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着眼睛鼻子嘴巴的书


□ 范锡林

  雀斑蛋是魔法师家的孩子。不过,他现在还小,还没有学会魔法,因此,他跟一般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大不同。
  但是,既然是魔法师家,家里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是书房里的那些书,抽一本出来随便翻翻,说不定就会看到一些你怎么想也想不到的奇怪东西。
  瞧,这一天,雀斑蛋在爸爸的书房里东翻西翻,想找一本新鲜有趣的书看看。最后,钻到书橱脚下看到一本书,厚厚的,羊皮封面,可书上蒙着厚厚的灰尘,显然掉在这角落里没人理会已经很久很久了。
  雀斑蛋拿起来,将书上的尘埃抖落一地,再打开来看时,却发现,这是一本很怪的书,书里许多页都是空白的,一个字也没有,而其中,有一些页面上则有着画。
  画的是什么呢?
  这一页上面,画的是一只脚。
  翻过这几页,画的是一只眼睛。
  不过,让雀斑蛋吃了一惊的是,这只眼睛竟然会骨碌碌地转动,但雀斑蛋毕竟是魔法师家的孩子,类似这样的精灵古怪早已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所以,他才不会像一般孩子吓得直叫或直跳起来呢,他只是对这本书更感兴趣了。于是,赶紧再往后面翻,是一个鼻子,是一个很丑很大的鼻子,大大的鼻子十分夸张地一耸一耸地翕动,像是一张一合的鱼嘴巴。
  再翻过几页,是一只耳朵,还好,耳朵没有动。
  再翻过几页,是一只手。像竹节样瘦长的手指,五个指头居然一样长,正忙不迭做出各种动作来,让雀斑蛋看得眼花缭乱,恐怕是在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吧,看了半天,终于看懂了,那就是:求你了,快往后面翻呀!
  好吧,就往后翻,又是一只脚,又是一只手……翻到最后,终于,翻到了一张嘴。
  “哇,可把你给盼来了!”这张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好激动,好兴奋,好可怜,几乎是在哽咽。
  “咦,你是谁?”雀斑蛋想了一下,换了另外一种问法:“你是谁的嘴巴?怎么会在这书里,这书里的那些眼睛、鼻子、耳朵又是怎么回事?”
  “我是……”“嘴巴嗫嚅地说道,“我是一个妖怪的嘴巴,说得更确切些,我就是一个妖怪……”
  “啊,一个妖怪,你是一个妖怪?”雀斑蛋一听,不禁汗毛直竖,立刻“啪”地一下,将书合上了,谁都知道,这妖怪不是好东西,谁都知道这妖怪不好惹,雀斑蛋可不想跟一个妖怪打交道!
  书一合上,一切归之于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隔了好一会,雀斑蛋不见有任何动静,倒有些憋不住了,便又掀开那本书来看看,只见那鼻子还是鼻子,耳朵还是耳朵,至于眼睛嘛,眨巴眨巴的很是可怜,便壮着胆子再掀到嘴巴那一页。
  这一掀,那嘴巴急忙说道:“请你相信我,我虽然是一个妖怪,可我决不会伤害你的,决不会的……”
  雀斑蛋想了想,便说:“好吧,我相信你。不过,我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被你的祖父,一位很厉害的魔法师,关在这本书里面的。”
  “我的祖父?”雀斑蛋一听,更好奇了,“他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本书里呢?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坏事?”
  “没有,没有。”那嘴巴赶紧申辩,“我叫大嘴巴,是专门为你祖父烧菜的仆人。有一回,我烧的鱼太咸了,他很生气,就用魔法将我拆散开来,关在这书里面了。”
  “仅仅因为烧的鱼太咸了,我爷爷就把你拆成眼睛、鼻子、嘴巴……关在这书里了,这……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雀斑蛋听了,便有些同情。
  “这,不能怪他,因为那是一条人参鱼,一百年才能捉到一条,是我不小心,多放了一把盐。另外,我还、还偷吃了鱼尾巴。”大嘴巴说得很是老实。
  “那么,我怎么才能把你放出来呢?”
  一听这话,那嘴巴可来了劲了:“很容易呀,对于你来说,真的很容易。只要你把有我的眼睛、鼻子、嘴巴、手、脚的那一页一页都撕下来,按它们原先的位置摆好,我就可以马上回到我原来的模样了。这事儿,只有你,只有你才能办到。”
  “为什么只有我才能办得到呢?”
  “因为,你祖父给这本书施了魔法,这魔法规定,只有他的孙子才能撕得下这书,别的任何人都是撕不下来的。”
  雀斑蛋感到不解:“我爷爷为何要这样规定呢?”
  大嘴巴说:“我关在这本书里好几十年了,也一直在琢磨,后来终于想明白了。你祖父这样做,一来是,对我的惩罚起码是要关上几十年,一直要到他的孙子来解救我;二来是,他想给他的孙子一个机会,让我被解救出来以后,要好好报答他的孙子,也就是你。”
  “你会怎么报答我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