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子问题


□ 闵凡利

面子问题
闵凡利

(一)

事后张村的人回忆起来,都觉得这是许老师的事。
许老师名字叫许冉,二十郎当岁,大学刚毕业,是个本科生。说起来像许冉这样的老师是分不到张村这样的小学校的。可许老师一无背景,二无银子,分到张村小学也像写小说一样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了。
许老师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张村小学的。许老师不是憨人,这年头有几个憨人呢?你到街上试试,就说是骂憨人。你就是把喉咙骂哑了,保证没有一个应声的。别说人家许老师还是个大学生。大学生那都是人尖子,都是人上人,都是人精。搁过去,那相当于举人。是举人的还有几个是憨蛋呢?许老师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憨蛋的许老师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该来张村小学的。所以许老师很珍惜自己的这份工作。
许老师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也是一个很讲良心的人。这年月,像许老师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许老师知道,他一定得好好教,要对得起自己所领的银子。所以许老师带的课那在张村小学是有目共睹的。全校的老师都很佩服许老师,当然,这佩服的主要成分还是许老师的那一套引导式教学法。
引导式教学法就是引领着学生一步一步,由外及里,由小到大,由熟至新,循序渐进。比如说许老师教“冰”这个生字吧,许老师先不说这个字念什么,许老师说,这样教小孩子们印象不深。冬天,冷不冷啊?学生回答,冷。许老师问,一冷,河里的水就会怎么样呢?学生说,就会上冻。许老师接着问,河水一上冻,就成什么了?学生说,就成冰了。许老师就说,同学们,这个字就叫“冰”。就是河水上冻结的冰。
许老师就是这样引导教学的。同学们都说许老师教的好。
许老师教的是小学二年级。
这一天,许老师又开始教新课了。一般的课文,首先,要教生字。其中有个生字叫“被”。许老师是这样教的:许老师问,同学们,咱们家里的床上有什么呀?知道的请举手。
一屋的学生都把手举了起来,像春天里的一片小杨树林。
许老师随便用手指了一个说,你,张瓜。张瓜回答!
张瓜就站了起来。张瓜不大,今年也就七岁。张瓜上学上的早,六岁就上了。七岁当然就上二年级了。
许老师问,张瓜,你们家床上有什么呀?
张瓜说,有席子。
许老师又问,席子上有什么呀?
张瓜说,有褥子。
许老师想,到褥子了,那就离被子不远了。就接着问,褥子上面呢?

张瓜说,老师,是我妈妈。
许老师想,都到他妈妈了,那上面还不是被子?就又问,你妈妈上面呢?
张瓜说,是我村长黄二爷。
许老师的心还在被子上,许老师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人。许老师几乎是气急败坏了。许老师问,你黄二爷上面呢?
张瓜说,没了。
许老师大惑不解,问,那,那被子呢?
张瓜说,让我黄二爷蹬到地上去了。
张瓜说完,全班的学生哄堂大笑。许老师也笑了。许老师说,你个张瓜。你个张瓜。许老师说,张瓜你坐下吧。
一下课,张瓜的回答就在学校里当笑话传开了。接着,就像出笼的鸟儿,在张庄村飞开了。

(二)

其实知道张瓜他妈妈身上是他村长黄二爷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张瓜的爸爸张山。
张山知道这事有一年多了。张山干木工。一到农闲就要到外面去打工。在家里活跟不上,工钱又低,干一年落不到三千块。在外面既省心,出力又不大,去了吃去了喝净剩五千多块,那真是拾麦打烧饼——干赚。所以张山一忙完农活就出去,就到外面去挣钱。
可巧那一天,张山包的活完得比别人早,就提前回家了。以往张山回家前都打电话,对老婆齐秀说什么什么时间回家。可那次张山没打。张山想我马上就回家了,还打那个电话花那个钱干啥。张山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推开家门时,张山看到村长和老婆齐秀都在忙活。村长正忙着穿裤子,齐秀在忙着扣扣子,由于扣得慌,第二个的扣子扣到了第三个扣子的扣眼上。那个时候,张山的脑子一下子蒙了。这样的事张山从没遇到过,张山哪遇到这样的事呢,张山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张山一点经验也没有,张山就有些呆了。张山的两眼就直直的看着老婆齐秀。村长就干笑着说张山回来了?接着对齐秀说,啊,我走了。说完就从张山身边走开了。齐秀见张山没有说啥,就在脸上堆起笑容说,回来了?咋不先打个电话?张山这时才醒过来,他知道,他老婆已经把一个又大又绿的帽子给他戴上了。
张山就用手摸了摸头,他想把头上的帽子扯下来,可头上什么也没有。张山知道,这个帽子老婆齐秀是给他戴到心上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