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谷地之光 [原载《上海文学》2012年第5期]


□ 包光寒

  钟离把手伸出暖融融的被窝,从枕下摸出表,手握空拳,挡住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光。他猛地从床上弹起,出操要误了,你真浑!他在心里骂。今天每周一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训练日是他争来的。为这个科目,钟离费了九牛之力,冒着得罪团首长的风险,事实上已经得罪了——政委认为,他不是个安分之人,不可重用。

  十多年前,钟离还是个排长,一次实弹训练后,因为排里一个战士为了个人恩怨,枪击司务长。钟离在部队干了八年团职正准备提升团长时被处理转业,第七舰队被总参谋部通报批评,为此背了行政记过处分,从此全团的枪弹清点入库,由团军务股统一保管。这一保管就是近十年。钟离感到极窝火和沮丧,但他还是坚决认为,军人不操枪射弹,决不是真正的军人,是名副其实的赝品。不能因为出了枪击事件,就枪弹入库马放南山。钟离给团党委写了封信,检讨自己管理上的失误给全团带来了灾难,提出军人必须操枪的观点。钟离经过了多年磨难在正式担任13连连长的当天,即向营长提出要恢复武装训练科目,营长让他别没事找事,说,和平岁月,连队不出事故就是最大的胜利。钟离不屈不挠,在他的血液里意识中,枪成了他的命根子。钟离又给团党委写了报告。团里为此事专门召开了常委会。通信总站是技术部队,政委和政治处主任坚决反对,政委说,钟离好了伤疤忘了痛,真是个不安分的人,本职工作是保障全舰队线路的畅通无阻。

  最后还是团长表了态,恢复武装训练,但不配子弹,只在13连搞试点。后来,政治处主任下部队,微笑着看了钟离半天,说,钟离,你还真有新名堂。你们要吸取枪击司务长事件的教训,千万别再出事故,否则不仅你吃不了兜着走,通信总站也吃不住。钟离“叭”的一声靠腿立正说,请首长放心,若有差错,撤我的职!

  怎么没动静了,往常这时候,山里的鸟开始呜叫了。钟离拿起表,表针指在6点。他的心落回原处。这是他第八次看表。第一次是5点半。昨天和李明亮谈话到夜里3点才睡,睡到5点半猛地惊醒,看表,便闭眼再睡,刚睡着又惊醒,看表,才过五分钟。再睡,惊醒。这样折腾到现在。他甩了甩沉甸甸昏懵懵的头颅,手压太阳穴,心想,今天要让文书去镇上,把修的闹钟取回来。他拿过毛衣,套上脑袋。蓦地,一股强烈的悲哀像网一样把他罩住,他一阵心酸。这件毛衣是结婚前妻子给他打的,至今已翻织了多少次,他自己也记不清。毛衣上,钟离看见了妻子含嗔蓄怨的眼睛。近来他常这样。钟离啊,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他在心里责问自己。

  天色已蒙蒙亮,山顶上一片鱼肚白色。一层淡白色晓岚飘过满是黛色松林和青翠欲滴的竹子的山腰,飘过山腰上那些风吹上去会呜呜作响的天线群。寂静中,珠颈斑鸠的鸣唱和山背面隐约传来的大海波涛声格外撩人。钟离从枕下摸出手枪,左手抚摸着枪管,凝视片刻,然后塞进枪套,背上背包,走出底层是宿舍,二层是报房的两用大楼,在楼前被雨水冲出石头的篮球场上来回踯躅。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自当新兵来到郦山脚下,老班长就把这郦山人的传家宝传给了他,它帮助他度过了最初的孤独和寂寞,使他能在这荒凉的大山脚下扎了十七年。他从裤袋里摸出一只皱巴巴的上面印有“秦西烟叶”字样的塑料袋,掏出老烟斗,松开扎口的橡皮筋,捏出一小撮烟丝放在鼻孔旁使劲嗅嗅,然后塞进斗孔,把烟斗衔在嘴上,点燃,猛吸一口,再把袋口扎紧,揣回裤兜。烟雾慢慢地从鼻孔溢出,飘过头顶。

  报房里灯火通明。单边带机房偶尔传来电传的呼叫声,紧接着电传机便“哒哒”地响起。“哒嘀嘀”的电键声不时从222机房传出,宛若在弹奏一曲美妙的钢琴曲,在早晨的静寂中格外清晰。数传机房有人在打电话:“北京,改频,1175K,怎么这么笨?还不服?真是。”钟离紧锁眉宇。指挥室已不止一次批评连队,报房的工作态度太傲、太狂。13连的业务水平、值勤能力,在钟离的调教下确实成绩突出,在历次评比及比赛中均获优胜,因此值班时,配合单位跟不上或出现差错,13连的人毫无疑问会训人,就是北京的上级单位,也照训不误。钟离多次强调值班时的责任与文明形象,怎么还这样?钟离感到脑袋胀痛,像有无数条虫咬。他走到水池边,拧开水龙头,把头伸到凉飕飕的山水下,顿时感到清醒了许多。他把头向左边平移,右手拧紧龙头,弯腰离开水池,使劲甩甩像刺猬般坚硬油黑的头发,手在头上捋了几把,直起腰。他古铜色的脸毫无表情,额上几条刀刻一样的皱纹,叙述他的沧桑和自信。他抬腕看表,6点25分,他拔腿就往广播室跑。

  清脆嘹亮的军号声回荡在郦山间这块狭窄的谷地,吹醒了一百八十多个脑袋,一百八十多个甜美酸涩或者是悲伤的梦。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春天还是秋天,每天一律的生活在这军号声中开始了。一楼的灯陆续拉亮,起床后的骚动破坏了早晨的宁静。陆续有人出来,李明亮第一个跑到位置。值班员三排长鲁明扯着细软的嗓子,催那些还没有出来的人快点。他的嗓音还没下去,便有人背背包扎腰带急急忙忙跑出来。钟离抬腕看表,心里很不满意。13连曾创下了从吹号到武装集合完毕一分二十一秒的第七舰队纪录,是钟离当连长第二年创下的,今天却用了整整五分钟!钟离注视着在鲁明口令下集合成形的方队。这时,钱进晃悠着脑袋一颠一颠地出来,帽子歪扣在顶上,两根飘带落在左前胸,披肩折在脖子上,背包绳压在肩上,袖管被压在背包绳下很不整齐,双手正把白上衣往肥大的水兵裤里塞。

分享:
 
更多关于“谷地之光 [原载《上海文学》2012年第5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