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颂辞与挽歌(组诗)


□ 聂作平

  梦见苏东坡和三苏祠

  粗砺的道路通向远方

  龙蛇混杂,你不得不和大师,小人,奸贼

  以及怒放的鲜花和解不开的死结为伍

  你有你不能选择的道路,如同

  我有我不能选择的景仰,愤怒和感动

  刮自北宋的风沙还在悄悄地吹,像一首

  你填写过的词,有可能叫江城子

  也有可能叫沁园春。在我倾斜的天空下

  我还能隐约看见你爱过的那些女人

  她们在曲散楼空之时

  被夜风轻轻挽起的裙裾

  很多年过去了

  我一直行走在你的骄傲与疼痛之间

  我是你隔了千年的知音和大夫

  我知道你的病痛

  我能摸清你的时代的肋骨。但我晚了一千年

  我只能从你微微上翘的胡须来判断

  每一根到底都纠结着

  多少豁达,多少自尊

  就像冬雪来临时的荒野

  总是埋藏着令人震惊的春雷与生机

  我驻足你生长的园子,凝视你饮过的古井

  如今,这里白天摆放着喧哗的牌桌

  晚上徘徊着约会的情人

  我曾经羡慕过你的生活

  你的被酒精,脂粉

  以及流放和掌声所包围的生活

  如同你,曾经羡慕过

  一些死去的先人

  他们宽袍大袖的样子

  指点过你远离这悲欢的人世

  但最终

  渴望远离人世的人子依然死在了人世

  惟有文字的灯盏

  恒久地照亮这座虚虚实实的园子

  过桃叶渡怀李香君

  她晚年的肺病将染红一柄洁白的纸扇

  艳若桃李的鲜血啊

  她和豆蔻年华的这座渡口遥相呼应

  好比晚年的太息和咳嗽

  总是牵扯着青春的神经

  但现在她还不曾衰老,她芳龄十八

  她顾盼在自己美丽的小王国里,艳帜高张

  像渡口那些肆意开放的菊花,她甚至比菊花

  更多一份滚烫而执著的呼吸

  ——我无法采撷她和她们

  我隔了遥如河汉的时空

  旁观她的爱情

  她的难以复制的绝望和痴心

  十三岁的时候学会了诗书

  十四岁的时候学会了音乐

  十五岁的时候学会了梦想

  十六岁的时候学会了初恋

  然后,命运峰回路转,起承转合

  她看不见秦淮河迷蒙的烟水

  犹如我

  从不曾看见过像她一样清澈的寒冷

  是的,她属于陈旧的优雅

  属于忧伤的过去

  她从来就不曾属于她自己

  如同桃叶渡口来回的渡船,它们奔忙一生

  却始终远不过两百米的距离

  既然爱情是为了分手

  那么天底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

  既然分手是为了怀念,那么当怀念像风霜

  染白了她来不及衰老的头颅

  她惟一可做的就是

  在秋风吹彻的渡口,细数远去的白帆与落日

  细数从青春时代传送到现代的

  每一场和故人有关的绵绵夜雨

  杜甫,秋日还乡

  回家的道路铺满落叶和贫病

  但你必须赶在第一场霜冻之前动身

  你怀疑,你最后的呼吸

  能否坚持吐到北方的土地

  成群的大雁又一次飞过了寒潭

  它们动人的身影

  是否让还乡的道路更多一分离愁和曲折

  铺天盖地的秋风就要吹来

  吹来故乡泥土的消息

  面向北方,你奔驰的帆船如同白发

  再一次漫过了你的头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脊梁 2010年第02期  
更多关于“颂辞与挽歌(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