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迎检的游戏


□ 吴 毅

迎检的游戏
吴 毅

在乡镇做过调研的人大多有一个感受,乡镇的检查评比特别多,大凡上面部署一项工作,后面就必跟着一项检查,更不要说诸多的日常事务也少不得例行的考核评比。检查多,说明上级对基层工作重视,但也给一些乡镇领导以启发,即工作做得好很重要,但应对好各类检查评比就更加重要。因为工作是否好,不能凭自己说,得由上级来评判,评判的标准就是这些检查评比。这样,问题就转换成了工作如何,得由检查评比的结果如何来确定。这似乎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不检查,上级如何评判基层工作?所以,上级的检查不仅要搞,还越搞越多,越搞越细,越搞越精明。
检查评比多还因为政出多门。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上级所有职能部门的工作最后都集中到乡镇,由乡镇来贯彻,所以,最后也都要检查到乡镇。在平行分工,各司其责的部门化体制下,各个部门都会强调自己那一份工作的意义,更有那些涉及检查评比一票否决的规定,例如计划生育、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就更是不得轻慢。于是,乡镇也总是隔三差五地迎接检查,往往一个检查刚结束,下一个又来了。结果,一年到头,光是应对这些检查就要花去不少时间。我曾经在一个乡镇做过一年半以上的调研,这里一年光计划生育检查就有五到六次,这样,可以说大的检查每季有,小的检查月月有,难怪有研究者会将乡镇的迎检称作是基层“应酬政治”的重要内容。
这“应酬”二字甚为准确,因为要迎检就得花时间,费精力,出人力,耗物力,损心力。下级对上级的“应酬”是不敢怠慢的,因为这涉及评先和排名,涉及领导的帽子与位子。现在的政府管理都已经进入到数字化时代,上级的检查要抓数据,于是,迎检也要与时俱进,将应酬提升到数字化水平。数字化管理本身有一个特点,即层层加码、越做越细、愈益繁复,例如,上级部门确定一个检查指标,设计一张考核表格,任务到了下一个层级,为政者为了显示重视,细化和落实上级部署,往往就会多出一组数据和表格,这样,到了乡镇,就可能已经是好几十个数据指标和多张表格。而电脑普及所带来的数字化管理的方便,无疑又可能会加剧这种数字化泛滥的趋势,结果,每一次检查,乡镇干部都要为对付和琢磨各类的账、表、卡、册,填报数不清的数据而费尽心力。

那么,这话是不是在暗示上级有意为难基层?似乎不能这么说。上级对下级实施制度化管理,不依靠表格和数据又靠什么?难道还真的要领导们像古代官员那样来一个微服私访?乡镇干部倒是这样在发牢骚,可话说得容易,真要做起来并不现实,不要说随着现代媒体的发达,领导长什么样下边的人都清楚,已无微服可言,仅从管理的内容来看,现代管理较之于古代,也不知繁复了多少,将其制度化根本就不可行(即使在古代,微服私访也并不普遍,不然何以为民间所津津乐道?)。所以,数字化的管理和检查还得继续,乡镇也只能不知疲倦地备检,想尽一切办法去打理这些表格和数据。
乡镇管理的草根性很强,所谓草根性,也就是非制度、非文本特性,许多工作,做就做了,却未必有时间、有精力去文本化和数据化。这种状况势必在实际的工作方式与制度性规定之间造成一定的距离。本来,领导也多半有过在基层工作的经验,下面的工作是怎样做的,他们自己亲历过,心里面应该有数。可是,到了检查的时候,这种知情不顶用了,一切还得按规定动作玩。这可真难为了下面的人,因为哪儿来那么多的规则和数据,哪里又有那么多的记载呢?但这个时候不做还不行了,既然胳膊拧不过大腿,就只能去适应。于是,上级有什么标准,定什么数据,下面就只能给你准备什么材料,填报什么数据。以计划生育检查为例,计生办的干部说:目前计划生育工作所要求的优质服务指标如此复杂和精确,在农村几乎没有可操作性,不要说许多农民不在家,统计从何而来?就是在家,人家也未必配合你。但上级既然要,下级就只能去找,下发的各类账、表、卡、册,要求填报的项目多,要求完成的时间短,于是,为了完成这些报表,下面除了对人口、孕妇数量、出生率等这类最为紧要的数据不敢凭空想象之外,其他数据是如何产生的,便只能由你自己去揣度了。再以我自己亲历过的一次税费改革检查为例,按照考核评比的要求,农户手中必须备齐的资料就包括:土地经营权证,年纳税通知书,年农民负担监督卡,省委、省政府致全省农民的减负公开信,交税退税票据等;村里必备的材料则包括:任务测算表、村到组、组到户农业税任务清册、征收清册、村级债务清册、转移支付到村凭据、农业税附加返还凭据、农业税减免到户清册、结算清退清册、军烈属优抚款及五保户统筹款到户清册、村组干部工资清册,报刊征订收据、化债凭据、接待处理政策咨询及农户来访情况登记、村税费改革方案及工作总结、推进税费改革的会议记录、政府下发的相关文件,近两个年度各种数据的公示牌、标语等,大大小小总共好几十件。平心而论,上述资料以前可能也发过或做过一些,但乡村不像上级机关,以前下发过的资料不等于现在还有,更无法确保已经发到农民手里的资料现在还完整地保存在农民手里,所以,保险的办法就是重新准备,重新发放。于是,检查任务一宣布,全体干部就都投入到了各种考评资料的准备之中。因此,所谓迎检,往往就是一个重新准备与制作资料的过程。这也真苦了我们的干部,但不这样做就通不过检查,通不过检查就要进“笼子”管理,一旦进了“笼子”,不要说大大小小的检查考评跑不了你,所有的评先、评优、提职、提薪、晋级等也都没有份,直到出“笼子”为止。所以,再苦再累,工作量再大,也要按质、按量、按时地完成。事实往往就是这样的,有稍多调查经历者都知道,一些乡、村的档案,与其说是对日常工作的整理和记录,不如说都是这样在迎检之前的突击中制作出来的。对之,与其去苛求,不如一笑置之,将其正解为一种有特色的运动化管理模式。而用时髦的学术话语来表达,这大概可以归入某种“新传统”一类的范畴,只不过,若是想用这些材料来做研究,就得多长个心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