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无面


□ 黄黎黎

我的自白

常常看到很多人谈及写作,过程总是无比地冗长苦闷,窃以为,写作却是一件快乐而又轻松的事情———如果自己都写得不开心,如何写下去?
《花无面》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武侠小说。
九十年代初期念中学,迷上金庸古龙梁羽生,开始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只是,为什么在《射雕》中聪明睿智的黄蓉到了《神雕侠侣》竟然变得疑心种种,偏袒恶女?林诗音一介琴棋书画温柔亲善的才女为何一定要成为龙啸云权衡利益之间的牺牲品?李寻欢又何苦自寻烦恼累人累己?白发魔女干嘛一定要这么跟卓一凡耗着?谁高兴看见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美女失所流离!与其让别人来操纵人间生死簿,不如创造一个我心目中的女侠,一个照样可以驰骋武林笑傲江湖的女子。
然后偷偷在枯燥无味的语文课上写,复习功课手痒了又写,慢慢地,真的就写了几万字的一部长长的小说。主人公是一个女侠,自小因身世落入民间,孩童时代一直在躲避仇人追杀,后来才被一隐世奇人收养……只是后来自己觉着越看越觉得太夸张了,似乎不容易被人接受,干脆放入抽屉作罢。
渐渐成长,开始写随笔,跑新闻写通讯,观察人生百态写杂文,混入寻常人家写报告文学,却没再写过一篇武侠小说。等到开始有杂志给自己开随笔专栏的时候,才发现,更想做的,是金庸在创立《明报》时在上面开的武侠连载专栏。毕竟我还是一个大孩子,对这个世界仍存着救世济贫的想法以及孩童时代对刀光剑影扑朔迷离世界的憧憬。然后,在大二最后一个学期,唐韧老师开的小说课上,有了这篇《花无面》。
草盈———花颜的师傅,江湖人称千面罗刹的她在小说所占的段落不多,却是我构思得最久的一个人。故意不写太多关于她的事,她心中的苦、爱、恨原本都系于一个男人的身上,但那个男人始终都没有关注过她,她恨过他的女儿吗?应该的!曾经想让这个人事不知的女娃终其一生活在报仇的阴影中,可是当草盈把往后短短的一生都用于养她,教她,护她的时候,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叫过这个孩子,说的是“最后悔的就是叫她立誓报仇”。
或许会有人说凌虚的个性不太鲜明,但没关系,我的本意正在此:他不需要太形象,他本就是一个踏实稳重而面上永远带着淡淡微笑的年轻男子,在他父亲的授意下陪在花颜身边十六年。我想,他是爱花颜的,但,他始终是他那个带着别人“脸”的父亲的儿子!
花颜,当然是我最喜欢的形象,这个形象,曾经在我的第一部尚在襁褓中的小说中出现过,现在又让“她”重现江湖。师傅终是爱她的,在这个世界上,唯独草盈才知道“花颜”到底是否一个残废!她涉世不深,从来没有机会在谷外一探究竟,然而对人心,始终保持着一分警惕!所以到最后,她还是赢家!
这篇小说写完以后给同学们看,最终被人追着问:花无面,是男性还是女性?我笑笑:无面,就是没有真面目。男性还是女性?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是:我真的觉得写武侠是件有趣又开心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是生死判官,断定人生的情怨。......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