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无面


□ 黄黎黎

我的自白

常常看到很多人谈及写作,过程总是无比地冗长苦闷,窃以为,写作却是一件快乐而又轻松的事情———如果自己都写得不开心,如何写下去?
《花无面》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武侠小说
九十年代初期念中学,迷上金庸古龙梁羽生,开始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只是,为什么在《射雕》中聪明睿智的黄蓉到了《神雕侠侣》竟然变得疑心种种,偏袒恶女?林诗音一介琴棋书画温柔亲善的才女为何一定要成为龙啸云权衡利益之间的牺牲品?李寻欢又何苦自寻烦恼累人累己?白发魔女干嘛一定要这么跟卓一凡耗着?谁高兴看见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美女失所流离!与其让别人来操纵人间生死簿,不如创造一个我心目中的女侠,一个照样可以驰骋武林笑傲江湖的女子
然后偷偷在枯燥无味的语文课上写,复习功课手痒了又写,慢慢地,真的就写了几万字的一部长长的小说。主人公是一个女侠,自小因身世落入民间,孩童时代一直在躲避仇人追杀,后来才被一隐世奇人收养……只是后来自己觉着越看越觉得太夸张了,似乎不容易被人接受,干脆放入抽屉作罢。
渐渐成长,开始写随笔,跑新闻写通讯,观察人生百态写杂文,混入寻常人家写报告文学,却没再写过一篇武侠小说。等到开始有杂志给自己开随笔专栏的时候,才发现,更想做的,是金庸在创立《明报》时在上面开的武侠连载专栏。毕竟我还是一个大孩子,对这个世界仍存着救世济贫的想法以及孩童时代对刀光剑影扑朔迷离世界的憧憬。然后,在大二最后一个学期,唐韧老师开的小说课上,有了这篇《花无面》。
草盈———花颜的师傅,江湖人称千面罗刹的她在小说所占的段落不多,却是我构思得最久的一个人。故意不写太多关于她的事,她心中的苦、爱、恨原本都系于一个男人的身上,但那个男人始终都没有关注过她,她恨过他的女儿吗?应该的!曾经想让这个人事不知的女娃终其一生活在报仇的阴影中,可是当草盈把往后短短的一生都用于养她,教她,护她的时候,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叫过这个孩子,说的是“最后悔的就是叫她立誓报仇”。
或许会有人说凌虚的个性不太鲜明,但没关系,我的本意正在此:他不需要太形象,他本就是一个踏实稳重而面上永远带着淡淡微笑的年轻男子,在他父亲的授意下陪在花颜身边十六年。我想,他是爱花颜的,但,他始终是他那个带着别人“脸”的父亲的儿子!
花颜,当然是我最喜欢的形象,这个形象,曾经在我的第一部尚在襁褓中的小说中出现过,现在又让“她”重现江湖。师傅终是爱她的,在这个世界上,唯独草盈才知道“花颜”到底是否一个残废!她涉世不深,从来没有机会在谷外一探究竟,然而对人心,始终保持着一分警惕!所以到最后,她还是赢家!
这篇小说写完以后给同学们看,最终被人追着问:花无面,是男性还是女性?我笑笑:无面,就是没有真面目。男性还是女性?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是:我真的觉得写武侠是件有趣又开心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是生死判官,断定人生的情怨。

师傅死后,十年来,我一直被江湖人称作“花无面”。无面,就是没有真面目的意思。久而久之,我也几乎忘了自己原来的名字:花颜。
几十年前的江湖,突然冒出了一个到处敛财的神秘女人。没有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就连人称“武八嘴”的江湖百晓生武赢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敛财的目的。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她的技艺和敛财之术:为人易容。无论是王族贵胄、马夫走卒,还是江洋大盗、妖娆女子,只要是她易的容,即便是武林高手也莫辨真假。因此,武林中人都称师傅是“千面罗刹”。这个称呼,固然称不上尊敬,但多少带着敬畏的意思。
“千面罗刹”为许多付得起昂贵代价的人易容,一次收十两黄金。
那时候我已渐渐长成,对她的称呼由“干娘”变成“师傅”,开始跟在她身边学武功,更重要的是,学易容。不过,师傅每次为来者易容,都是亲自接待,末了客人又独自离去,是不许有第二人在场的。不但佣人不许,连我也不许。师傅说,这是行规,以后你也得记着了。
我歪着头皱着眉头,不明白。
来易容的人,或杀妻偷情,或弑师篡位,或窃财暴利,不管怎样,一定都是为着不光彩的理由,且冒着极大的风险,又怎么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他(她)的真面目,更不能让人知道他(她)如今改扮成什么样子。
他做过什么,跟我无关,也不需要知道。只要他付得起他认为值得而我又满意的价钱,我就帮他。这也是行规。
师傅淡淡地说。
十岁,我的易容术已得师傅五成;十三岁,我已尽得师傅真传。她说我生来就是此中的高手。
就在那一年,师傅渐渐让我接手一些生意。
我至今仍然记得我第一次为人家易容:绣眉,用纯白的牛奶养润被海水风沙磨得粗砺的肌肤,将头发整日整日地用蛋清和何首乌养护……等到一个月后客人的脸可以除下纱布之后,眼前这个身姿柔软皮肤细嫩眼神顾盼生辉又妩媚动人的“阴人”,谁还认得出他原本的面目来?很少人知道银鲨帮的帮主喜好男色,但是“金儿”知道。果然,“金儿”在短时间内凭借着帮主的宠爱,控制了各分舵的重要事务并诛杀异己,等到帮中长辈闻讯从关外赶回来传令要追杀金儿时,金儿已成功计杀帮主继而“自杀”。正当帮中内务乱成一团群龙无首之际,被外派去长江一带卧底办事雄健威武的分堂主沙平立功后日夜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帮助长辈肃清内务,在众人拥戴下顺利坐上帮主之位。一切毫无疑点,顺理成章。这一切是我凭着江湖传闻悟出来———毕竟是我用子虚花去掉其浑身的腥味、汗味和烟味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