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连城瞻礼


□ 王巨才

对连城的心仪,是在读过项小米的长篇小说《英雄无语》之后。那些一眼望不尽的铁红色大山及充斥在山野间的鸟鸣蝉噪与桐子花的清香;那些笃实、文气而又佶屈难懂的客家方言及醇厚动人的风土习俗;那些发生在这块贫瘠土地上“像埋在地下的根纠纠葛葛一辈子”的情感故事,长久萦回脑际,挥之不去。以至一旦身临其境,所见所闻,一切都显得既新鲜,又亲近,打个不确切的比喻,就像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恍恍惚惚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或许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文学的魔力”使然吧。

弥漫在山野间的书卷气

到连城的次日,主人便亮出了他们精彩的“名片”:游览冠豸山。
这座在项小米小说中一再提及的大山,距县城不到三华里,最高海拔其实只有六百公尺,属武夷山余脉。离城这么近的地方,一峰突兀,气象巍然,这在旅游业愈来愈热的当今,自然便成为连城乃至闽西一份得天独厚的宝贵资源,现已辟为风景名胜区。景区内,林木蓊郁,峰峦叠翠,步移景换间,无非碧水丹崖,苍峡幽谷,云栈石级,轩阁亭台,与武夷没有太大区别。让人流连驻足,神思激扬的,倒是那些化石般蕴含在各处景观中久远的文化沉淀,那种与清新的空气一起飘散着的浓浓的书卷气息。
冠豸山元代以前曾叫东田石、莲花峰,后因山形像古代法官所戴的“獬豸冠”而被重新命名。“余学也浅”,不知道中国众多名山大川中哪一处有过如此古奥生僻却又寓意深邃的命名。只此一点,便能觉出连城人非同一般的学养见地与追求世道公正的人文憧憬。关于冠豸山的由来,据记者黄和泉采访,民间有一种流传,说有一位仙家擅长“赶山”之术,闻听福建地面历来出不了皇上,是因闽江上游的九龙江河道过直,水流一泻而下,走漏了风水,便驱赶了武夷山的一列山石,试图堵拦江水使其迂回弯流,不意走到连城时因迷恋当地景色的宜人、地瓜的甘甜、米酒的清香与村姑的多情好客,结果一夜沉醉,忘其所以,这山石便丢给连城,雄踞于东田。故事生动有趣,颇有文化品位,显属民间口头文学,与那些穿凿附会、生编硬造的说辞截然不同。
连城人一向以崇文重教的传统引为自豪。而冠豸山众多的书院遗迹,又为这种自古已然的风尚提供了充分的佐证。书院最早开坛于宋代的淳化年间,由文亨镇的罗氏家族兴建,著名理学家罗从彦曾到此课徒讲学,现在尚存署额为“仰止亭”的八角形书斋。南宋,邑人丘鳞、丘方叔侄结庐五老峰下,受业于朱熹的高足杨澹轩,后联翩登第,是为“二丘书院”。受其影响,当地名门望族纷纷效法,冠豸山中于是馆舍棋布,文风大炽。著名的有元代沈姓的“樵唱山房”,明代李姓的“修竹书院”、谢姓的“东山草堂”,以及清代改建后面向全县子弟开门办学的“五贤书院”等,均为连城培育了不少俊杰人才。在东山草堂,我们见到林则徐于清道光甲申初夏为谢氏后裔撰写的一块匾额,上书“江左风流”四个大字,右上方题识为“小田年弟偕子侄读书弦诵于东山草堂,风雅名流,不愧为乌衣之族,因题赠曰”。此外,主持改建五贤书院的知县秦士望在书院落成后曾撰有一联:“渡大海而来,舟车所至,耳目所经,到此林泉,殊觉标新领异;登东山之上,风月为朋,烟霞为友,入斯佳境,俨然脱俗超凡。”当年莘莘学子的勤奋与冠豸环境的优美,于兹可见一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