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时的学人与学界(一)


□ 刘 超
旧时燕京“明朝人”
  
  昔燕京史学有三大佬,其中之一是邓之诚。
  一上课,这高大威严的长者立即步入课堂,身着蓝布长袍,瓜皮小帽顶上打着红结,脚上一双“老头乐”棉鞋,腿带捆在脚脖子上。他空手而来,不带只文片纸。往台上一站,摘下帽子,放讲桌上,深深鞠躬,脑门碰到桌面,说:“同学们,我来看看你们。”一口西南官话,温文尔雅。接着,他立即滔滔不绝,直到下课。此种繁文缛节,在他这儿从不省略。他坚持旧礼,四十岁起便手执藜杖,不苟言笑。即使被呼为邓老头,他也欣然点头,宛然有古名士风。
  此公早岁就开始博览群经,嗜好六朝书史,后攻文史,一路博览,无学不窥,著述不已。在北大时,他据讲稿写成了《中国通史讲义》。到了燕京,他还是讲中国通史,自先秦迄于明清,尤其精熟明清史。他对明人顾炎武尤有会心,于是自称是明朝人,做的是旧学问。自然他的打扮就与燕京的洋派作风殊不相类:灰布长袍,瓜皮小帽,上唇留着一髭花白短须,“永远穿布鞋,永远扎起裤腿”。然而正是这“明朝人”,在最洋派的校园中备受爱戴。那些年,燕园大凡有些模样的文史新秀,都和他多少有些干系:齐思和、聂崇歧、翁独健、童书业、谭其骧、瞿同祖、周一良、邓嗣禹、王锺翰、冯家昇、周汝昌、余英时……,这“明朝人”大有意思。他的故事说不完。
  当时的燕大,住着几位外国老太太,每周五晚她们都到临湖轩跟司徒雷登聊天,汇报校内的“小道消息”。一次,有个学生叫王锺翰的喝高了,过马路时摔倒在地,被老太太们看见,就添油加醋地跟司徒打小报告,并提议取消其奖学金。司徒找到了王的老师洪业。洪答曰:“这好办,王锺翰最听邓之诚先生的话,我告诉邓先生,让邓先生处理他。”邓闻说此事,打电话到王宿舍,让去他家里。王心想这下完了,要挨批了。结果到邓家时,桌上已准备了一小杯白干,一两不到。邓就问:“你昨天喝酒啦?那再喝一杯!”又说:“你如果想喝酒,我家里有的是,你随时都可以来喝嘛!”王喝完那酒,邓说:“好了,你回去吧。”仅此而已。这件小事,王锺翰记了一辈子。后来邓告诉王说:“我四十以前能饮,量过五石。”四十以后却再不饮酒了。其时王撰有《辩纪晓岚手书简明目录》一文,学界好评如潮。拿给邓指教时,邓只说:“文章写得太长了,何必举那么多例证,只要几条就足以致其于死命。”
  王世襄也是邓的弟子。王曾有言:“我自幼及壮,从小学到大学,始终是玩物丧志,业荒于嬉。”有次王揣着蝈蝈葫芦上邓的课,在邓讲得兴致勃勃之际,王怀里的蛐蛐响了,邓立时就把他赶了出去。
  邓教书有个特点,有时开学初,他到教室上一两节课,往后就是学生到他的书斋来上课了。书斋中间有张大案桌,大家围着桌子听课,既亲切又谐调。书斋墙上挂着一些照片,还有顾亭林的画像,像的四周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清代诸名家的题跋。邓家院子很大,古槐阴森,坐北一排房古旧而安静。这就是他的书斋、教室兼会客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