函。因此,关于林凤的中文史料不可谓不多。但上述记载对于我们认识林凤之事,仍有很多不明之处,特别是关于林凤逃遁台湾、吕宋之事,各书记载更是简略,以致出现不少错讹。而西文资料记录林凤事时则有夸大本国人功劳和不承认中国人功绩之现象。关于林凤研究,东西方学者多有涉猎,但多是针对林凤征菲史迹而展开,尚无人对林凤事迹作一全面研究。②蒙华盛顿大学陈学霖师赠刘尧诲《督抚疏议》中相关林凤事件之抄本,其载林凤事共九件奏疏,①为目前所见录林凤事迹最为详瞻之中文文献。其中尤以报告林凤在东番魍港及吕宋等处之活动为其他中文文献所缺,其载亦可与当时西文史料相互映证。又《督抚疏议》-书为海内仅存孤本。在拙稿之前,除陈学霖师曾予以披露外,②尚未见学界有人使用这一文献。刘尧诲为万历元年至四年的福建巡抚,是主持追剿林凤的地方大员,其所奏林凤事为其亲身经历,故应有很高的史料价值。下面据《督抚疏议》中有关资料,结合《明实录》、《万历武功录》、《正气堂集》、《张居正集》及部分西班牙文献,对林凤事迹展开考证研究,以求对林凤事迹有一个更为准确的认识。

  一、隆庆六年前林凤的早期活动

  林凤,一名林阿凤,西人称之为Limahong,③广东饶平人,为巨盗林国显之族孙。④门多萨《中华大帝国史》称林凤:

  这个海盗生于广东潮州城。他出身卑微,自小就在放任和邪恶中长成。他天生好战,本性凶恶,不愿意学行业,而在道路上抢劫。因此变得十分有经验,很多人前去跟他干那种勾当。他自己成为2000多人的头目,强大到使他所在的省份都恐惧。⑤

  据《支那大王国志》载:“支那国的海盗李马洪……出身于广东省潮州市的中等家庭。从小其父母将他置于放纵无忌的环境中培养,因此.他生来就具有粗暴、品行不端的性格。没有任何职业和技术,一路抢劫,充分发挥了他的行劫本事,很快有许多人聚集到他的周围。他被推为首领,横行于省的一方。此事国王和他的内阁们都知道。国王为确保海盗横行的那个省的安全,命令地方官尽可能快速集中边境警备兵力,逮捕海盗李马洪,并押解到京。如果在敌不过的情况下,把海盗的脑袋送来。”⑥

  有关林凤早期活动的记录,或出于西班牙文献,或来自民间传说,但无中文文献和档案佐证,可信程度无法确证。

  林凤在中文文献中第一次露面在隆庆二年。据乾隆《潮州府志》,隆庆二年冬十月,林凤陷神泉镇。①三年九月,林凤率曾一本残部入犯琼州清栏港,指挥崔世承兵溃被杀。②四年正月,当时福建广东都御史刘焘曾建议招抚一本残党许瑞及林凤于潮阳白土,然知县黄一宠拒纳,众党由是继续肆虐。③五年九月,林凤复陷惠来神泉司,但为官兵追赶至碣石人海。④六年七月初一日俞大猷称:

  据本道呈议,调拨船兵预防广贼林凤等突犯缘由。照得贼首林凤虽称闽人,其徒党则多雷、廉、琼之人。向在此三府海洋往来偷珠。……若来住泊南澳,则与林道乾、莫应敷、朱良宝诸巢相迩。……向在甲子澳,今在白沙湖,是已向西退去矣。且其白艚等船三十八只,乌船只五只。五只乌船,岂敢犯闽境,敌闽之大尖艚船乎。⑤

  甲子澳在碣石卫,也是隆庆五年明军赶林凤人海的地方。而到六年,林凤已经西退至惠州的白沙湖(今汕尾市东之白沙湾),此时其活动范围尚局限于广东,并未进入福建。俞大猷为当时镇闽主将,因此熟知林风情况。

  隆庆六年八月,招抚林凤之议起,巡按广东御史杨一桂反对。《明神宗实录》载:

  (隆庆六年八月)庚辰,巡按广东御史杨一桂奏:广东之弊莫不善于招安,善于城守,琼崖之南,自有寇警,调兵不止一处,用费已盈数千,无冲锋格斗之功,有破船损师之失。及计无所出,又仰面于剧贼李茂之手,茂破我县治,毒我生灵,非惟不正罪,且欲深纳其交,岂计之得?今又有议招海贼林凤于惠州者,凤党不过五六百人,非有大声势难以扑灭。且既抉官告招,又不时出没劫杀,为害如此,犹复招之,所谓养虎遗患,夫使百姓不知有为民之安,惟知有为贼之利。盗贼安得不日多,招安之说,今所当禁止。⑥

分享:
 
更多关于“明隆万之际粤东巨盗林凤事迹详考 以刘 尧诲《督抚疏议》中林凤史料为中心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