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松开了攥着我的手


□ 冯晓文

  在母亲眼里,父亲是一个脾气暴躁但心眼不坏的庄稼人。
  在姐姐眼里,父亲是一个劳苦功高、一辈子没享受到幸福的苦命人。
  在哥哥眼里,父亲是一个为了让儿子娶媳妇整日没完没了背石头盖房的忙碌人。
  在邻居眼里,父亲是一个善于助人、无私无畏且热心肠的实诚人。
  而在我眼里,父亲是一个……
  
  母亲的婚事就在那位号称“媒人”的老太太唾沫星子乱飞的攻势下即将成行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骇人的说法荡入了母亲的耳中———那新郎官是个哑巴!
  瞬间,母亲愕然!
  因为旧时的婚姻在婚礼前是不允许男女双方相互谋面的,所以母亲一气之下向媒人提出:除先前约好的条件外,还必须再追加两斗小米!
  就这样,婚礼如期举行。令母亲庆幸的是,原来父亲非但不是哑巴,而且好像还是个比较灵气的男人,因为在迎亲的队伍中他一直在鼓着腮帮子吹横笛儿。
  最终两斗小米定锤的婚姻就这样揭开了序幕。
  由于父亲在兄弟姐妹八人中排行老五,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无关紧要位置,加之稍具点儿所谓“内秀”的条件,所以,还在少儿时,便被奶奶过继给了只有五个闺女却无一个儿子的前院大奶奶家,缘此,我便拥有了八个姑姑和双份爷、奶。
  原以为走出“一贫如洗”的娘家会有个好的境地,谁料父亲的家境还要在“一贫如洗”前加个“更”字!听母亲说,父亲年轻时脾气孤僻暴躁得厉害。刚嫁给父亲差不多半年的时候,一天,母亲因为爱吃烧玉米,正与老姑一起蹲在灶膛前“察看战情”。不料,父亲竟然抄起一根烧火棍往母亲嘴里捅,一边捅还一边怒瞪着眼珠子狂吼:“我叫你吃!叫你吃!”
  在一穷二白的日子里,大姐、大哥、二哥、三哥相继问世。哥、姐们的年龄都相差一两岁,一张又一张等吃等喝的嘴给这个原本很穷的家庭带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听母亲说,因为没有吃的,一家人时常用玉米棒骨头碾碎后烙成饽饽充饥,所以,一家人经常因解不下大便而急得面红耳赤。提起一家人的穿衣,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以大姐为首的几个孩子勉强拿亲戚们善助的缅裆裤御寒,都进了腊月门,还光着脚丫子,如此,个个肿成紫茄子便也不足为奇了。
  那日,父亲和母亲在后街推碾子,中途二姐捂着青紫的眼睛跑来向母亲告状,说三哥因抢她的黑面馒头而用筷子将其眼睛“封”了!当时父亲还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叫你三哥来。”谁料,全然不知的三哥刚刚出现在父亲面前,父亲那厚重的胶皮底鞋便如狂风骤雨般席卷了三哥可怜的屁股!此事今日想来,三哥仍觉心惊胆战,仿佛发生在昨天。
  随着六哥、七哥接二连三地降临,一张张待哺的口逼迫着父亲拉长了维持生计的本能———父亲很快学会了打猎、叉鱼、掏獾等等技能。说来也怪,父亲不是军人也未曾专门练过枪法,但他打起猎来却能百发百中,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只要从他眼前掠过———那它的末日注定要画上句号了。
  那时候,父亲总是每天天不亮就到山上巡视自制的獾笼战果如何,而当太阳高高挂起时,他又会匆匆背起鱼叉和帆布袋外出扎鱼了。母亲常说:父亲有一个习性,无论上山还是下河都是独来独往,原因是干活时怕被人分了心神。
  一次,父亲破例带三哥上山去取几日前放置好了的獾笼,结果发现战果显赫,那獾洞里竟有一大一小两只獾。小獾已落入獾笼而大獾正拼命往里缩。为了将大獾顺利从洞中拽出,父亲用铁锹和铁锤扩凿了洞口。那大獾慧思敏锐,见有人越来越靠近,便开始用爪子玩命刨地竭力往里缩,父亲在反复努力反复失败后加大了凿洞力度。
  突然,父亲对着洞外的三哥喊道:“快拿石头来!”三哥还以为大獾马上要被捉住了呢,当他快速将石头搬来时,却见父亲是用那石头做支点,撬开死死压住左手的巨石!说时迟那时快,父亲在三哥的协助下撬开石板,迅速地将手抽了出来!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石头上,掉进土里。父亲手背的皮肤几乎全部与手骨剥离,或皱或褶地堆聚在每节指头上。就这样,父亲仍然站在洞外,甩着血肉模糊的伤手指挥着三哥将余下的作业完成。那次,天已漆黑、月已朗明,父子俩才背着战利品———一大一小共四十斤的两只獾回到家中。
  打那以后,无论上山还是下河,父亲都开始主动带上哥哥们一同前往。
  随着时间潜行,父亲认为带哥哥们外出已不单单是寻个帮手,他觉得必须将自己拥有的那些生活技能尽早传授给孩子们。于是此后,他带领二哥、三哥等人更加频繁地出没于山间、河内。
  为了让哥哥们尽快掌握扎鱼要领,父亲经常带他们进行现场演练,告诉他们啥样的地带甲鱼经常出没,啥样的沙痕是甲鱼爬过的足迹……在父亲的口传身教下,哥哥们很快都成了扎鱼高手。
  一次,父亲带着二哥、三哥在滦平县境内扎鱼。长久地徒步行走,加之困、饿侵袭使爷仨筋疲力尽。正当爷几个要停下喝水时,三哥猛然发现,距离返家火车开动的时间还有两小时三十分!老天!三十五公里的路程必须要在两小时三十分内赶到!对于装备沉重的三个人来说,这该是怎样艰巨的任务!然而,羞涩的衣囊无论如何也要命令他们回家,且必须在火车进站前赶到车站!于是,爷仨轮番往喉咙里灌了点儿山泉水,心急火燎地朝着火车站的方向一路狂奔……在奔跑中,二哥跑断了塑料底鞋袢,索性赤足前行;三哥风干了被河水浸得湿透的短裤;父亲原本破损的短袖衫跳跃着在风中飞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