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秦桧就是秦桧


□ 彭 图

我们生在一个道德混乱的年代,一切价值都遭到了蹂躏,真实的东西已不复存在,爱情不再是爱情,悲伤也不再是悲伤,岳飞不再是岳飞,秦桧也不再是秦桧,甚至有人连汉奸这个词也提出了质疑:有过汉奸吗?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现在正在讲全球一体化,什么是汉奸呢?
然而汉奸他还是汉奸,汉奸就是那些在中华民族危亡时刻,认贼作父,引狼入室,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为敌效劳的人。比如石敬塘,比如秦桧,比如吴三桂、洪承畴,比如汪精卫、陈公博、周作人……这些人就都是汉奸。虽然契丹、女真、满人都已融入中华民族,但这是现在,在石敬塘时期,在秦桧时期,在吴三桂时期他们就是汉奸,即使将来真有全球化或大东亚共荣的一天,汪精卫、陈公博、周作人还是汉奸。后世人写历史也不会说早在三百年五百年前,汪精卫、陈公博、周作人就有先见之明,为大东亚共荣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中国人不会这样写,日本人也不会这样写,吴三桂、洪承畴倒是帮过满清的大忙,但清朝写历史仍把他们写进《贰臣传》而不是写进《忠烈传》。
郭沫若写的聂耳墓志铭最后是这样一句话:“不幸而死于敌国,为憾无极。其何以致溺之由,至今犹未能明焉。”现在聂耳的墓志铭上已没有了这句话。原来因为中日建交,日本已不是敌国,成了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所以这句话没征得郭沫若同意便删去了(删时郭已去世)。但日本人却不领这个情,至今仍在不断修改教科书,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认为杀了无数中国人是为了大东亚共荣,是帮助中国人。对于鲁迅之死,周海婴提出质疑,认为与须滕这个日本黑龙会成员有关,有人拿不出与须滕无关的证据,避开须滕是不是黑龙会成员这个关键问题不谈,却为须滕竭力辩护。日本人当然也不会领这个情。报载最近正在拍《张爱玲传奇》的电视剧,而且是以张和胡兰成的爱情为主线,胡兰成是汪精卫政府宣传部副部长,臭名昭著的为日本侵略效劳唱颂歌的大汉奸,日本投降,胡兰成逃到温州,张爱玲哭哭涕涕追去,被胡兰成甩掉。这爱情故事要拍出来可就大有看头了。
周作人文章写得不错,应该肯定,周作人当过汉奸,这却是铁定的事实。张爱玲小说写得很好,但张爱玲如此痴情于一个大汉奸,却总让人听着恶心。纪弦一再为自己辩护:我不是汉奸,我不是汉奸。你如果大节无亏,用得着如此强调吗?
人活着,应该有一种精神,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这是一种精神。孟子说:“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士大夫之无耻,谓之国耻”。当周作人热、张爱玲热热得很热时,是不是应该在热他们的文章时也提一下他们的为人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